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星期四

The Rock

南海仲裁案有了結果,臺灣出乎意料無辜遭殃。台港两地報章不知為了遷就讀者,抑或有其他原因,故意將裁決中有關太平島的部份說成「太平島是礁不是島」。太平島有樹木有食水,絶非寸草不生的礁石。讀者讀報看到如此裁決,不傻眼才怪。殊不知原來報人有欠專業,報道失實。

今次有關太平島的裁決,乃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 第一百二十一條作出。該條款的中文英文正式條文如下:
Article 121
第一二一条

Regime of islands
岛屿制度

1. An island is a naturally formed area of land, surrounded by water, which is above water at high tide.
1. 岛屿是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

2. Except as provided for in paragraph 3, the territorial sea, the contiguous zone, the exclusive economic zone and the continental shelf of an island are determin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is Convention applicable to other land territory.
2. 除第 3 款另有规定外,岛屿的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应按照本公约适用于其他陆地领土的规定加以确定。

3. Rocks which cannot sustain human habitation or economic life of their own shall have no exclusive economic zone or continental shelf.
3. 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
首先請留意,第三款當中的用詞為「岩礁」(rock;由常設仲裁庭發布,但非正式的新聞稿中,則譯成「島礁」),而不是一眾報章上所說的「礁」。其次,若此「岩礁」跟「島嶼」乃互相排斥的概念的話,那麼第二款就不用多此一舉地說「除第 3 款另有规定外,岛屿的…」了,因為第二款談的是島嶼,第三款說的卻是岩礁。

其實,只要讀者肯花十數分鐘 google 一下有關 UNCLOS 的書籍,或稍為讀一下裁決原文(而不止是新聞稿)的話,就會清楚明白,裁決所說的根本並非甚麼「太平島是礁不是島」。UNCLOS 為一些海洋地方 (maritime feature) 下了定義。其中,大凡是高潮高地(high-tide elevation,即高潮時仍露出水面的土地),管它是島、嶼、礁、石抑或沙洲,只要它「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cannot sustain human habitation or economic life of their own),皆一律稱之為「岩礁」。

由此可見條文中文本何以將 rock 寫成「岩礁」而不單單是「礁」,因為此「岩礁」並非一個地質概念,而是法律概念,乃一眾海洋地方的統稱(包括但不僅是島嶼)。稱一個島為「岩礁」,並非說它不是島嶼,而是說它不是能夠「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那一種島嶼,故此並無資格擁有專屬經濟區與大陸架。

太平島有無「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能力,大可商榷,但是將今次裁決簡化成「太平島是礁不是島」,則只是愚民而已。

2016年7月7日星期四

九頭鳥

曾鈺成近日頻頻大談來屆行政長官選舉,他先於報章專欄出了個燈謎「寬掌彩綢,無財暗卜」,說謎底「揭示了下一屆行政長官選舉的玄機」云云,繼而在電視節目中宣稱有中央政府官員向他表示,來屆選舉不再有欽點,「不會由中央去指定『這個就係中央要的人!』」這類放風之言,我聽過就算。反正大家也明白,就算曾鈺成反映的真是中國的意思,中國仍會堅持先篩選候選人。之後的選舉程序再公平,也不過是拿幾個聽話的傀儡給香港人揀而已。

反倒是他日前所寫兩篇文章《迷戀數學》與《九頭難活》,引起我些少興趣。

香港的共產黨員及建制派政客當中,曾鈺成乃公認最富學識者。我當中學高級程度會考數學科的擬題員 (Co-setter) 的頭兩三年,曾鈺成都是審題員 (Moderator),在 panel 之上。儘管會考由多人擬題,偶爾卻有擬題員出得太多爛題目,令好題目湊不夠數的情況出現。此時就要靠主考 (Chief Examiner) 和審題員親自操刀了。我當擬題員之時,曾鈺成已經忙於從政,做審題員只是掛名,實際早已淡出審題委員會,不過我聽老資格的同事說,曾鈺成無論出題抑或審題,工夫都是一流的。

然而看罷上述兩文,我卻覺得,曾鈺成,老了。

他在第一篇文章中寫道:
直至我讀小五那年,碰到一條從未見過的數學題,徹底改變了我對數學的認識。那條問題我現在仍記得很清楚:森林裡有三種動物,山雞、黃狼和九頭鳥。三種動物合共有100個頭和100隻腳,問山雞、黃狼和九頭鳥各有幾隻?

如果你找到了上面「九頭鳥問題」的答案,不如再算一題:過了一段時間,森林裡三種動物的數目都減少了。有人再去點算一次,發現假如每隻動物都多長1個頭和1隻腳,那末剛好仍是共有100個頭和100隻腳。森林裡現在最多還有幾隻動物?

這問題的答案可告訴你誰是下一屆的行政長官。
這大概可以稱為「老而離地」吧。都甚麼年代了?還雞兔同籠?我不否認總會有人對此問題感到興趣,事實上高登仔也討論了一番,但我相信多數讀者都不會覺得這類聯立線性方程式有甚麼新奇。

他的隱喻也用得不夠好。黃狼譬喻陸捌玖,九頭鳥譬喻民主派(曾鈺成於第二篇文章中用「九頭鳥」來暗喻各有主張,猶如一盤散沙的民主派,尚稱貼切;詳情請讀原文),但誰是山雞?高登仔猜不出。難道這是指「共匪山賊吹雞指派的候選人」嗎?說好了沒有欽點的選舉呢?姑勿論山雞實際何所指,過不了「高登測試」("Golden test"),即表示你的隱喻太爛,不倫不類。

最諷刺的,是「可告訴你誰是下一屆的行政長官」的那一條問題。方程式的解跟下屆誰當選有何關係?要是用數學可解的話,還選來幹甚麼?說好了沒有欽點的選舉呢?

不過我明白的:
過了一段時間……每隻動物都多長1個頭和1隻腳。
過了一段時間……每隻動物都多長1個頭和1隻腳。
過了一段時間……每隻動物都多長1個頭和1隻腳。
畸形的選舉制度,會造成畸形的變化。就算曾鈺成再用心良苦,文過飾非,還是免不了有 Jasperian slip。

2016年6月16日星期四

謹此致歉

今午到公共圖書館看書,到達時空位甚多。坐下未幾,有人特意坐在我身旁。

我乃孤僻之人。無論是快餐店抑或圖書館,若明明到處都是空位,我是非常不喜歡陌生人搭檯或坐在身邊的。這就是我的 Pauli's exclusion principle

因此,此人一坐下,我就有很大戒心。

他一坐下就不斷翻書,但不到一分鐘,他就轉頭問我:「唔該,可唔可以教我做功課?」

吓?

我不禁愕然。一瞥他所翻書本,封面印着大大的 "Accounting" 一字。看其年紀,似是高中生或大學新鮮人。以我細小的社交圈來說,他不可能是故人。

一個我不認識的人,何故突然請我教功課?何況我根本未學過會計。是認錯人嗎?抑或我聽錯?

無論如何,圖書館並非談話的地方,我亦有自己的工作要做。

我一時想不出如何回答才妥當,只好說「你不如問櫃檯吧」,打發了他就算。

事後回想,別人求我伸出援手,我卻答得如此無禮,心裏很不好過。

即使概率不及萬一,若是此人是本網誌讀者,且容我就此致歉。老實說,就算再來一次,我也是無能為力的,不過我當時實在並無惡意,請恕則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