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星期一

賣文及其他

賣文
雖然我想找象牙塔以外的工作,但是刊登在學報的文章總是愈多愈好。早陣子在「保你大」的地產系掛單兩個月,幫老闆寫了篇 paper。大佬,我從來未學過地產,膽粗粗寫學術論文,重係用了唔夠兩個月時間(在保你大工作的兩個月大部份時間都有其他任務,寫這篇 paper 實際上只花了一星期),今天收到消息該文章竟然獲某 journal 接受!你話學術界係咪好兒戲?

可能你會懷疑:「本 journal 係咪好水架?」我真係答唔到你,因為無 check 過 Journal Citation Index。不過以現時的制度,UGC/大學一般只承認 B 級或以上的 journals,所以老闆投得去的 journal 應該也不會太差。

更何況,以前我也寫過非本行的文章,登在 A-grade 的 journal,真係勁搞笑。那篇文章是關於人工神經網絡 (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 的,我事前只是想有計劃地從高排名的 journal 向下試,一直到有 journal 接收為止,誰知一試便能登在當時在該範疇排名第二的 journal 上。

最諷刺的,是我寫的本行文章差不多全軍覆沒,出到地產 paper 的喜悅不能掩蓋本行的 papers 被人 reject 的挫敗感。

李國章之前搞一大堆所謂改革,大學的老師變成 publish or perish。好了,現在報紙每年都報道教授們的文章點勁點勁,其實對提升本地的研究水準有幾多幫助?我真係好懷疑。

OneTwoFree 門巿部半日遊
之前用新世界,後來佢地來電話同 CSL 及 OneTwoFree 合併,叫我轉到合併後的 CSL。佢話平 D wor,咁,是但啦。

點知佢無幫我搞埋 billing 箇部份。以前用信用咭結帳,現在停用,又無通知我,反而每個月話我聽我無交月費。

Apparently 佢無罰我錢。根據 Econ 101,既然唔找數無後果,我應該繼續由得條壞帳變大。只是我係香港僅餘不多的老實人,所以今日走去搞清楚成件事。

最後佢話我要找咗數先,然後先可以搞信用咭轉帳。於是,我被帶到一部高科技自助 touch-screen 信用咭找數機面前。

首先,輸入電話號碼。Easy job。

跟住,刷信用咭。螢幕上好貼心咁用圖畫顯示如何刷卡。我根據圖示,磁帶向下,由左至右刷了一次卡。

部刷卡機話「不能閱讀資料」(大意,忘了 exact wording),噢。

再刷一次吧,但是螢幕上又有「確認中」的 progress bar。咁,我刷好定唔刷好?

等咗好耐,個「確認中」message 終於消失,於是我再刷一次。

「不能閱讀資料」,噢,又唔得。

再試一次啦,如是者,前前後後試咗不下十次。

霎時間,覺得自己好像箇 D 唔識用櫃員機的阿婆。一方面心情變得緊張,一方面又擔心自己刷了咁多次,會唔會重複入咗好多次數?

後面位阿叔倒是好耐性,無伊伊哦哦,不過我也實在耽擱得太久。

最後有位 OneTwoFree 嘅哥仔埋來幫我,佢將我張咭從刷卡機下方的一個 slot 插入去

……!!!

「頂!」我心想。

3 則留言:

Ben Crox ( lxb ) 說...

ANN 相關期刊所收的東西,往往只是某某實驗翻炒一堆數據,只要規格對,英文夠爛,算式不要打錯字,真係乜都登得出來。近年我就只見到日本仔有些真正新的或深入了的文章,其餘印度或強國人民掛帥的論文,八成以上可以評之為狗屎垃圾。

好康KH 說...

可能正因為非本行,才有新穎的看法.
我們這一行也是

The suffocated 說...

Ben,
這要看是那本期刊吧,有些研究真的很有趣,實用性強,可惜我做的不是那一類 ……

我不大瞭解內地或印度的 ANN 研究水準,當年文章獲刊登時,上面絕大部份都是歐美的研究。

好康兄:
你真是個好心人,想得那麼樂觀。雖然你說的情況也有發生,不過在下的情形 …… 嘻嘻,我很清楚不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