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1日星期四

向左走,向右走

1-555-CONFIDE blog 的 Chainsaw 指出《明報》社評把社民連稱為極右派,引起了小小的討論。最初我以為那是單純的 typo,但當方潤指出專欄作家沈宇哲也如此稱呼社民連的時候,事情就變得有點離奇了。

香港人一般對「左」和「右」的用法,大致上是這樣的。經濟上,光譜的左右以經濟的自由度來劃分。「右」指的是偏向私營化、較少規管及小政府的經濟模式,而「左」指的是政府較多干預、對私人企業較多監管、有較多公營機構及較完備的福利體系的經濟模式。政治上,「左」指的是人民較直接參與的民主主義,而「右」泛指由精英主導(可以民主或不民主)的政治傾向。當右派走到極端的時候,國家(其實是當權者)會要求人民無條件地服從,納粹主義或法西斯主義便是政治上的極右派了。

一般人並不區分政治上的左/右與經濟上的左/右,當政治與經濟都偏右的時候,政府或政黨往往予人保守的感覺,所以有時「右派」會被認為就是保守派。然而,雖然經濟上的左(右)派往往也是政治上的左(右)派,但兩者並沒有必然關係。香港的泛民支持者,政治上多屬左派,但是他們當中不少又對經濟上左傾的泛民感到避忌,所以投票時費剎思量,而社民連無論在經濟抑或政治上都屬左派,民建聯在經濟上則屬中間派(實際上有點騎牆),政治上則極右(「沒有國那有家」),不過香港人承襲了傳統的叫法,一般都稱土共為左派。

這就生出兩個問題了。為甚麼上一輩的人稱土共為左派,而《明報》的社論跟沈宇哲都稱社民連為極右派?要解釋這點,我們必須瞭解內地「左」和「右」的用法。

首先,經濟上內地是沒有左/右這種劃分的,在改革開放之前,無論左派右派都在走計劃經濟的道路,根本毋須區分經濟上的左與右。要指稱經濟上的右派,套一頂「走資」的帽子就行。

政治上,內地才分左右。甚麼是左,甚麼是右,我這個香港人其實不便班門弄斧,但是看看老毛的一些歷史,應可對內地「左」、「右」的用法有概略的認識。

先說右。1940 年,毛澤東在延安提出「新民主主義論」。在後來的中共六屆七中全會上,他在《論聯合政府》報告中如此說:
「而在中國,為民主主義奮鬥的時間還是長期的。…… 沒有一個新式的資本主義性質的徹底民主革命,要想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廢墟上建立起社會主義社會來,那隻是完全的空想。『共產黨人』不但不怕資本主義,反而提倡它的發展。」

「這個報告與《新民主主義論》不同的,是確定了需要資本主義的廣大發展,又以反專制主義為第一。…… 拿發展資本主義去代替外國帝國主義和本國封建主義的壓迫,不但是一個進步,而且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它不但有利於資產階級, 同時也有利於無產階級。現在中國是多了一個外國的帝國主義和一個本國的封建主義,而不是多了一個本國的資本主義,相反地,我們的資本主義是太少了。」
劉少奇在中共七大的《論黨》報告中,提到由新民主主義社會走向社會主義社會的四個基本條件時這麼說:
「中國共產黨在目前階段的任務,就是聯合所有一切能夠參加這個革命的階級、階層、民族和個人,為徹底肅清外國帝國主義與本國封建主義的壓迫,為建立各革命階級聯盟與各民族自由聯合的中國新民主主義共和國而奮鬥。中國無產階級只有在這個革命徹底完成以後,只有中國社會經濟在新民主主義的國家中有了一定程度的充分發展以後,只有在經過許多必要 的準備步驟以後,並且只有根據中國人民的需要和意願,才能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的與共產主義的社會制度。」
所以總括來說,新民主主義就是包容共產黨以外的人,容忍不是共產主義的制度。可是這個由老毛提出的主義,後來又被他一手推翻。1953 年 6 月 15 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批評「右傾錯誤」的三種表現 —— 「確立新民主主義社會秩序」、「由新民主主義走向社會主義」及「確保私有財產」,批評劉少奇和薄一波「在民主革命勝利成功以後,仍然停留在原來的地方。他們沒有懂得革命性質的轉變,還在繼續搞他們的『新民主主義』,不去搞社會主義改造。」

引申而言,「右傾」指的就是與不同政見人士妥協,或對當權者提出異見的行為。在共產黨創立初期,老毛提出「陳獨秀右傾投降主義」,就是因為陳獨秀肯包容發出不同聲音的盟友甚至國民黨;抗日時期,老毛抨擊王明右傾,是因為後者主張軍隊國有,並願意服從蔣介石去抗日;大躍進時期,老毛由「糾左」變成反「右傾機會主義」,為的就是壓制彭德懷的反對聲音;老毛快死的時候,還要搞「反擊右傾翻案風」,為的就是阻止鄧小平嘗試為文革的受害者平反。土共不敢忤逆阿爺,當然不是右派。社民連反對中共一黨專政,則是不折不扣的極右了。

再說左。以五十年代的「大躍進」為例,當年各地紛紛土法鍊鋼,搞衛星田,弄得經濟下滑,遍地災荒。老毛見勢色不對,便在 1959 年分別召開鄭州及廬山會議,談「糾左」的問題。甚麼是「糾左」呢?按現時統一的說法,就是要糾正「以高指標、瞎指揮、浮誇風」為主要標誌的「左傾錯誤」。換句話說,左傾就是用冒進的方式搞社會主義,是個貶詞,可是中共以革命起家,而革命又多多少少帶點冒險的成份,所以「左」並沒有「右」那麼大的貶意,中共也寧左勿右。但是一旦政策過激,變成「左傾錯誤」,便要「糾左」了。香港的土共在六七暴動時謀殺批評他們的商台播音員林彬,又到處放炸彈,以內地的左/右劃分法,真係左到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