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8日星期三

團購香港基金

David Webb 日前踢爆老董於1999年,准許美國以一筆過四千四百萬文的價錢,續租駐港總領事館現址999年,其間美方重可以賣該地賺錢。既然中國誓要佔領香港,唔畀香港獨立,港人不如當買渠怕,畀筆錢過渠,租起成個香港999年自己管理,就當有人收陀地。

咁做要幾錢?

香港全土總面積略少於300億平方呎,領事館總面積則為308595平方呎。按地積比例計,香港人要交 (300億/308595)×4400萬 = 42775億陀地畀阿公,先可以租返自己個場來做。現時香港總人口大約740萬,其中約83%係成年人。以六四比例計,有四成係二五仔。若餘下六成人肯齊心,每人都要夾 42775億 / (740萬 × 0.83 × 0.6) = 116萬先夠皮。

統計處並無香港人資產的統計。根據瑞信2016年估算,香港成年人平均資產為145萬港元。145萬只係略多於116萬,而且重包括不動產,所以驟眼睇來,買起香港呢條橋行唔通。不過,領事館位處CBD,香港其他地方無奶油都係租咁貴。況且,就算無錢租999年,淨係租99年唔使班中國人喺香港搞搞震都好。就當只租99年租金減半,拉匀全港租金又當係CBD租金的7折。咁樣,每個非二五仔的成年人,只需科款41萬就夠,都唔係無得諗。

謹此呼籲董生,幫香港人成立一個「團購香港基金」,同阿公斡旋,回租香港99年。畀我等「自己個場自己睇」,還香港人一片淸靜。

2018年4月14日星期六

五夜講場

偶然看了一段齊澤克有份參加的BBC清談節目。我以為香港清談節目的嘉賓才喜歡搶白,誰知此節目也一樣,齊澤克要到節目最最最尾,方有機會完整地講完一句説話,可是那時已失去上文下理,所以我無法了解他真正的想法是甚麼。



港台正推出新一輯「五夜講場」。上一輯有個毛病,就是主持表現不濟。「哲學有偈傾」的主持完全鎮不住場,「歷史係咁話」的主持就悶到出汁,只有「文學放得開」的鄧小樺才帶得出生動討論,不過她太喜歡表達自己意見,不夠時間畀嘉賓講,雖遠不如前述BBC節目那麼離譜,鄧小樺亦非常尊重嘉賓,我仍希望聽多一點嘉賓的意見,而不是看她的獨腳戲。

話說回來,今輯新設的「學人講經濟」,此名稱的雙關語用得很妙,只希望節目也如名稱一樣好。

2018年3月14日星期三

生於伽利略忌日,死於愛因斯坦生日

霍金(1942年1月8日 - 2018年3月14日)大名鼎鼎,不過我物理學只念到大一,除了聽過霍金輻射以外,並不清楚他的成就。只是他身患運動神經元症而可以撐那麼久,還可以做最高深的物理研究,真令人折服。

2018年3月1日星期四

2018年2月4日星期日

藍牙天九 T9 1.3「尼祿之足」經已釋出

喂,是「尼祿之足」,不是「祿山之爪」啦。這裏的尼祿並非那位著名的羅馬暴君 Nero Claud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而是指他的外曾祖父,羅馬將軍尼祿 (Nero Claudius Drusus Germanicus)。尼祿將軍是史上首位率兵攻佔日耳曼的羅馬將領。古羅馬的標準長度單位為 pes monetalis,大約為現今的 11.65 英吋,不過尼祿將軍死後,在日耳曼部分地區,卻通行另一種稱為「尼祿尺」(pes Drusianus) 的標準單位,大約為現今的 13.15 吋。(想來這位尼祿將軍的腳掌還真大呢⋯⋯)

今次藍牙天九 T9 的版本升級至 1.3,主要改寫了電腦玩家的戰術算則。起初編寫 1.0 版的時候,因為從沒編寫手機程式的經驗,對於程式會佔用幾多記憶體,反應有幾快,我根本毫無頭緖。為保證程式的反應夠快,當時我只是用了一種比較簡單的手段去衡量手牌的好壞。結果,有令我興奮的地方。最明顯的,是程式懂得出奇牌。七枝牌、八枝牌、包尊、賀四結甚至么結與擒牌,它都統統使出過。比起坊間其他手機天九程式,這是 T9 最突出之處。


然而,就一般攻防而論,舊算則的確比較弱。以我自己而言,若認真玩的話,每一百舖所得,必然是正數,且我一般都贏二三百分以上,五百分也是等閒,超過八百亦試過。對手方面,基本上都是三家出血,唯我獨贏。

換了新算則之後,電腦對手的表現有明顯改善。以一百局為限,我還是不會輸,不過平均每兩次就有一次不是我獨贏,甚至每十次就有一兩次有電腦玩家比我還贏得多。若只以三十局為限的話,我有時還會輸,甚至是輸最多那一個。

現在我也有餘裕將遊戲難度分為「一般」與「容易」兩種了。當然,此刻電腦還不算強,所以難度還沒有「困難」這一級。至於「一般」難度,其實也比我心目中的「一般」簡單。版本 1.3 代號「尼祿之足」,就是是表達現在的兩級難度和我心目中的標準還有一段距離的意思。

與舊算則不同,新算則仍不算強頑,原因並非出於算則設計本身,而是我沒有足夠的 computing budget 去訓練它。以前我買這部 MacBook Air 的時候,將它當成開發 T9 的專用機。可是,自從我的桌上電腦壞掉,這部 MacBook Air 就變成我唯一的工作用電腦。故此我不大願意讓它的 CPU load 長時間偏高,折損機器壽命。

我今次只是匆匆將新算則訓練至偶有佳績就收手了,我日後會繼續訓練它,令它更強的,只不過要慢慢來。

今次轉換戰術算則,有兩個副作用。首先是袓母投訴「揾唔到食」。她每晚都會打兩個鐘頭天九,以往每次食七至八舖「七枝牌」或「八枝牌」,現在校至「容易」級,變成只食得兩三舖。咁就叫揾唔到食,哼哼,還真有賺到盡的地產商風範。

另一個副作用,就是為了測試新算則,我於短時間內和它親身對打了超過五千局,真係有點玩到嘔的感覺。

Get it on Google Play

2018年1月25日星期四

粗言非禁語,實乃奢侈品

權貴無事:
  • 2008年,政務司司長的唐英年於立法會上提及因普頓酒店被執達吏封樓,以至流落街頭的旅客時,説「箇班友屌屌fing」。
  • 2009年,行政長官曾蔭權於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説不欲與議員「尻噏」辯論。
  • 去年二月,兩個警察協會於旺角警察遊樂會發起撐七警的「特別會員大會」,台上有警員手執米高風,亢奮疾呼「屌你老母!屌你老母!」

庶民舐嘢:
  • 2013年,林慧思老師不滿警方無視青年關愛協會搗亂法輪功街站,反而設立封鎖線阻止其他市民接近,一句 what the fuck 衝口而出。事後,行政長官梁振英要求教育局長就事件提交報告,並命警隊重案組(!)調查林老師有否於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或阻差辦公。林老師任教學校附近,則多次遭人貼上批評她甚至要求她離職的横額。為香港開了上門批鬥之風。
  • 日前,浸會大學有學生闖入語文中心,抗議大學要求畢業生必須符合特定普通話水平方能肆業。當時有學生不過爆了一句粗口,校方即對兩名學生作停課處分。
權貴無事,庶民舐嘢,足證粗口唔係禁語,而係只有權貴方可享用的奢侈品。君不見地鐵範圍內是不准講粗口的嗎?何以有此例?因為權貴(如林鄭月娥)係唔會搭地鐵的!

2018年1月1日星期一

一言九鼎小故事

從前,某強國獨裁者於政治會議上説,國人應該慶祝自己的節日!其手下奴才聞言識做,隨即於各地「抵制洋節」,禁止慶祝聖誕。

聖誕過後一週,世界各地皆慶賀西曆新年。西元紀年和聖誕節一樣,都是源自耶穌降生,強國獨裁者卻發表新年賀辭,強國首都也有盛大的官方慶祝活動。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