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1日星期六

全體結業

政府迫令全港的活雞業界在下週一前決定,到底全體接受街市活雞「日日清」,還是以 2004/05 年度自願退牌的 3 倍賠償額,一次過全體結業。

首先申報利益:我家以前是養雞的,不過多年前已結業(當時政府還沒有賠償方案),所以你可以懷疑我情感上會偏向活雞業一方,但自問沒有利益衝突。

賠償問題,雞販跟運輸業的我不懂,但雞農的自問還有點發言權。政府說會以 2004/05 年賠償額的 3 倍作償,金額介乎 68 萬至 1500 萬元之間,而雞農則要求 10 至 20 倍。《明報》社評說「綑綁式終結活雞業,政府不應屈服苛索」,這個講法相當無恥。「開天殺價,落地還錢」本來就是談判的慣常做法,《明報》不商榷政府的賠償額是否過低,卻單方面針對雞農的開價,立場偏頗。養雞投資大、回報少,人工、飼料、針藥、設備,在在需錢。近年為防禽流感,雞農又要額外投資。你可以一邊吃雞一邊恥笑雞農愚蠢得要幹這本大利小的生意,但站在雞農的立場,想生意回本,並無不妥之處。要記著這次出事的不是雞場,要它們結業只是政策決定,不是巿場風險。若雞農得不到足夠賠償,他們日後如何維持生計?看樣子只得賣地了。雖然周一嶽局長純粹想一舉解決禽流感問題,但他沒有意識到政府的做法其實只是把雞農的財富轉移給地產商。

政府建議的賠償額最高達 1500 萬,看似是肥雞餐,但相信這只是給「嘉美雞」和「泰安雞」這些大雞場開的價。一般三萬平方呎以下的中小型雞場,恐怕只獲賠一至三百萬之間。即使是「嘉美雞」和「泰安雞」,主事人亦已表明賠償額不夠回本。從個人經驗來看,我相信他們的說法。其實 04/05 年的結業賠償額,和巿建局給舊樓業主的賠償額一樣,是否合理很成疑問,加上食品價格上漲,雞場東主及從業員又難轉職,政府要他們在短時間內作決定,怎麼說出手也應該高一點。

其實要防止港人染上禽流感,最徹底的方法不是結束活雞業,而是迫令全體港人自殺,不肯就範的就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處決。

這是最有效的方法,只是沒有人會採用,因為太偏激了。政府的兩個方案亦一樣,活雞業不會自願接受的。而且,政府的方案比起港人全體自殺還要差,原因是它根本沒有針對事件的要害。要解釋這點,得分開雞農和雞販兩方面來講。

雞農方面,上兩週在幾個街市發現的 H5N1 樣本,政府發現並無證據顯示與本地雞場有關。事實上,本地雞場自從 2003 年 1 月以後便再沒有爆發過禽流感,這正表示由政府要求雞農採取的防範措施,例如向雞隻注射流感疫苗、放置哨兵雞、改裝雞屋以加強抽風及隔離等等,均見成效。現在要本地雞場結業,豈不是放棄有效的防禽流感措施,而將雞隻安全完全托附於內地的監察系統之上?

政府希望禁售活雞,巿民只食用從境外輸入的冰鮮雞。可是冰鮮雞也可以傳播禽流感(雖然機會較低),而且冰鮮雞在未被屠宰之前也是要人養的。這又回到原來的問題:即使禁止零售活雞,本地雞場其實也可以轉為生產冰鮮雞。為甚麼只准輸入,不准本地生產?如果養雞所帶來的禽流感風險是真的那麼不能接受的話,那樣政府應該禁售所有雞隻產品,包括活雞、冰鮮雞及雞湯、雞精,否則政府的做法在道德上與輸出洋垃圾或者輸入血汗工廠的製品並無分別。簡單來說,就是有著數就預我,舔野就你死你事。

雞販方面,業界和報章均指出走私雞可能才是防衛網上最大的漏洞。雞販買賣走私雞,主因在於活雞輸入有配額。如果我的雞檔今天沒有貨過夜,明天又不知可以入多少貨,那教我如何放心?如果內地入口的活雞能通過檢疫,為甚麼要限制入口數目?

另一個問題是街市的設計。零售業界已指出,近來發現有問題的雞隻大部份都是在食環署轄下的街市出售的,而這些街市又通風不佳。雖然這可能是藉口,但是從近年 H5N1 病毒是在雞檔而非雞場發現這點看來,問題關鍵始終在於如何減低人類或雞隻在雞檔感染禽流感的風險。技術上「日日清」固然是個方法,但這會影響雞隻庫存。事實上,每次政府勒令停售活雞,不止令雞販的存貨減少,也令雞農積壓存貨。既影響整個銷售鏈,又令雞場的雞隻密度增加,從而增加爆發禽流感的風險,真是好心做壞事。

要解決禽流感從雞檔傳播的問題,我大膽提議:
1) 依照政府的建議,雞檔的存貨要日日清;
2) 但同時撤除活雞的輸入配額;
3) 此外,要協助批發商及零售商建立一個期貨市場,以穩定雞隻的供應鏈,雞販也更能掌握明日的存貨量。
4) 政府轄下街市要改善通風,甚至重新考慮雞檔的位置。

這個方法有沒有效,未試過不知道。未窮盡可用的方法,便採取最猛烈的偏方,反映的究竟是港人的即食文化,還是九七之後政府愈來愈明顯的以力壓人,放棄與較小的利益團體尋求妥協的傾向?

3 則留言:

好康KH 說...

good!

Dorothy Wong 說...

個人覺得,你這些意見只放在這裏有太浪費了。

The suffocated 說...

兩位過獎。昨晚讀報,看到有人擔心「日日清」會令顧客等到收巿割價時才買雞。此等「年宵花巿等臨尾執平貨」式的常識我竟沒有想到,自覺慚愧。反省過後,深感要擬定及推行全面的政策真的不容易。對周局長敢於推行一些具革命性的政策,我也深感佩服(不過同不同意這些政策就是另一回事了)。以後月旦政事,還須多點謙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