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無題

As the wind goes through the valley
and the road is to the sea

Oh my heart it feels much better
'cause sweet love has come to me

As I walk o'er to the mountain
oh my mind just wants to dance

My heart it feels much better
'cause we have a second chance

As the wind goes through the valley
and the road is to the sea

Oh my heart it feels much better
'cause sweet love has come to me


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攻殼機動隊:絶對值回票價 ── 若然是$55早埸的話


或許是期望太低之故,攻殼機動隊真人版比我想像中好看。

本片片長兩個鐘,頭半看得我呵欠連連(不是比喻,真的打了許多呵欠),後半卻漸入佳境。縱然本片毫無以往攻殼系列的神髓,但若把它看成為一部 stand alone 的 fan made movie,卻令人滿意。它重現了電影動畫版多個埸面,製作水準在荷李活B級電影以上,A級未滿。它沒有令人眼界大開的地方,故事亦頗為陳套,娛樂性卻還不俗。以早場$55的價格來說,絶對是值回票價的。

電影上畫前,許多人批評它以白人飾演草薙素子。我不在乎主角是白人抑或亞洲人,反而 Scarlett Johansson 太過奀窕鬼命,不夠強悍亦不夠內斂,才令我很不自在。攻殻真人版要詮釋一個與電視或電影動畫版截然不同的故事,本身並無不妥。事實上之前電視動畫版、電影動畫版與原著漫畫三者之間,題材與風格亦有別。可是,就算要獨立成章,找一個驚驚青青的柔弱女子當公安九課的行動首領,亦有欠說服力。

一眾角色的造型亦很奇怪,少佐的義體就顯得很臃腫。飾演巴特的演員Pilou Asbæk本人應該長得不算矮小,但電影中他看起來總是五短身材卻要穿大䄛的樣子,相當論盡,令我看得很辛苦。北野武則一副頂着大肚腩,沒甚麼精神的模樣。他沒有電視動畫版那書生官僚的架勢,要說是一般警匪片中那些貪污警察或者從紅褲子紥職的治安官嗎,他又不似,唯有他遇刺一幕,才顯得老馬有火。Togusa 和 Saito 倒是似模似樣,但由頭到尾,我都不斷有「一眾演員在cosplay」的感覺。

故事方面,凡是看過過往攻殻系列的,都明白這套真人版很不對路,我也於此不贅了。就算不論劇情,本片亦無半分攻殻系列的神韻。譬如電影初段配樂太吵,沒有絲毫留白。飛機越過城市上空一幕,動畫電影以鏡頭並沈厚的配樂表現出莫名的疏離感;同一場面,真人版電影中就只是…有一架飛機飛過而已。

我覺得本片劇情並沒有其他人說得那麼糟。與一般荷李活動作片比較,它並不見得差到那裏去,只要你不把它看成攻殻經典的延續就可以了。它改編攻殼電影動畫版的部分(例如素子於本片中何以是白人),亦算自圓其說。它甚至還有刺激思考的段落,譬如素子去嫖妓一幕,由 cyborg(本片初半並不將素子當成人類)去嫖人類,就是一種有趣的身份倒置,可惜導演並無發揮下去。

CG 方面,其負責人寫了篇網誌談當中一些細節。他應該是玩得很過癮的,我卻覺得街景做得過火了,不過我很喜歡電影中 deep dive 那一部分,用崩壞的立體影像來象徵資料殘缺,這個意念不錯。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港大擬取消天文學及數學物理主修課程?

(蒙朋友提醒,之前是我記錯,現已更正。)

報載,香港大學擬於下學年取消「天文學」及「數學/物理」主修科。消息一傳出,知名校友如前教育局長孫明揚,與天文台前任台長林超英,皆紛紛表示難以置信。

本地堂堂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竟然要取消數學或物理主修課程,我起初也嚇了一跳。然而我很快發現,這實際沒甚麼大不了。

所謂取消「數學/物理」主修科,並非說港大再無數學或物理學學士學位可以攻讀。港大理學院本來就無正式的所謂主修科或副修科。它的確分別有「數學」、「物理」和「數學/物理」三種課程,選讀「數學/物理」的,數學與物理學的學習比重比較平衡,不過唸「物理」的學生仍可以選讀一些數學課程,反之數學系學生亦然。改行四年制之後,儘管校方宣稱其參考的是歐式的學分制,卻引入了美式的主修/副修概念。選修科目的自由大了,「數學」、「物理」和「數學/物理」的分野,也變得沒有那麼明顯。就算少了「數學/物理」課程,只要學生能適當地配搭選修科目,相信仍可平衡數學與物理的學習比重。

已故著名數學家 Vladimir Arnold 曾經批評大學數學教育和物理學太過脫節,令許多數學概念和定義過於抽象,失卻直觀。Arnold 的批評固然有其狹隘之處(數學概念並不全然衍生自物理學,其應用亦不限於物理學,這兩點於近幾十年日趨明顯),但大體上仍相當中肯。而今港大這個安排,會否應了 Arnold 的批評,仍是未知之數,但大學數學教育有困難,是世界各地的普遍現象。要是港大真的取消了「數學/物理」課程,未必就有甚麼實際衝擊。

取消「天文學」主修課程倒是相當可惜,但若然如報章所講,過去五年每年最多也只得五、六名天文學畢業生,那麼港大理學院的盤算,亦不難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