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6日星期三

火鳳燎原原來是 real-time story

漫畫《火鳳燎原》自2001年起,連載至今已二十年。故事從關東軍討伐董卓(190年)開始。最近一話介乎劉備取四郡(209年)之後,入蜀(211年)之前,亦歷近廿年。拉匀計,一年故事,一年歷史。

漫畫起初已預示以燎原火行弒司馬懿為結局。憑現時進度,若劉備身歿(223年)燎原火即行刺司馬懿,仍需連載十二三年。若以正史中趙雲卒年(229年)結束,則還有十九年。若故事中的燎原火更長命,等到孔明卒於五丈原(234年)才跳到大結局,則還有廿四年。

但若然故事照直發展至正史中司馬懿的卒年(251年)的話,讀者要到2061年才看到大結局了。恐怕我到時已不在人世。


2020年3月25日星期三

短篇小說:師奶的心防

從前有位喺中環返工嘅師奶,因業務邂逅一位喺西環返工嘅阿叔。由於生意上嘅規矩,理論上二人只應保持㸃到即止嘅關係,但唔知㸃解,二人愈走愈密。

有日,阿叔突然笑騎騎同街坊講,「中環西環行埋一齊幾好」,重話呢個係渠同師奶嘅共同心聲。之後渠重同師奶含笑牽手,令一眾街坊O晒嘴,紛紛問「行埋一齊幾好」究竟是現在完成式,抑或係表示願望嘅未來式。

之後,這位自詡「好飲得」嘅師奶,就頻頻於公開場合同阿叔暢飲,談笑風生。

一年過後,正當街坊仍在揣測二人有乜瞹昩嘅時候,師奶竟喺一個博物館剪綵儀式上,拒絕同阿叔握手。人人敬重嘅鄉紳誠哥當時在場,就向二人伸手,欲將二人嘅手搭在一起。儘管阿叔陪笑遞手,師奶卻不賣賬,望望手錶就話趕時間離開,搞到一眾街坊如墮五里霧中。師奶究竟係反臉(及為何反臉)抑或 tsundere?我們並無答案。

時移世易,物換星移。又一年過去,阿叔生意失敗,潦倒回鄕,於家鄉圖書館搵咗一份編寫地方志的工作。師奶有些生意對手,以為師奶必受牽連。誰知師奶違背了他們的期望,屹立不倒,除了間中打小報告向大老闆投訴自己的同事外,繼續做女強人。善忘的人們,很快就不再深究阿叔同師奶以前的關係。

近日,師奶的生意出現大危機。不知是否壓力太大,守不住心防,師奶有感而發,謂:「如果飲醉少少,會有更加親密行為,係高風險。」

(完)

2020年3月24日星期二

繙譯難之 royal visit to Hong Kong 1975

從 「甘草檸檬」的 tweet 看到1975年英女王訪港時,港督麥理浩於大會堂致辭片段。總督以英語致辭後,由時任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的簡悅強爵士「恭譯督憲演辭」。比較英中兩篇演辭,感覺簡悅強的文膽太拘泥舊香港那種文白混合的演説形式,恭謹有餘,卻詞不達意。當然,正如甘草檸檬所說,簡悅強的文膽的譯文,比起現今只有「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發表重要講話(順便扮喊)」仍強上千倍。演辭的英、中文如下:
Your Majesty, Your Royal Highness... [此時負責電視旁述的劉家傑不肯閉嘴,我聽不到麥理浩總督說甚麼]

女王陛下、親王殿下、三軍司令麾下,各位嘉賓:

It is the first time in the history of Hong Kong that the sovereign has come here.

陛下以在位女王之尊,今日蒞臨香港,實為本港開埠以來未有之盛事。

We,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proud and encouraged that Your Majesty should be paying us this visit now. It is a moment of real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際此深具歷史意義之時刻,全港市民得瞻風采之餘,咸感鼓舞,深以為榮。

The predominant immersion at this moment is a fervent wish that Your Majesty and Your Royal Highness will enjoy your short stay amongst us, that you will be able to see the way we live, and also some of the ways we enjoy ourselves, and above all the sort of people we are, and the sort of community we are.

香港市民今日恭逢盛會,謹以興奮之心情敬祝陛下及殿下,在訪港期間舒泰康祥,歡享良辰美景,更藉此一睹吾人之起居方式、生活情趣,尤其是本地之風土人情。

We dare to hope that having seen a little of this, you'll like it.

即使一鱗半爪,諒亦為陛下及殿下所樂見。

To supplement what can be seen in such a short time, we have prepared an exhibition. We hope this will also be of interest to a very wide public. For the visit of Your Majesty and Your Royal Highness, it's a good time to remove misconceptions and to remind ourselves and others what Hong Kong has done, what it now is, and what it could be.

陛下訪港時間短暫,難免有走馬看花之感。吾人特舉辦一介紹性之展覽會,務使陛下對香港一般情形能睹全豹,並藉此良機,一新視聽,促使本港市民以及全球人士,回顧香港之成就,檢討目前之情況,期待未來之發展。

Your Majesty, Your Royal Highness, on behalf of Hong Kong, I extend you a very sincere and very loyal welcome.

最後,本人謹代表全港市民,對陛下及殿下,敬致萬二分之熱烈歡迎。

感想:

  • 㸃解我話譯文係有文膽捉刀?因為簡悅強將「麾下」讀成「毛下」!如此語文水準,令我難以相信譯文乃簡親自執筆。
  • 演辭中,麥理浩的身份認同,並非殖民地總督,而是 "We,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的一份子。
  • 簡悅強整篇譯文中,我最不滿意的是 "The predominant immersion at this moment is a fervent wish that Your Majesty and Your Royal Highness..." 一句的繙譯。此話原意是「大家咁投入,都係懇切希望陛下同殿下…」,有一種質樸的熱情,簡的譯文「香港市民今日恭逢盛會,謹以興奮之心情敬祝陛下及殿下」當中「恭逢盛會」一語,卻將香港人從迎接者變為被動的參與者,而「謹以興奮之心」又混和了拘謹與興奮,十分矛盾。麥理浩的演辭儘管並非文采斐然,但由頭到尾都帶著一種親切熱誠的態度,而不失矜持,我覺得寫得很好。相比之下,簡的譯文太客氣太八股,或老套㸃講句,無 heart。
  • 「吾人特舉辦一介紹性之展覽會」…無語。
  • 「促使本港市民以及全球人士…檢討目前之情況」…全球人士並非處於對香港負責的立場,說促使他們檢討香港目前之情況,不通。
  • 麥督係將 "what" 讀成舊式的 "hwat" 的。我年輕時有一段很短的時間試過刻意用舊式發音讀 what, why, where 等字,後來怕別人覺得我做作(實際上又真係幾做作),工作上又有大陸人聽唔明,很快就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