2008年9月4日星期四

蘇穎智與梁美芬


早前有傳聞指蘇穎智牧師涉嫌在主日崇拜為梁美芬助選,作為基督徒,這件事我已留意了好久。由於教會中人常常有語言障礙,總是說些正常人聽不明白的說話,所以當中有誤會也說不準。今日看見《心湖淬筆》的 Julian 兄談及此事,覺得他的文章可以轉介一下。我不認識 Julian 兄,不過平日看他的網誌,發覺他搜集資料一向詳盡,此事也不例外。詳細的情形,請看他的文章,此處我只附上蘇牧師有關演講(對不起,實在無法認同那是「講道」)的部份 transcript。由於演講的錄音(這是串流版,也可從此處下載)聲量太小,希望這部份的 transcript 會有幫助。(原演講有大量口語,下面我以最少改動把內容變得盡量接近書面語。)
(00:41:13) 我很感恩,今日的香港,原來你和我所有人(也是)有權參與的,去選出你們的那些立法局(會)議員,選出那些區議會的議員,甚至有權參與甚麼呢?有一些行政長官(的選舉),你同我都可以表達意見。我告訴大家,將來你同我可以選出整個社會的領袖出來,問題是你同我有無識得去運用這些特權,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加好。

我感恩的(就是)最近這幾個月,有機會去瞭解和認識一些準備參選立法局(會)的弟兄姊妹,就在我們教會裏面都有三位準備參選。我個別地和他們傾談過,我感恩,和他們傾談的過程當中,瞭解到他們的心願,他們的使命感,和認識他們的家庭的各方面。有很多(?)我其實已經認識了他們廿二年,我為了他們而感恩,我支持他們,是(因為他們)用了基督徒裏面的原則,去影響這個社會。

但另一方面來講,我們並非參選,我們可以做甚麼呢?是我們有一張「咁勁」的王牌,是我們可以選或者不選,這個是我們的皇牌。親愛的弟兄姊妹,從聖經的角度來說,我們有兩段經文是可以讓我們參考,到底我們選舉的時候,是可以如何選。

《出埃及記》十八章廿一節:在這段聖經當中,講到摩西被神所特別地啟迪 —— 是透過外父給他的啟迪 —— 來選甚麼呢?是要從百姓中選出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誠實無偽、恨不義之財(的人),然後派他們作千夫長、百夫長、五十夫長、十夫長,去管理百姓。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很感恩,這段聖經讓我們看見原來(選舉)是有一些原則的。

另一方面,《使徒行傳》的第六章一到六節,同樣讓我們看見,教會內的選舉,也是有一些原則(要遵守)的。這個原則是甚麼呢?是選出那些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另外(就是)要選出那些有好名聲的人出來。原來這些選舉原則,不是只是教會用的,以色列給國家用的、全國的、政治性的這些選舉是要讓這樣的人可以給選出來。今日,你和我在選舉時,我們便必須認定神自己的心意,以至我們選出來的人是真正可以代表我們的。那怎麼選呢?譬如在你的選區裏面,如果有幾個(候選人)都是基督徒,那怎辦呢?那你便選 "(the) better of two goods" 吧。基督徒不是掛名說是基督徒就是基督徒的 —— 我告訴你。有些說是基督徒,結果去了燒香,還要是頭炷香。我告訴你,這樣的(候選)人要不要也罷,是嗎?我們要的是真的,是內心是基督徒,是真正有 "guts" 的,是有門徒的品質的。

就像一個姊妹,當她升官升到要負責 … 即是其中一個任務是要 … 甚至要為同性戀那些人爭取他們的權益。她感覺到,到了這樣的一個位置,她要做一些違背自己信仰的事,(所以)很不安。我和她談電話時,我鼓勵她,她可以把自己這一個心願,與這一種 conflict,去和她的上司說。寧願不升職,甚至無得做就算,你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我好感恩,姊妹都願意去做。而帶來的結果呢,我最近聽到的,就是已經不需她去做這件事。這就是 "guts",這個是我們的立場,這個是我們的 conviction、立場,我為她感恩。

所以(如果)幾個(候選人)都是基督徒就最好,但是我告訴大家,很少 —— 沒多少選區是幾個(候選人都是)基督徒。如果能夠有一個已是不錯了,我說。所以如果有的話,你就(揀) "(the) better of two goods" 。假若全部都不信(基督)又如何呢?這個,很多區都是這樣的。若全部都不是信徒你就(選) "(the) lesser of two evils"。(普通話)兩個爛蘋果,你就選一個沒那麼爛的。(眾笑,轉回粵語)唯有這樣吧,不過我也不是在此告訴大家,信(基督)那些一定是全部好過不信的,不信的全都差過那些信的,這不一定。你要找的就是,如果兩個都不好,你就找一個沒那麼劣的。(00:46:29)
相關網頁:
  1. 恩福堂牧師被指推介3建制派; 明報 (via 新浪網),8月28日
  2. 蔡聖龍:蘇穎智牧師親回應崇拜「助選」質疑;時代論壇,8月30日
  3. Julian: 基督教保皇黨的誕生;《心湖淬筆》,9月2日
  4. 關祥文:引狼入室,得不償失──基督徒與立法會選舉二○○八; 時代論壇,9月3日

4 則留言:

Julian 說...

厲害啊,我聽完三次錄音也沒有心機做transcript,因為每次聽完忍耐力都磨光了,只能吐血。難得有人擔此重任,我立正致敬! :P

The suffocated 說...

你竟可以把這段錄音聽三次才厲害!我聽第一次的時候,只聽到一分半鐘便打了個呵欠,這麼快,連自己都感到驚訝而不由自主的笑出來。

好康KH 說...

哈哈,Label 是 神棍

The suffocated 說...

無論蘇牧師是對是錯,因我不認同他的看/做法而把他貶為神棍其實並不公道,可是他的「講道」給我的「神棍」感覺,又著實揮之不去。

好康兄應該不是基督徒吧,我不想在此講耶穌把你悶死,不過這裏可能有基督徒來訪,所以簡略說說。

蘇牧師引用《出埃及記》十八章廿一節來說明選舉原則,是歪曲聖經。摩西選人作千夫長、百夫長等等,是上位的人揀手下,揀選結果是 deterministic 的;此外,摩西極為瞭解神的心意,神和摩西也有常常直接聯繫,摩西揀卒根本不會有困難。

選民投票選立法會議員,選民與議員也是平民,選舉結果並非掌握在任何人手中。作為眼光平平的基督徒,我們沒有從天上而來的選舉指引,因此才會費剎思量,才會有信徒花一個鐘聽蘇牧師講關於選舉的碎碎念。

那麼說,蘇牧師的「原則」不適用於立法會選舉嗎?不是的,它們適用。既然適用,那有甚麼問題?

問題在於蘇牧師引用的經文令聽眾錯置了語境。這點單看這裏的 transcript 並不明顯,要聽足整場講道,或參考 Julian 兄的鴻文才行。簡單來說,蘇牧師誤導聽眾,令他們認為選舉是選一些比我們地位高的「官」來管理我們。由於《羅馬書》明白的顯示基督徒要順從官府,因此合乎「邏輯」(但他聰明地沒有明白地說)的結論就是我們應該支持親政府的候選人,也就是梁美芬之流。

他這樣歪曲聖經,真的令人咋舌。《羅馬書》是叫人做順民沒錯,但意思是叫基督徒著眼於天國,不要搞流血革命。這與耶穌以人的身份在世時的表現是一致的。然而選立法會議員不是搞革命,而是找人監察政府,必要時以立法或聆訊的方式抗衡,這種功能與甚麼《羅馬書》根本沾不上邊。抗議政府的不是之處是基督徒的悠長傳統。著名的知識份子 Noam Chomsky 說舊約時代的先知,其實多是異見份子,說得一點也沒錯。即使與耶穌同時代的施洗約翰,也是因提出異見而下獄甚至被殺。

(前面提到《出埃及記》十八章廿一節,蘇牧師沒有提第廿二節。在第廿二節中,神說「叫他們隨時審判百姓、大事都要呈到你這裡、小事他們自己可以審判。」選一班支持廿三條立法的人出來隨時審判百姓,不知是否蘇牧師的願望。)

蘇牧師另一點令人咋舌的,是咬著同性戀的議題不放,並偷偷地引導聽眾以候選人對這個議題的態度作為投票標準。姑勿論同性戀與對基督的信仰是否有所衝突,即使有,支持同性戀者的權益與支持廿三條立法,或者支持建立 mega church 而對本地的貧民的需要視而不見,何者為較大之惡,顯而易見,但偏偏就是有人要用聖經包裝來繞圈子。關於這個,我也在此推介在正文「相關網頁」中引述的《引狼入室,得不償失》一文。

By the way,如果有支持蘇牧師的讀者覺得我沒有引聖經金句來支持我的論點的話,我要講聲對不起,因我是個懶散的基督徒,聖經我記得概念居多,金句很少。我明白這是有危險的,我也會改過,不過請容我在此引《資治通鑑》中一個小故事(柏楊版第一冊《戰國時代》 p.302),聽完蘇牧師的演講,不知怎的總想起它:

鄒衍經過趙王國,趙勝請他跟公孫龍辯論「白馬非馬」(註:一個舊時代的邏輯問題)。鄒衍婉拒,說:「不行,蓋辯論的意義,在於類別分明,不相侵害,使道理清楚,不相紊亂。提出原則,顯示它的目的何在,要大家一目了然,免得迷失。勝利的一方,不失去他的主見。失敗的一方,能得到他所追求的真理。在這種情形下,才可以辯論。假如只靠名詞定義之類字彙的堆積,和美麗抽象的理論,來咄咄逼人,引用靈巧的譬喻轉移方向,引導人們墮入他所預設的五花陣裏,最後簡直忘了主題。這對正規的思考力的訓練,有嚴重傷害。有些人一旦發言,言詞鋒利,糾纏一團,一直糾纏到大家都不說話了,他才最後閉上嘴巴。這種爭論,對君子而言,已造成困擾,我不願參加。」在座的人都同意鄒衍的意見,公孫龍從此受到疏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