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日星期二

舐嘢啦,撤退啦

很難受。

警方設局請君入甕,又真的有人入甕,然後一衆老早被收編的媒體又將事件無限放大,不提其他。那班本來就對抗爭者有偏見,只要唔係死到臨頭,都寧做順民不要歷亂的叔伯師奶,就更加難拉攏。

唔係講笑。鼓吹「以國家名義殺人,無罪」的何君堯搞撐警集會當日,我在茶餐廳食飯。當時大台新聞正在直播實況,忽然廚房佬從廚房大叫,「如果我唔使返工,我都去撐警呀!」然後老闆娘坐在櫃檯呼應:「係啦,唔使開舖嘅話,我地舖頭起碼有三個人會去!」跟住老闆娘、廚房佬同另一個茶客就咁不斷數落反送中的示威者。有些論調本身不難理解,例如示威會阻住人揾食,警察都有任務在身等等。不過最令我驚奇的,並非他們的價值觀,而是他們對現況的理解。從他們的談論中,我發現,他們是非常,非常真心地認定:

  1. 反送中示威者普遍都係好暴力,黐哂線咁掟磚,搵鐵通打警察。
  2. 反送中示威者好一部份都係收咗錢遊行。
  3. 逃犯條例的修訂,真的是為了填補法律漏洞,解決台灣殺人案。我聽到老闆娘好唔忿氣咁問:「點解D人要幫箇個殺人犯?」
  4. 條例的修訂,根本不會影響一般市民。

至於警察濫用暴力(甚至違法施暴),公報私仇,或台灣早已聲明條例一旦修訂,亦不會接受有關安排,甚至條例修訂前,已有銅鑼灣書店老闆遭中國「强力部門」非法越境擄人,再砌詞入罪等等,他們都渾然不覺。

本來已經難溝通,今次再有示威者真的衝入會議廳,予人口實,我都唔知講乜好。共產黨本來就擅長政治宣傳,顛倒黑白,今次更加大條道理扮正義。

我普通一個中年大叔,無資格對衝入會議廳的朋友指指點點,但是忠言逆耳都要講句:老友,今次舐咗嘢啦,撤退啦。贏了戰役(進佔會議廳),卻輸了(爭取民心的)戰爭,又有何益?

2019年1月23日星期三

Is it just me, or does Putin look strikingly similar to Cauchy?

Augustin-Louis Cauchy (1789–1857), one of the most prominent mathematicians in history

Vladimir Putin, current president of Russia

2018年12月27日星期四

2018年,我居然一本書都睇唔完

於我來說,今年是知性低落的一年。撇開本行用書、工具書、小説、雜誌及漫畫等等不談,今年我唯一揭過,非本行的 non-fiction,就只有 Tim Marshall 的 Prisoners of Geography,而我居然連這麼一本薄薄的書都讀不完。

自己不讀書,最大問題當然在自己身上。然而跟以往不同,我總覺得,如今的書籍和影視的情況愈來愈似,沒有太多令人感興趣的作品。以紐約時報推薦的《2018年值得留意的100本書》為例,內中一半的 non-fictions,我找來找去,別說令人眼界大開,就連言之有物的,好像也沒有多少本。不知讀者有無類似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