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7日星期五

攻殼機動隊:絶對值回票價 ── 若然是$55早埸的話


或許是期望太低之故,攻殼機動隊真人版比我想像中好看。

本片片長兩個鐘,頭半看得我呵欠連連(不是比喻,真的打了許多呵欠),後半卻漸入佳境。縱然本片毫無以往攻殼系列的神髓,但若把它看成為一部 stand alone 的 fan made movie,卻令人滿意。它重現了電影動畫版多個埸面,製作水準在荷李活B級電影以上,A級未滿。它沒有令人眼界大開的地方,故事亦頗為陳套,娛樂性卻還不俗。以早場$55的價格來說,絶對是值回票價的。

電影上畫前,許多人批評它以白人飾演草薙素子。我不在乎主角是白人抑或亞洲人,反而 Scarlett Johansson 太過奀窕鬼命,不夠強悍亦不夠內斂,才令我很不自在。攻殻真人版要詮釋一個與電視或電影動畫版截然不同的故事,本身並無不妥。事實上之前電視動畫版、電影動畫版與原著漫畫三者之間,題材與風格亦有別。可是,就算要獨立成章,找一個驚驚青青的柔弱女子當公安九課的行動首領,亦有欠說服力。

一眾角色的造型亦很奇怪,少佐的義體就顯得很臃腫。飾演巴特的演員Pilou Asbæk本人應該長得不算矮小,但電影中他看起來總是五短身材卻要穿大䄛的樣子,相當論盡,令我看得很辛苦。北野武則一副頂着大肚腩,沒甚麼精神的模樣。他沒有電視動畫版那書生官僚的架勢,要說是一般警匪片中那些貪污警察或者從紅褲子紥職的治安官嗎,他又不似,唯有他遇刺一幕,才顯得老馬有火。Togusa 和 Saito 倒是似模似樣,但由頭到尾,我都不斷有「一眾演員在cosplay」的感覺。

故事方面,凡是看過過往攻殻系列的,都明白這套真人版很不對路,我也於此不贅了。就算不論劇情,本片亦無半分攻殻系列的神韻。譬如電影初段配樂太吵,沒有絲毫留白。飛機越過城市上空一幕,動畫電影以鏡頭並沈厚的配樂表現出莫名的疏離感;同一場面,真人版電影中就只是…有一架飛機飛過而已。

我覺得本片劇情並沒有其他人說得那麼糟。與一般荷李活動作片比較,它並不見得差到那裏去,只要你不把它看成攻殻經典的延續就可以了。它改編攻殼電影動畫版的部分(例如素子於本片中何以是白人),亦算自圓其說。它甚至還有刺激思考的段落,譬如素子去嫖妓一幕,由 cyborg(本片初半並不將素子當成人類)去嫖人類,就是一種有趣的身份倒置,可惜導演並無發揮下去。

CG 方面,其負責人寫了篇網誌談當中一些細節。他應該是玩得很過癮的,我卻覺得街景做得過火了,不過我很喜歡電影中 deep dive 那一部分,用崩壞的立體影像來象徵資料殘缺,這個意念不錯。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港大擬取消天文學及數學物理主修課程?

(蒙朋友提醒,之前是我記錯,現已更正。)

報載,香港大學擬於下學年取消「天文學」及「數學/物理」主修科。消息一傳出,知名校友如前教育局長孫明揚,與天文台前任台長林超英,皆紛紛表示難以置信。

本地堂堂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竟然要取消數學或物理主修課程,我起初也嚇了一跳。然而我很快發現,這實際沒甚麼大不了。

所謂取消「數學/物理」主修科,並非說港大再無數學或物理學學士學位可以攻讀。港大理學院本來就無正式的所謂主修科或副修科。它的確分別有「數學」、「物理」和「數學/物理」三種課程,選讀「數學/物理」的,數學與物理學的學習比重比較平衡,不過唸「物理」的學生仍可以選讀一些數學課程,反之數學系學生亦然。改行四年制之後,儘管校方宣稱其參考的是歐式的學分制,卻引入了美式的主修/副修概念。選修科目的自由大了,「數學」、「物理」和「數學/物理」的分野,也變得沒有那麼明顯。就算少了「數學/物理」課程,只要學生能適當地配搭選修科目,相信仍可平衡數學與物理的學習比重。

已故著名數學家 Vladimir Arnold 曾經批評大學數學教育和物理學太過脫節,令許多數學概念和定義過於抽象,失卻直觀。Arnold 的批評固然有其狹隘之處(數學概念並不全然衍生自物理學,其應用亦不限於物理學,這兩點於近幾十年日趨明顯),但大體上仍相當中肯。而今港大這個安排,會否應了 Arnold 的批評,仍是未知之數,但大學數學教育有困難,是世界各地的普遍現象。要是港大真的取消了「數學/物理」課程,未必就有甚麼實際衝擊。

取消「天文學」主修課程倒是相當可惜,但若然如報章所講,過去五年每年最多也只得五、六名天文學畢業生,那麼港大理學院的盤算,亦不難理解。

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殺人放火大紫荊,維權爭義等受刑

所謂「六七暴動」,並不只是暴動,還是人類歷史上屈指可數的大規模恐怖活動。暴動期間,居港的中國暴徒於全港各地放置了八丶九千個炸彈,其中千幾個為真彈。近年倫敦爆炸案及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區區幾個炸彈已經震撼全球,當年中國暴徒所犯罪行有多麼嚴重,可想而知。有中國撐腰,全港最大的犯罪組織「工聯會」及其操控者「港澳工委」,非但沒有賠償暴動引起的損失,更從未宣布放棄恐怖主義方針。

諷刺的是,本來因對付中國暴徒而軍事化的警隊,近年卻反而為幫助中國殖民政府而對市民張牙舞爪,拳打腳踢。本該取諦的犯罪組織,反而成為左右香港政治的重要力量,其頭目楊光甚至獲中國殖民政府頒授大紫荊勲章。本為懲治中國暴徒而設立的法例,卻反而用來控告爭取合理權益的香港市民。

根據張家偉所著《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參與六七暴動的罪犯當中,干犯非暴力罪行者,平均獲判刑17.1月;有暴力行為的暴徒,平均刑期為20.4月。殺害警民共五十多人的叛亂,判刑亦不過如此,今日我們有三位青年,行為縱然激進,也只是擲擲玻璃樽,遠遠未及六七暴動的境界,卻遭判囚三年。

殺人放火大紫荊,維權爭義等受刑。哀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