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9日星期一

默哀?

「如果真有地獄的話,人間就是地獄了。」
默哀三分鐘?我們不是已經默默地,甚至揪心地哀痛了一個多星期了嗎?

耶穌的使徒保羅說,與哀哭的人同哭。這個星期,大家都做到了。默哀三分鐘,記念著四川的災民,反省自己平素如何待人接物,反思自己的人生是否充實,這些都雖然有意義,卻對這次災難無補於事。如果在那三分鐘,沒有想想四川的災民還有甚麼需要,那麼這三分鐘不過是集體感傷而已。

四川的災民要的,不是大家默哀的三分鐘,而是政府多救災三分鐘;他們不是要大家停下來,而是要政府的救災及賑災工作不要停下來。

當初地震發生不久後,有線電視的記者已經到達災場。雖然他們並不是最早到場的記者,但印像中卻是最早播放災場片段的人。他們沒有像無線電視的記者般跟著溫家寶的屁股跑,反而實實在在的採訪災民的情況。在其中一段報道,災民拉者記者的手說起初某電視台(可能是央視)的記者在拍攝的時候,救援人員就不停地挖掘,但記者一走,救援人員就走了。今天在大家默哀的時候,這些災民的家人可能老早已沒救。我不知現在還有多少災民仍然懷著希望,祈求他們的家人可以獲救。何時停止搜救,姑勿論政治後果,本身需要專業但困難的判斷,但隨著時間流逝,大家心裏都明白停止搜救的日子已為期不遠。如果當初可以多爭取一點時間救災,而不是花時間搞政治宣傳,那怕只是救多一個人,也是好的。

今天大家默哀的時候,是不是只顧想著過去,忽略展望將來?不久在結束救援行動之後,全面的重建就會展開。忙碌的我們到時又會否把四川的災民拋諸腦後?豆腐渣工程會否重現?富有愛心的諸位在捐過錢後是否就完全信任你們所信託的對像?

雲南省鎮雄縣雖然不在四川,但也是災區之一。根據縣政府的講法,「5月13日,我縣災情收集完畢。全縣損壞民房2506戶3688間,倒塌校舍4間257平方米,黑樹煙站圍牆倒塌15米,共造成直接經濟損失7769.9萬元,所幸未造成人員傷亡,災民情緒穩定,生產生活秩序正常。」在這樣重大的奇蹟發生之後,我們是不是應該注意一下鎮雄縣的教育?塌了四間校舍,竟無一學童傷亡,想必當時師生皆在逃學。雖然錯有錯著,得保性命,但在該縣的政府幹部及武警激情聯歡、將來在國家用錢為鎮雄縣蓋回防震校舍之後,應勸勉該縣師生日後好好努力,回報國家的恩情才是。

說到重建,在樓房道路的建設方面,低技術的部份可否讓國內的下崗工人受訓參與?經歷天災自然苦,但不在災區而三餐不繼,也是種磨難。只著眼安置災民,吸乾幫助其他人所需的資源,並不是濟世,只是把地獄從一處搬到另一處而已。經濟不是零和遊戲,讓下崗工人參與災區重建,相信災民和工人都會獲益的。

除了災區重建,政令不出中南海的領導人,可否藉著這次機會,組織一隊欽差大臣,到各鄉鎮抽驗各學校的建築質素?天災雖可怕,人禍猶可悸。所謂預防勝於治療,即使不能防貪,讓地方官吏至少不要貪得那麼過份也好。當然,如果連欽差大臣也貪一份的話,就不如改用帳篷校舍推行小班教學算了。

所謂百無一用是網民,上面我所說的,雖是肺腑之言,但極可能只是無法實行的空想。可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我相信只要人人警醒,默哀之餘不忘關注後續發展,中國的防災工作才會有進步,否則感傷過後,仍會有另一輪的感傷。

昨天本地有位中一女生自承對四川無感情,地震「關佢叉事」,救人不如救熊貓,結果被網民瘋狂責罵,學校電腦被入侵,校長接投訴。但對一個很可能未經歷過親友死亡的中一女生來說,她講出心底話,為甚麼要苛責?人類的價值就真的比不會殺戮,不會貪污腐化的熊貓高嗎?換了她說的是大家在默哀時忘得一乾二淨的緬甸人而非四川人的話,大家又會那麼憤怒嗎?再極端點,正如一些網友指出,換了是美國人的話又如何?九一一的時候不是有中國網民大肆慶賀嗎?咬牙切齒地罵這位女生的眾人當時又在何處?

傳奧運火炬的時候,站在憤青對面的人在「國家」這個大義名份之下,雖無示威的自由,但總還算有言論自由。現在在「人命」(嚴格來說是「四川人命」)這個大義名份底下,港人連言論自由都被剝奪了。今天,我也默哀,但為的不是四川的死傷者,而是一名女生在中一的時候便被迫學習以虛偽來生存這個事實。

P.S. 1) 要罵便即管罵,但我已經很疲倦,不會以回應來為各位宣洩情緒了,對不起。
2) (5 月 20 日)人們最關心的,往往是自己最親近的,或者是情感上最認同的人,這是人之常情。所以我們不應因為別人只惦記四川的災民和遇難者而怪責他們忘記了緬甸的災民。同樣道理,我們也不應因為上述女生的麻木而苛責她,否則我們只是以人命為藉口來抬舉自己、濫情一番而已。誠然,當那女生她說那番話時,並沒有關注別人的感受,但如果不是網民的瘋狂反應,她的說話只會鮮為人知。現在那番說話傳開了,不但傷害了她,還傷了在港川人的心。
3) 默哀的時候,大家有沒有關心過這次殉職的救援人員,及仍然身在險地的其他官兵和記者?希望那些堰塞湖不會水淹七軍,希望各位記者朋友(如好康Gunner茂斯諸君)可以平安回家就好了。

2 則留言:

好康KH 說...

謝謝你的祝福,我已經回到香港了--好康

The suffocated 說...

是我謝謝你分享所見看聞才對。閣下沒有把救災工作浪漫化,冷靜地指出拯救行動上的缺失,真是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