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

(不)浪費警力的零碎記憶

  • 胡仙案:大機構老闆涉嫌與其他高層行政人員串謀詐騙廣告客戶。到起訴時,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卻以公眾利益為由,唯獨不檢控胡仙,其餘三人則罪成。
  • 民建聯炮兵團案:民建聯一眾區議員公事訪問大陸期間,齊齊召妓。事件有無涉及刑事罪行?當事人有無失職?警方或政府並無追究。
  • 梁振英僭建案及UGL案:䅁情人盡皆知。最後當然不了了之。
  • 艷照門:英皇霍汶希信誓旦旦說阿嬌的裸照乃合成照片,報警求助。此事牽連甚廣,於各大報章擾攘了足足一個月,連大陸及海外亦深受震動。警方則傾力調查,亂拉網民(鍾亦天),後來才撤銷起訴。霍汶希的謊言明顯浪費警力,警方卻毫無追究之意。
  • 中國眾多領導人訪港:每次皆出動幾千名警察,到處封路,為的只是保護一個人。影響所及,有大學生被迫困在敎學大樓的樓梯間,不能出入;有大厦居民於自家門前(留意:是私人地方)因碰巧穿着印有「平反六四」字樣的T恤,被警員抬走,無法回家。

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領先時代的陸小鳳 (1976)

近年無綫電視一台獨大,不思進取。現今人們緬懷無綫黃金歲月,談的多是八、九十年代,我卻覺得,七十年代後半的無綫電視,才是巔峰。重看《陸小鳳》主題曲片段,更覺如此。短短一分半鐘,已有多項領先時代之舉(以下片段 0:03 之前以及 1:25 之後的影像乃 YouTuber 剪輯,中間分幾鐘才是原片段):




  1. 閃幀。從 1:28 開始,片段多次短暫而高速地閃現劇集硬照。我不肯定這種令影像節奏突然變化的手法,是否無綫發明,但印象中,之前日台港三地的武俠電影應該未用過此技巧。廿年後面世,公認為電視動畫經典的《新世紀福音戰士》,對日後日本動畫造成的其中一項深遠影響,就正正是閃幀這一手法。
  2. 以第一身視角追蹤兵器。1:11 至 1:14 之間片段,攝影師以近乎第一身視角追着葉孤城的劍尖,大大加強觀眾的投入感。片段之所以沒有完全用第一身追蹤,恐怕是因為當年電視攝錄機大過笨重。倘若沒有這重限制,觀眾就可以有親身刺向陸小鳳的感覺。完全的第一身追蹤,要到 1991 年 Kevin Costner 主演的西片 Robin Hood: Prince of Thieves 才做到。當年該電影用視角追蹤箭頭的手法,哄動全球,殊不知十五年前已有港產電視武俠採用。
  3. 主題歌的西洋化和交響化。前兩點說的可能是世界創舉,第三點則關於本土。古裝電視劇或電影採用交響樂並非新事,例如粵劇戲曲本身就是一種用多種樂器交響傳播的音樂。就算採用西洋交響樂,亦早有先例,胡金銓的龍門客棧或張徹的獨臂刀就是例子。可是配樂終歸是配樂,有曲無詞未成歌。此前無綫的古裝劇如《民間傳奇》,以戲曲作主題曲,也是有曲無詞,能哼不能唱。就算有詞,戲曲比起洋樂,風格比較單一,感覺也略欠和諧,實在不適宜作主題歌用。顧家輝(後改輝為從火的煇)加入無綫後所作的兩首古裝劇主題曲《清宮怨》(1970)與《啼笑因緣》(1974),不知有心抑或無意,用的都是中國管弦樂器,沒有較嘈吵的敲擊樂,特別是《啼笑因緣》,旋律幽怨動人,葉紹德填的詞(尤其是與主題曲同調的「月冷星暗五更天」版插曲《想郎》)更是優美。黃霑認為此曲乃香港流行音樂的分水嶺,是港人普遍接受、不再歧視粵語流行曲的開始,所言非虛。然而此曲仍屬中國小調風格。粵語流行曲打開無限可能,我認為大量採用西樂才是轉捩點。其中,許冠傑1974-76年發行的頭三隻大碟走的,是西方流行音樂配粵口語歌詞的路子;顧家輝1976年所創作的三首武俠劇主題曲,則把粵語流行曲西洋化和交響化,當中《陸小鳳》主題曲中西樂結合,激昂澎湃,只要不想起《食神》裏的莫不蔚,就聽得人熱血沸騰。我敢說,當年就算少了許冠傑,單是一個顧家輝,亦足以開創粵語流行曲的時代。


最後不得不提,1:17 劉松仁被包圍卻含笑闊步前行的埸面,真係型到爆!我心目中的香港電視名場面,這個絶對排 no. 1!

2017年8月4日星期五

一地四檢,立此存照

政府提出的西九高鐵站通關方案,最大問題是它打算實施的,並非一地兩檢,而是一地四檢。

如兩年前舊文所述,一地兩檢並非無先例可援。美國跟加拿大或愛爾蘭之間的邊境預檢制度 (border preclearance),或英、法、比利時之間的易地管制措施 (juxtaposed controls) 就是現成例子。然而,在這些例子之中,任何簽訂有關協議的兩個國家,皆是互相在對方境內設置單向入境關卡。旅客從本國往他國的話,本國的出境手續,及他國的入境手續,乃於本國同一地方進行。然而,若旅客從他國來本國,則他國的出境手續及本國的入境手續,皆於他國辦理,而非於本國進行。

以英、法的情況來說,就是將英國的入境檢查站設於法國,又將法國的入境檢查站設於英國,兩國各自的出境檢查站則仍置於本國內。概念上,有兩個檢查站互相交換了位置,另外兩個則保持原位,一個邊境地方,依舊有兩個檢查站。

現在中國殖民政府的盤算,卻是將港方的出境管制站、入境管制站以及中方的出境管制站、入境管制站合共四個管制站,全部置於香港境內。此為一地四檢,而不是一地兩檢。

這本是很簡單的道理,但九七之後,commie-speak 抬頭。中國人喜歡將數字套入政治或政策用語的陋習,竟也傳到香港來。甚麼一地兩檢、兩地兩檢,一堆數字搞到人頭昏腦脹,掩蓋了政策真義。

當初政府提出興建高鐵香港段的時候,提過深圳與廣州高鐵站皆預留了空間作出入境用途。故此,若要避免引起所謂「越境執法」、「割地」或「租界」等等問題,只需參照外國這種做法,實行真的一地兩檢就可以。換句話說,讓中港雙方皆於西九及福田設置檢查站,若旅客從西九搭高鐵往大陸,就要於西九站內由香港關員處理出境手續,以及讓中國關員為你辦妥入境手續,方可登車。然而,旅客從大陸搭高鐵往西九,中國關員處理出境手續,以及由香港關員處理入境手續的地方,卻不應是西九,而是深圳福田站。

只要客方關員在主方境內並無執法權,就沒有司法管轄權的衝突,更無違反基本法之弊。若客方關員欲拒絕某人入境,只需讓主方關員代行拒絶旅客上車。至於列車上的司法管轄權,若中國政府器量夠的話,大可以大事小,將福田站至香港的部分歸香港法律管轄。就算要香港遷就中國,造成傷害的範圍亦可減至最低,只限於車廂內。相比之下,現時殖民政府打算無底線地讓出管治權。這不叫賣港的話,我不知可以如何理解了。

為甚麼由高鐵引起的出入境問題,竟可影響一國兩制?原因並非技術上無善解,而是中國早就打算霸王硬上弓,將大秦律例搬來香港,只是香港人太善忘而已。不信?且重溫舊聞,立此存照:




蘋果日報 2015/12/29

福田站兩地兩檢設施消失

【本報訊】特首梁振英以內地車站未能提供邊檢設施為由,斷言高鐵兩地兩檢不可行。惟高鐵深圳福田站承建商中鐵十五局網頁披露,福田站設計原已預留空間落實兩地兩檢,去年年中,國家口岸管理辦公室及港澳辦等部門仍赴車站實地視察研究口岸設計。但事隔一年,兩地政府改稱一地兩檢已落實,站內口岸設施全消失。

根據福田站承建商中鐵十五局集團網頁資料,去年5月國家口岸管理辦公室主任黃勝強,曾與港澳辦及公安部等部門組成國家口岸研究小組,到福田高鐵站實地視察,研究在車站為廣深港設兩地兩檢邊檢設施的具體方案。有關新聞稿指當時車站結構工程已完成,口岸設計亦有初步圖則。情況不如港府所指,沒有預留空間。

指因落實一地兩檢

兩地政府今年急轉口風,強硬表明廣深港高鐵要實行一地兩檢。翻查負責規劃廣深港高鐵的中鐵第四勘察設計院網頁資料,今年6月同樣指高鐵因會在香港實行一地兩檢,原本預留做邊檢口岸的福田站地下二層候車層也需重新設計。交通事務委員會委員民主黨胡志偉質疑兩地政府合謀撤走口岸設施,逼港人接受內地人員在港執法或高鐵爛尾。運房局發言人稱包括高鐵香港段將直達廣東省內4個短途站及全國其他16個城市的長途站,均無常設清關設施,但拒回應是否由港方提出抽起福田站邊檢設施。




明報 2015/12/28

4站無邊檢設施 「兩地兩檢」告終

【明報專訊】港府與內地商討高鐵一地兩檢方案近6年仍未有定案,當年力推高鐵上馬的時任運房局長鄭汝樺曾說,廣深港高鐵的福田、龍華(現稱深圳北站)、虎門及廣州南共4個站,已預留地方興建邊檢設施。不過,本報記者上周乘高鐵逐一觀察該4站,並未發現相關設施,意味「兩地兩檢」安排宣告終結。

全長142公里的廣深港高鐵,最先啟用的是廣州南站,其後深圳北站及虎門站於2011年啟用。

據了解,過去內地政府曾考慮在深圳北、廣州南及即將啟用的福田站設口岸,認為相對較可行。記者觀察該4站後,發現站內未有相關設施,亦沒特別範圍預留作邊檢。

內地曾指4站設口岸相對可行

早於2007年深圳政府規劃高鐵福田站時,亦曾表示將研究預留地方設置口岸。翻查資料,2014年5月,包括國家口岸管理辦公室、海關總署黨組成員、國務院港澳辦等部門組成的「國家口岸調研組」,便曾到福田站視察並商討於站內設置海關的意見,更表明「最後拿出一個合理的海關設置方案,切實造福深港兩地民眾」。但今年6月,負責規劃設計的中鐵第四勘察設計院則表示,由於香港實行一地兩檢,福田站將不設置口岸,原本在地下二層的口岸設置已取消,兩地兩檢正式宣告終結。

田北辰﹕政府有信心過一地兩檢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主席田北辰表示,福田站雖是內地地底最大的鐵路站,但對比深圳北站始終空間有限,相信日後難以再開闢空間設置口岸;而在深圳北站加設口岸牽涉的問題難度不高,只要考慮好人流及口岸範圍,以及制訂消防路線及設置電梯等;但目前情况已反映港府有決心通過一地兩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