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日星期六

大埔康樂園的三武鵝五(一)

與內文無關的今日網摘:
  1. 我沒有挑逗你!(十八禁);肥醫生@西九龍貧民區
  2. 我不是80後;貓眼看世界‧張婉雯

「撈家要聽阿頭話,老舉要聽龜婆話,我聽孫中山先生話,你班契弟要聽我話,現在孫先生叫我地北伐,當然要聽,去喇契弟!」 ── 李福林
民國時期,曾任國民革命軍第五軍軍長及廣州市長的李福林 (1872-1952),渾號「三武鵝五」,其帶領軍隊通稱「福軍」。由於天九眾組合中,鵝五可為天九、地八或人七擊倒,因此「三武鵝五」一詞,是指「有人打佢,無佢打人」的謔稱。然而打天九能組成三扇副或四扇副的機會不大,若手執三武鵝五,即使它是三武牌中最低級的組合,其他玩家一般都不能將其擊倒。福軍實際上也如是,雖然貌不驚人,但頗為難纏。

李福林(圖片來源:中文維基百科

一九三八年,日軍準備對當時扼守廣州航道的虎門作大規模攻勢,以期入侵廣東。為了裏應外合,他們遊說其時已於大埔康樂園退休的李福林作內奸,於是李跟日軍約定於二月三日舉事(內地網上文章不知何故,統統將該日期誤為四月十五日)。誰知這是個圈套。原來李福林與日軍接頭後,隨即通知時任虎門要塞司令的海軍名將陳策 (1893-1949) 。二人設下埋伏,當日軍襲擊虎門時,虎門炮臺早已測定目標距離,六十餘尊大炮紛紛向日艦轟擊。有說此戰日軍幾乎全滅;事實上,直至十月下旬,日軍方能組織另一次大攻勢,攻克虎門。

李福林乃綠林出身,只讀過三年私塾,是大老粗一名,最喜歡罵人「契弟」,退休前已有「契弟軍長」之稱。傳聞虎門戰役當日,日軍原以為有內應,就打算讓運輸機降落機場。可惜在場埋伏的粵兵有人沉不住氣,未待日機降落就攻擊,打草驚蛇。李福林後來知道,大罵:「丢那媽,阿叔豁出老命把大功奉送给他們,滿以為他們會捉到大麻鷹,豈料這幫契弟連麻雀仔也撈不住一隻!」

為了收買李福林,日軍當時付出了三百萬港元賄款。由於李福林當時並無職務在身,所以我們不清楚他有無義務將賄款上繳。無論如何,「阿叔」豁出了老命,卻袋穩了三百萬。如果是麥太(麥兜阿媽),太概會話:「從前,有個人好愛國,後來 …… 發咗達!」香港淪陷之後,日軍到大埔康樂園抓人,但李福林湊巧不在港,可算一世夠運。

有關虎門戰役的傳說甚多,但網上卻頗難找到有可靠出處的資料(例如下面「伸延閱讀」所列文章,就沒有註明資料出處;雖浪漫有餘,但可信性不足)。本文文末將附上一篇當年有關此事的報道,雖然以今日的新聞標準來看,不算嚴謹,也有點主觀,但我希望它可以填補一點歷史的空白。

伸延閱讀:
  1. 李福林其人;赖祖鎏
  2. 康樂園將軍塚與富豪居;劉坤南
  3. 如是我闻:李福林传记二三事;尚一小
  4. 勇救國父孫中山 “獨腳將軍”陳策的傳奇人生
  5. 民国海军中的大英帝国爵士 ── 陈策将军传;薩蘇


(原載 1938 年 3 月 4 日5 日之《大漢公報》)

日軍南侵之內幕詳
李福林深明大義計賺漢奸
日賊賠了夫人又折兵
【廣州訊快】二月三、四兩日,日賊南侵,連日砲轟虎門,一時風聲鶴唳。五羊城居民,一塲虛驚,又紛紛遷往港澳,其內幕,實緣日賊運動漢奸轉夤緣[1]於李福林將軍,作為內應。各詳情已紀報端。此事極為粵人所欲知,故駐港報記者,亦不厭求詳,將此事之始末為閱者告也,但此事為粵省當局禁載,故省港報紙均未登出,至以為憾。

此事之先,因日賊念念不忘我革命策源地之廣東,不惜百般運動。若明目張胆,又恐觸怒英國,於是有陳中孚者,上海未失陷以前即居於滬濱,密寓於滄州飯店,不料滬市人之愛國心重,陳氏欲就上海市長之迷夢終難得逞,遂潛行南下,匿居香港,與疇昔[2]在粵省謀變時之某人勾結,密謀不軌。李軍長褔林,雖係一介武夫,但極端愛國,且年來新界大埔康樂園之菓品成熟,獲利不淺,每到康樂園與知己宴會,陳氏遂乘機與李軍長密謀,許以事成之後,五嶺以南歸其統制,且給予五百萬元為酬,約定於舊年底十貳月廿七日晚舉事。屆時賊機賊艦同時轟襲,內外夾攻,然猶恐李褔林事後反悔,又復相約事前將藉李軍長掩護,密遣浪人百餘,先行入市密設機關。

至舉事之日,漢奸將指示目標,以便賊機公然降下,直接指揮云,李福林均一一應承。聞曾以港紙貳[百]萬元先為過付,李福林收到此款,遂立刻密報吳鐵城余漢謀二人。吳、余力嘉李之眼光遠大,不為宵小所弄,一面着其將計就計,以便一鼓殲滅漢奸。李福林遂依計而行,謂年近歲晚,舉事不便,且尚有某某社團,運動未曾成熟,可否稍候數日,克期大舉。二人不知是計,密報於日賊,日賊大喜,以為陰謀得遂矣。遂再以港紙壹百萬元,連前共三百萬元,交李軍長收,一面運軍械入市,先後凡二批,其所值不資。百餘浪人,亦如期先行入市,不圖已為密探所跟隨也。至二月壹日,日賊頻催起事之期,李氏乃定實貳月三日,日賊遂星夜準備,而粵省當局,亦密令戒嚴。虎門要塞,亦預將射程測準。市內密邇[3]要地之居民,均於是夜得憲兵通報,夜間不許出門。

至三日早午夜一時,乃發警報。其實賊機尚未敢航也,因原約定四日清晨二時。諸浪人及漢奸不知是計,乃竟以時機已至,公然四出活動,盡為軍警所執,其密設之機關五處盡行破獲,共捕三百八拾餘人,並獲兩批大宗軍火,悉數截留,不遺壹彈。惜陳中孚與某某人尚匿於賊艦,未敢入市。軍警平亂之後,尚未及三點鐘。翌早賊艦開始轟虎門云。

記者有摯友曾在大埔康樂園菓園見李福林,蒙告以一切,其時李軍長手執壹枝長竹旱烟筒,一面談一面狂吸其烟筒,將此事講完,尚大罵漢奸不顧祖宗山墳,不顧兒孫後代,不知做日本奴之痛苦。罵畢,炒蝦拆蟹,極為痛快淋漓之致,聞者無不為之動容。但聞李軍長新村大塘所有之大菓園,已於五日為賊機轟炸。然損失無論如何,都不及三百萬元之巨。日賊此次賠了夫人又折兵,可謂倒霉之極。粵政府再三令省報不得將此事披露云。
註:
[1] 夤緣:
拉攏關係,攀附權貴。夤音「人」(jan4)。
[2] 疇昔:即往昔。疇音「籌」(cau4),與「範疇」中該字同音。
[3] 密邇:意即接近。邇音「爾」
(ji5),成語「名聞遐邇」,即遠(遐)近(邇)知名的意思。

7 則留言:

wing 說...

我很多年沒有打天九了.印象有些模糊.但依我記憶所及, 其實三文鵝五(一樣是三支),一樣可以沖散天九,地八,人七. 李福林為什麼不叫三文鵝五?

The suffocated 說...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以牌面論,若玩家並非得先手,手執三文鵝五應該比持有三武鵝五要好,因為比鵝差的文子有很多,比武五差的武子卻只有山雞一隻,大概這是三文鵝五在別人心目中份量較三武鵝五重的原因吧。

yaohuaengineer 說...

唉,blogspot都要翻墙才能看,真是辛苦.
文言文加繁体字,实在有点看得吃力,想问问为什么省报不允许刊登这种大快人心的报道?

The suffocated 說...

唉呀,翻牆不是內地人人擁有的技藝嗎?閣下應該老早就習慣嘛。該報道也不是文言文呀(雖然有幾個文言文的助語詞)。

當年政府何以禁止省報報道,我不是史家,所以也答不出來,不過猜測我是有好幾個的,這些另文再說。

Eric Spanner 說...

當年老美亦有喬治巴頓,雖出身名門,但粗口不改。如二人有綠一見,確是XD矣。

The suffocated 說...

不過若論粗暴,巴頓就遠遠不及李福林矣。

Eric Spanner 說...

巴頓曾經試過兜巴星,莫非李將軍有o的更驚人之舉?

期待下集。另,無聊摷料,李福林墓地o係大埔,大埔大元村附近有「李福林體育館」,而康樂園,確係李氏後人同夥伴發展成townhouse集中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