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8日星期五

請反對高鐵撥款

近日事忙,今日無暇到立法會反對高鐵撥款,只能在此「吞 pork」講幾句說話。

無論你是否支持興建高鐵香港段,也請反對今次高鐵撥款。建與不建、建在何處、走線如何、風險若干,其實直到今日,政府依然未能詳細地向公眾分析各種可能的替代方案的利弊。多數時候,都是公眾每提出一項另類選擇,政府就只針對該選擇的某些細部弊端,而迴避它帶來的益處,更遑論整體評估。儘管某些報章編輯吹噓政府現時的規劃已經非常成熟,但實情是,公眾看不到政府花過甚麼功夫,設計多種不同方案,權衡它們的利弊。更令公眾不放心的,是政府全盤推翻九鐵於 2006 年所設計的方案,令人懷疑政府現刻的所謂成熟規劃,究竟是理性分析還是長官意志的結果。

也許政府的方案真的最佳,但她不解釋,我們不明白,而在多項細節都是模模糊糊的情況之下,要市民同意花拿 669 億這樣的巨款,打賭高鐵將來會帶來現在難以評估,但被政府形容得極為龐大的所謂經濟效益之上,這種「出來行講個信字」、「不要怕只要信」的想法,實在不是審慎的理財哲學。與其說政府要起高鐵,不如說政府正在叫公眾炒高鐵概念股。


有一般馬桶之大 無一般沖水咁猛——武廣高鐵馬桶坐後感

【日月報專訊】1月5日初次乘搭上月26日剛通車的武漢廣州高速鐵路,有兩點經驗值得向讀者報告:

其一,武漢高鐵最高營運時速達350公里,若跑在香港,計劃中從西九到福田(30公里)需時14分鐘,這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如果與大家熟悉的香港地鐵相比,港鐵的最高營運時速不足100公里;機鐵較快,亦只是130公里。機場快線全長35.3公里,車程 24 分鐘,若依比例計,機鐵列車從西九到福田,約莫要20分鐘;換言之,武廣高鐵的最高營運時速是港鐵的3倍多、快過機鐵1倍多。若跑在香港,它足足可以為我們到福田慳回6分鐘!

那麼在車廂的感覺如何?記者踎塔像在家中一樣平靜;如果站在列車的洗手間射尿,雖然時速350公里(註:是列車的時速,不是記者射尿的時速),但,沒有尿液濺於地上(圖1),車廂與記者動作之平穩可見一斑。

圖一(設計圖片)

其二,高速鐵路可讓乘客用低於未遇上高鐵競爭時的飛機票價錢,得到坐飛機的快捷便利。例如,由香港直飛武漢,單程機票收費約1050港元,飛行時間約1小時50分鐘,但坐飛機一般要提早90分鐘到機場check-in,而且機場較遠離市區,所以由香港市中心至武漢市中心,全程約需5小時;如果像1月4日我們乘坐的客機那樣誤點40分鐘,則需時較長。

如果乘坐高鐵,由武漢至廣州,收費490元人民幣(約557港元),需要3小時。收費方面,香港段預料比現在的直通車略貴,估計約250港元,到武漢全程收費約807港元,仍比未遇上高鐵競爭時的飛機票價便宜。由於廣州至香港段車程48分鐘,由武漢至香港的高鐵車程約需3小時48分鐘,連同前往車站的接駁時間,若不計我忘掉了的侯車時間,以及我忘掉了的從西九站到香港市中心(忘了位置)的時間,而我們又相信只有飛機會誤點 Eurostar 會壞車但和諧號絕不會故障,則預算中高鐵香港段的車程全程約需5小時,與直飛武漢差不多。

日月報記者 張健忘

5 則留言:

匿名 說...

高鐵可以為我們到福田慳回6分鐘! 然而, 香港人卻要為此而付出669億元代價, 絕對不值得!

669億元放在銀行敘做定期存款, 在未來三十年, 平均年息恐怕至少有5釐, 即是每年的收益為30多億元. 高鐵能為香港每年貢獻30多億元? 絕對不可能!

The suffocated 說...

咁大盤數點計,我就唔清楚啦,我只知道若可以挖少些隧道,即使只慳得幾十億,都可以好好用,譬如每間中學可以請多一兩個教師,又或者請一兩個文員做散工,令老師不用為學做那些申請乜優惠、物津貼之類的事情。又或者放幾千萬落「食物銀行」,都可以幫到好多人。

匿名 說...

現時的港深廣高鐵總站位置和鐵路走線「正苦」在2005年已提出, 但當時「正苦」為了節省費用, 一直屬意另一與西鐵共用路軌的方案。直至2007年, 鐵路部決定高鐵採用比西鐵站車道為闊的車廂, 若要共用路軌, 有4個車站要關閉6個月改建月台。另外, 鐵路部估計會有許多國內城市有意安排高鐵列車來香港, 共用路軌會阻延西鐵列車運作, 「正苦」才放棄較便宜的共用路軌方案。這些都在2007及2008年「正苦」提交議會的文件交待了。「正苦」現時的方案應該是用了近20億元研究、勘查及規劃出來的。是否已經非常成熟, 你可否參閱「正苦」提交議會的文件才評論。
政府形容得極為龐大的所謂經濟效益 你認為是「出來行講個信字」。但那聲稱300億就可建成的初步方案你就信到十足。「正苦」初步研究後說它要最少400至500億, 你又說只針對該選擇的某些細部弊端,而迴避它帶來的益處。這公平嗎?

The suffocated 說...

政府提交立法會的文件,我也看過一部份。你說的車廂闊度那點,我也知道,但當我說政府全盤推翻以前的想法時,指的是從大局去想。例如2006年一份文件顯示(第12(b)點),於高鐵與西鐵線共用路軌的大前提下,「就短期至中期而言( 至二零三零年) ,西鐵走廊
有足夠的容車餘量來容納廣深港高速鐵路列車的往來」。當然,我們現在知道內地用的高鐵列車車廂闊度與西鐵線不相容,但這點顯示西鐵線是有足夠能力容納高鐵的乘客量的,說得極端一點,香港是不必建高鐵的,利用北環線直通福田站就可以。

另外,之前政府的想法是慳得就慳,上述文件第12(d)點也指「推展共用通道方案並不等於完全放棄專用通道方
案 …… 我們很難準確預測在二零三零年後的鐵路乘客需求。因此,先採用共用通道方案是最為審慎的做法。」以現在的條件而言,最審慎的做法其實是用北環線接駁福田,讓乘客在該處轉乘高鐵。

要以西九為終站,直接接駁其他省市,亦無不可,但是政府為何堅持要全程以隧道形式興建?政府多番強調,此舉是為了減少徵地及減低施工時對社區的滋擾,然而高鐵造價之所以高,正因為要挖很長的隧道。於地面興建,即使收地較多,是否可以降低成本?僅僅限於施工期間的滋擾,又是否比令大角嘴的樓宇不知何時變危樓好?走線方面,高架形式又是否比隧道形式靈活?

這些問題,我都不懂,不過正如未造過原子彈也能明白製作上的難處,若政府披露足夠資料,相信高鐵方案那個最佳,工程專家是可以有共識的。你毋須認同公共專業聯盟的意見,可是單憑政府拒絕提供資料(包括有份花那20億的可行性研究報告書)給他們(或其他人,if that matters),我們就應該懷疑政府的方案於技術上是否真的最佳,因而要求暫停撥款。

你說我對「那聲稱300億就可建成的初步方案」信到十足,那是誤會。我自己並無偏好民間那個方案。最重要是於效用差異不大的情況下,盡量慳錢。如果某方案用500億就做到不相上下的效果,我會覺得慳回169億是好事。倘若現在的西九方案的確最優,我也會支持。

yaohuaengineer 說...

每次来看都能学到很多东西,真的非常高兴.
我感觉博主每次都能反映出很中肯理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