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2日星期三

第二次博客大戰

通寶日記發出親政府言論 — 黃世澤懷疑通寶是公務員,呼籲人肉搜索 — 通寶封博,沒解釋原因 — 思想花園停博,自稱因為言論自由不受保障 — 老麥認為黃世澤行使網絡暴力,宣言反對 — Sun Bin、鎚、paulymh C.M. 等等最少二十位博客為老麥助拳 — Alex 認為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林忌為黃世澤助拳,指公園仔也曾起人底已加入敵陣,現在卻扯他下水 ……

方潤網誌保持中立,但發生遭遇戰電鋸則呼籲各人將焦點放回「十元決志」行動。

目前戰線仍在擴大當中。

後話:連一向理性和觀察入微的《聞.見.思.錄》Alex 君都用「免於恐懼的自由」為題評論,我覺得實在嚴肅得搞笑。要學術一點的話,大概就要探討「在後殖民時期的一國兩制框架下實行政治問責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公務員是否必須恪守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原則,以及此原則在言論自由的大前提下是否可以摒棄」了,不過姑勿論修辭,我很想問,去年「熊貓女生」及「遊 K 河」的「吸毒魔女」遭網民踐踏的時候,珍惜言論自由的諸位博客有無出過半粒聲?又,如方潤所,陳巧文遭圍攻的時候,通寶或他的友人又是否在旁鼓掌?言論自由的確重要,但這次看來不過是借題發揮以大義為名的私鬥吧。

15 則留言:

kursk 說...

上年熊貓女生出事,是有不少博客(包括小弟)為她出聲的,我曾嘗試聯絡她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但沒有收到回覆。

這次的風波,不打算加入(從來也不過問那些人肉搜尋行動)。版面有限,我寧願用來支持十元行動、支持艾未未譚作人。

匿名 說...

本人不是甚麼熱心blogger,此次亦純粹路過,不過想說句:無論對手的言你多麼不喜歡聽, " 人肉搜索" 和以找出別人的私人資料來作要脅,本身已是侵害到他人私隱,如果是警方如此做,相信早已變成嚴重醜聞,自已有理都變成無理,更失去了指責內地專制的道德高地,希望大家不要變成你所指責的對手一般。

林忌 說...

在台灣,在馬英九藍營的執政下,一個官員長期匿名發表攻擊綠營的博客與文章,被揭發之後,全台灣嘩然,藍營道歉之餘仲立即炒左果位郭冠英。

在香港,在中共的洗腦下,一個疑似官員長期匿名發表攻擊泛民主派及社運人士的博客文章,包括反六四、反本土行動,結果係全香港的博客嘩然,說要保衛博客的言論自由,而多數博客認為疑似公務員的做法冇錯

咦?話時話,點解冇人出過聲,話要保衛我免受起底的權利?

林忌 說...

我不是指「 公園仔已加入敵陣 ……」

我是指公園仔兩年前就走去起我底,可是沒有人有反應,佢今日仲出來口口聲聲話正義。

hkeric 說...

//我很想問,去年「熊貓女生」及「遊 K 河」的「吸毒魔女」遭網民踐踏的時候,珍惜言論自由的諸位博客有無出過半粒聲?

Sorry,去年未開始睇blog.珍惜言論自由係唔係只有1 or 0?珍惜言論自由係唔係要每件事無論知唔知都要出聲?小弟唔係咩知名博客,平時要反工架喎.

//又,如方潤所說,陳巧文遭圍攻的時候,通寶或他的友人又是否在旁鼓掌?

呢個assumption有咩意思?會唔會係,通寶或他的友人又是否在旁傷感.

//言論自由的確重要,但這次看來不過是借題發揮以大義為名的私鬥吧。

喜歡的話,可以係每個人發自內心嘅私鬥.

hkeric 說...

//一個疑似官員長期匿名發表攻擊泛民主派及社運人士的博客文章?

So that is assumption only?

//結果係全香港的博客嘩然,說要保衛博客的言論自由,而多數博客認為疑似公務員的做法冇錯

We just say that we need to protect freedom of speech. Who said that 疑似公務員的做法冇錯? Be reasonable, we don't even't have the chance to read 疑似公務員's blog because it is threaten by someone.

方潤 說...

唔使擺我上台下話…… :p

paulymh 說...

用你的邏輯,那你今日沒有在博上講年青人被大耳窿迫死,我可不可以據此來上綱上線為:

不關心年青人、不關心基層、不關心藍田居民、不關心網絡騙案

所以你以後說到有關課題,就是"借題發揮以大義為名的私鬥吧?"

又或是:
你沒有說過五區總辭問題,所以你不關心香港民主?

你不是以為個個寫blog的人,都有無限時間去看新聞、去想事情、去寫blog吧?
每個人寫blog也自然會在自己有限時間內選自己最關心的事來說,有不少人沒時間寫和自己距離遠的事,卻願意寫自己最關注的問題,這如何能因為別人不說這個說那個,就把別人的關注打為私鬥?

你的行為基本上就和那些在71遊行人士附近叫囂,說對方在港英時代沒爭民主,卻漠視對方當時沒參與的各種理由的人。

香港人之犬儒,在此文可見一班。

The suffocated 說...

(家中壞腦,本文及這個回應都是借用別人的電腦寫的,請恕在下只能簡短回應。)

kursk, 完全同意。

匿名君:話分兩頭。

1) 今次先有黃世澤說要起通寶底,後有通寶封博,但從各方敘述,通寶好像沒有解釋過封博的原因,也許他厭倦筆戰,也許他事忙,也許他像我般「壞腦」,只有他才知是甚麼原因。人們指摘黃世澤的起底行為是一回事,拿通寶封博作證據,又是另一回事。(最奇怪是那個「思想花園」,自己無端端封博,也許又有人會入黃世澤數。)

2) 就黃世澤的一般「起底」行為,例如公佈持異議者的 IP address,然後聲稱拒絕他們留言,我是不認同的,不過今次通寶事件是特例,事涉應當政治中立的公務員所享有的言論自由問題。這,不同人自有不同看法,例如今天 ESWN 就轉載了 AK 的見解。然而,當我昨晚寫這篇網誌時,有關的討論實在少之又少,我唯一看見的只有電鋸於《聞.見.思.錄》內認真討論這個黃世澤開宗明義就點明的事情,因此 —— 至少截至昨晚為止 —— 我對指摘黃世澤的一眾博客是有所保留的。問題不是他們指摘黃世澤的「起底」行為對不對,而是他們的指摘並無真的以理服人,只是拿著一個很方便,叫「言論自由」的東西加上一個未經證實的猜想(通寶是因害怕被起底而封博)來打擊黃世澤。

林忌:我是好事之徒、口痕友,寫嘢有時加鹽加醋,請勿見怪。

hkeric, 是我寫得不好。我的意思不是說要每事出聲才有資格在此事上批評,而是說比起陳巧文、熊貓少女及遊K河少女這些極為明確的例子,黃世澤此例實在很弱,而眾人對他的指摘又顯得不成比例。你可以說黃世澤誤解了「公務員政治中立」的意思(別人同不同意是另一回事),因此他的行為其實仍是侵犯了通寶的言論自由;你也可以說通寶講得有道理,朱藹迪其實誤解了政府收數的合理性,因此政府並非借收數來限制朱的公民自由。這些通通都是可議的,但是當黃世澤以通寶所贊同之道還施其身,而其他人只拿黃世澤開刀,單方面視通寶為受害者,不將二人放在 equal ground,兼且無視黃所持的理由本身所擁有的合理討論基礎(即公務員的政治中立性),就向黃發難,我覺得並不妥當。

不過補充一句,對黃世澤時不時作出的起底要脅(儘管是講多過做),我也是不認同的。以披露留言者的 IP address 為例,言論自由這些大題目姑且不說,若留言者用 dynamic IP address,黃此舉可能會令他人遭池魚之殃。

方潤:呀,實在對不起,不過第三國成為另外兩國的戰場,是歷史上常見之事,你就看開點吧 ;-D

paulymh: 不要動氣,見以上對 hkeric 君回覆。我也看不過眼黃世澤對你的單打,就好像說你甚麼「不誠實使用電腦」,此等言詞,你實在不必放在心上。你沒有用黃世澤的激烈言詞來回敬他,這點我是相當佩服的,不過你又何必和他纏鬥呢?你不會以為他罵你土共,別人就真的以為你是土共吧。最少我就從來沒有這麼想。時間寶貴,就算是打筆戰,都要選擇戰場呀。

paulymh 說...

/人們指摘黃世澤的起底行為是一回事,拿通寶封博作證據,又是另一回事。/
黃世澤這次針對五個人;有三個人,包括通寶,已經封博。

http://martinoei.wordpress.com/%E5%9C%9F%E5%85%B1%E8%BF%BD%E7%B7%9D%E4%BB%A4/

黃世澤不過是死活重複自己有可能一點點合理性那個針對對象,卻不去講其他幾個,讓人有錯覺:他的行為可能對罷了。

不然黃世澤年年都針對、批鬥人的了,為甚麼今年才有人反對他?
就是因為他今年針對人的QUOTA滿了罷了。

所以我才一再重複又重複這次事件的起因不是通寶一個人、這宣言根本不是在講通不通寶那麼簡單,而是針對黃世澤的起底行為。


有時社群內有些害群之馬,如果人人都抱著怕無賴的心態的話,很快地,個個嘗到甜頭的人都會變成無賴的了,我說總要有人做dirty job的意思就是這樣。

不過想不到這次要一連處理三個無賴罷了。

好康雜誌 說...

最怕搞辯論,特別是這種意識形態辯論會。
基本上立足點不同,觀點自然不同。真理無法辯論出來的。
反倒令我感興趣的是,那位自稱封blog、又邀請別人寫blog,而且要應題作文經過評審才能入圍的blog主,思想花園吧,到底寫些什麽東西?
在其作文命題中解釋道,嚴謹,是因爲文章是讓多年后的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看的。這未免與中國大陸的太脫節了吧?
不必十年二十年,内地的知識分子,現在也可以看到很多境外的網站,包括blogspot,只需要很簡單的方法。而這些方法,基本上二代農民工是不懂的。
而且,他們獲得外界信息的途徑也太多了,email訂閲就是其中一個很便捷的方法。
内地知識分子不缺乏資訊,不缺乏思考能力,不缺乏見解(無需香港人教育),缺乏的是傳播和發表的權利和地方!
所以說,寫給十年後的内地知識分子看,這種想法也只能存在於花園中。
退一步,十年二十年後若内地解除報禁,言論自由,知識分子要看的是什麽?
看來,有些人是把blog當哭墻,當樹洞而已。

The suffocated 說...

那篇反網絡暴力宣言形容通寶及思想花園是「有分量的博客」,我未看過思想花園的文章(除了封博啟事),所以不敢說他們的文章質素有多高,不過似乎有不少人覺得那幾位封博的博客的見解十分獨到,即使不同意其見解,仍認為那些網誌有參考價值,可以讓人瞭解多些不同想法。

至於發表意見的地方……內地政府好像說遲點仍會推行安裝綠壩的計劃,所以短期內情況似乎不會好轉。

好康 說...

共產黨有個結,
那就是維持政權
爲了這個結,若無法跨過,無論哪一代的領導人,無論他怎麽努力,都無法有更大的民主人權貢獻。

這個結,可能要等數十年,那批對於“紅色江山”尚有記挂的人逐漸死乾淨,再淡化,然後會比較容易了。

但是不確定因素太多了,怎麽說都好,中共領導下的中國内地,對於世界潮流來説,政左經右,半開放半獨裁的畸形國家,那是前人沒有走過的路。

加上互聯網民意之迅猛,未來真不好估計。

老麥 說...

我反而想知,第一次博客大戰是甚麼時候的事?詳情如何?

The suffocated 說...

老麥先生:

「第n次」是修辭而已,正如第一次世界大戰主要還是歐洲戰爭,不過我心目中確實有接近「第一次博客大戰」的論戰,就是「天譴論」那次。雖然始作俑者(李怡)並非博客,但是博客圈中有很大廻響,部份博客亦互有攻防(而那次又碰巧牽涉黃世澤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