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8日星期三

Dreamfall: The Longest Journey 玩後感

Marcuria 的港口

Dreamfall: The Longest Journey (Drømmefall: Den lengste reisen, 2006) 是 1999 年發行的歷險遊戲 The Longest Journey (TLJ) 的續集,TLJ 作為許多人心目中近十年來最佳的歷險遊戲,其續集的好壞自然惹人關注。

Funcom 宣布要開發 Dreamfall 的時候,大家喜的是可以再見主角 April Ryan 以及重訪另一個世界 Arcadia,驚的卻是 Dreamfall 會搞壞了 TLJ 的招牌。雖然 TLJ 結局時留下了一些小尾巴,提及 April 往後還有許許多多的歷險,但這些只能當作獨立故事,如何能有真正的「續」集,令人懷疑。

更令人不安的,是 Dreamfall 的主角是新角色 Zoë Castillo。由新角色擔任續集的主角本不是問題,但是 April 淪為大配角而非驚鴻一瞥的客串角色,搞不好便容易令人不滿。金庸在《神鵰俠侶》中把已為人母的黃蓉描寫成一個猜疑心重、溺愛子女的中年婦雖算成功,但仍令不少讀者感遺憾;漫畫《風雲》想捧起第二代江湖,便是想將第一代主角列為配角但慘敗的例子了。如何讓 April 做第二女主角/大配角,但又能延續 TLJ 這個已完滿結束的故事,非常考驗作者 Ragnar Tørnquist 的創作力。很幸運地,結果證明 Dreamfall 確是一套真正的續集。

Dreamfall 的故事始於 April 完成了她的旅程後約十年。女主角 Zoë Castillo 是一名住在北非名城卡薩布蘭卡 (Casablanca) 的少女。她本來在當地大學攻讀生物工程,但中途退學,和男朋友又分了手,覺得甚麼事也提不起勁,每天只關心膳食的卡路里和娛樂新聞,生活毫無目標。要不是好友 Olivia 剛好就在離她家一兩分鐘腳程的位置開店,她甚至連朋友都不見,十分自閉。

在續集中,Venice 是個陰冷衰頹之地

故事一開始,Zoë 在醫院陷入昏迷狀態,不知能否醒來。時間倒敘到兩星期前,這天 Zoë 在家看電視,忽然營幕上出現一個小女孩的鬼影,對她說,「救 April Ryan」。由於當時全球的網絡系統 the Wire 都不時出現一種被通稱為 Static 的噪訊,所以 Zoë 並不以為意。其後,Zoë 的記者前男友 Reza 神秘失蹤,Zoë 亦慢慢發現此事與網絡上愈發嚴重的噪訊有所關連。到底Reza 身在何方?事件的內幕為何?營幕上的小女孩又是誰?與 April Ryan 又有何關係?

視覺效果
Dreamfall 的世界從 TLJ 的 2.5D 變為 3D,效果出乎意料地好。純以畫質而論,3D 遊戲當然及不上利用預繪 3D 場景的 2.5D 遊戲(如 Syberia 系列),可是 3D 世界比 2.5D 世界更生氣盎然,更容易令玩家投入。玩家可以看著雪花飄落在 Zoë 的身邊,也可以控制 April 走入水中,喜歡的話,甚至可以叫 Zoë 四處亂跑,做一下遊客,拍一下 screenshot。

當然,設計和製作場景的工作人員功不可沒。無論是 Casablanca 的小鎮風情及阿拉伯風格、Marcuria 的雪景和中世紀風貌、Venice 的黑暗衰頹和冷雨、 Azadi 的波斯風貌,都有各自的特色和氣氛(我最喜歡的是 Marcuria 的景致,無論日夜都是那麼美)。Funcom 也不抱殘守缺,運用人工智能控制不同的 non-player characters (NPCs) 在各處走動,令 Dreamfall 有其他歷險遊戲所沒有的「人氣」,不會冷清。諷刺的是,歷險遊戲(1992 年的 Lure of the Temptress)其實比其他電腦遊戲更早開發這種技術,但現在的歷險遊戲基本上都只有被動和靜態的 NPC,技術上反而落後其他遊戲類型。希望各歷險遊戲開發商能進取些便好了。

在 Dreamfall 中,巫師跟魔法生物被佔領軍隔離在貧民窟,動輒得咎

人物模型方面,是 Dreamfall 最弱的一環。從製作名單看,Funcom 似乎把人物模型製作判了給一間內地公司。我不知 Funcom 的製作費是否捉襟見肘,但出來的效果著實非常參差。其中 April 尤其叫人失望,不但動作生硬、雙目無神,還要有棚「煙屎牙」,十分可怕。有些 NPC 也製作得很馬虎,衣料簡直沒有材質可言;沒有對白的「臨時演員」更離譜,站在 Casablanca 的咖啡店外和 Marcuria 的港口,你會疑惑這個世界怎麼有這麼多雙生子。

不過話說回來,主角 Zoë 跟一些 NPC (例如 Venice 的中國佬)倒是製作得很不錯,此外死物的模型也做得相當好。整體上 Dreamfall 的環境尚稱細緻,十分悅目。

配音、配樂與音效
配音方面,Dreamfall 的英語版依然由 Tørnquist 親自導演,並起用 TLJ 很多原班人馬,包括為 April 配音的 Sarah Hamilton,效果實在好得沒話說。為新角色 Zoë 配音的 Ellie Conrad Leigh 的漂亮聲線和英國口音也非常動聽。令人遺憾的,是 April 在本集中大多只流露憤世嫉俗的情感,令 Sarah Hamilton 沒多大機會發揮,還有就是遊戲開首時的西藏喇嘛竟然說普通話。

我沒留意 Dreamfall 有否大量運用環境聲音,感覺上它以配樂襯托居多,這方面 Leon Willett 的歌曲和配樂堪稱一時之選,要試聽的話可到這裏

遊戲介面謎題
Dreamfall 的對話樹容許玩家在對白上選擇最多達四種不同的問話或答話方式。若對方是敵人的話,這樣的對話本身便是一道要玩家作出適當的抉擇以避過危險的謎題。若對手不是敵人的話,對話的選擇只會影響對話內容,而不會影響後續情節。唯一的例外,是有一處對話的內容直接影響一名小女孩能否參觀博物館,但這只影響玩家的感受,與故事主幹無關。

男主角 Kian 是佔領國 Azadi 的使徒

由於 Dreamfall 是 3D 遊戲,兼有打鬥和潛行任務,所以玩家要使用鍵盤,不過操作上很容易習慣,一點都不困難。一旦任務失敗,主角是會死掉的,可幸 Dreamfall 有「自動回捲」系統,一旦主角身死,遊戲便會讓你回到起衝突前不久的場面,或任何玩家所選擇的儲存點,而且這些打鬥和潛行任務大部份都相當簡單,八、九歲的小孩應該也應付得來,遇上難纏的對手,遊戲也有不用打鬥的解決方法。

謎題方面,全都是新手能應付的水平。我只有一個謎題要看 walkthrough,不過原因並非在概念上不能解決這謎題,而是我想不起這個解決方法必須運用某種介面操作。

把任務和謎題簡化到如此地步,我相信是 Tørnquist 與歷險遊戲圈角力的結果。自從 TLJ 之後,歷險遊戲圈將 Tørnquist 捧成 icon,但我實在很懷疑他有多想開發歷險遊戲。這即使在 Dreamfall 內也有跡可尋 —— Zoë 在遊戲中便有句對白說 "All this stuff, it's like something out of a fantasy role-playing game"。在商言商,把 Dreamfall 製成一隻 action-adventure game 甚至一隻 RPG,能吸引更多玩家,銷量也更有保障。不過 Dreamfall 始終是 TLJ 的續集,銷售上須倚靠歷險遊戲迷支持。當年 Tørnquist 宣布 Dreamfall 中會有打鬥及潛行任務之後,馬上引起了歷險遊戲圈的投訴,現在的簡化可算是一種妥協,只是 Tørnquist 的態度始終不能令人放心。在 Dreamfall 面世後,他宣佈續集 Dreamfall Chapters 會以一集集的形式發行,網上便曾經討論究竟 Tørnquist 會否又一次把 Dreamfall 發展成一隻 MMORPG,雖然 Tørnquist 否認,但他未能消去玩家心中的疑慮。

無論如何,把 Dreamfall 視為一套互動影片,把其中的打鬥和潛行任務視為令劇情更緊湊、令玩家更投入故事的元素,而不是視為動作遊戲的實踐手段的話,現在這個簡化了的版本實在成功。至於它會不會有反效果,令玩 FPS 長大的年輕玩家更看不起歷險遊戲,就是另一回事了。

月下的 April Ryan

感想
以故事而言,Dreamfall 確是貨真價實的 TLJ 續集。評說歷險遊戲最大的困難,在於述說故事的好壞之餘又不能透露細節,所以有關 Dreamfall 的故事,只能點到即止,不過簡單來講,Dreamfall 絕不是一個「英雄再次踏上征途」之類的老套故事。April 在上次旅程中只得十八歲,卻被賦予一個過重的任務。完成之後心態有所改變,相當合理。況且十八歲時有十八歲的想法,廿八歲時所思考的,當然有所不同。作者能讓玩家看到很自然地不同的 April,實在令人高興。這次她雖然不是第一女主角,但她和 Zoë 也有自己的故事。Zoë 要尋找前男友的下落,也被要求去救 April,結果兩名女角的生命軌跡有所交錯,這對她們將來有甚麼影響,仍是未知之數。

Dreamfall 除了延續了 TLJ 的故事之外,也有約十位 TLJ 的角色再次出現,令人懷念。場景方面,不同地點隨著故事發展也有所變化,例如 Venice 在 TLJ 中是個舒適的小社區,但到了 Dreamfall 卻成了三教九流之地;Marcuria 本來是個快樂的漁港,但是在擊退 Tyren 的入侵之後,反被盟友 Azadi 佔領,並進行種族隔離和清洗。除此以外,有些 TLJ 的特色也被保留下來,例如對不同文化創作的致敬、一些較有「鹹味」的噱頭(例如以 The Salty Seaman 以及 The Cock And the Pussy 為名的酒吧),以及女主角不時會只穿內衣走來走去(這種安達充式的「服務讀者」精神,難道是普世價值?)等等。這些在在加強了 Dreamfall 作為 TLJ 續集的感覺。

秉承 TLJ 服務玩家的精神,Dreamfall 的女主角不時會只穿內衣走來走去

就敘事技巧而言,Dreamfall 再次證明遊戲作者 Ragnar Tørnquist 是一名高手,兼且絕不故步自封。TLJ 嚴格來說是平鋪直敘的,可是它並不令人感到單調,原因是故事中的人物性格跟對話都相當有趣,故事情節亦非常曲折,加上 April 攀山越嶺,在兩個世界之間迂迴穿梭,結果造就了一次令人嘆為觀止的史詩式旅程。Dreamfall 卻完全不是這樣。由於它有三個主要角色 Zoë、April 及 Kian,所以故事經常遊走於三者之間,並不是直接推移。作者有時運用倒敘法,有時從不同角色的視角去經歷同一個事件,幾位主角有時各有各的遭遇,有時失諸交臂,有時不期而遇,敘事手法比較多樣。故事中有一個場面,當中所透出的張力在歷險遊戲中亦十分罕見。總括來說,我會覺得 TLJ 較似一部史詩式小說,而 Dreamfall 則較具電影感。

然而這也是令我失望的地方。我愛 TLJ,是因為它是一個「最長的旅程」。Dreamfall 的故事常常在幾個主角之間切換,斷了那種在漫長旅途上歷盡艱辛的味道。雖然 Dreamfall: The Longest Journey 也以 "Journey" 作名稱,但感覺上幾位主角的旅程只是短短的走訪,而非漫長的旅程。儘管我對作者的敘事手法由衷佩服,但我本來還是期望 Dreamfall 可以再次讓我經歷那種旅途味的。

The suffocated 評級:A-

(More screenshots here)

13 則留言:

玩P猪 說...

写得很好啊,而且这个游戏也的确是非常精致,景象也非常壮观,让游戏者常常不能自已无法自拔,每次不得不中断游戏回到现实时,我都倍感懊恼...
只是不知道续作将如果发展!

The suffocated 說...

歡迎光臨,我還以為沒有人會看我寫歷險遊戲呢。

你玩過 The Longest Journey (即是 Dreamfall 的上一集)沒有?如果有的話,有一點是很清楚的 ……

(警告:如果沒有的話請不要讀下去)

April 在首集結尾時以 Lady Alvane 的身份出現,而續集 Dreamfall 的男主角又名為 Kian Alvane,是故明顯地 April 將來會嫁給 Kian。

老實說,我並不喜歡這樣的故事發展。英雄配俠女,太老套了,而且 Kian 感覺像《射鵰英雄傳》的郭靖,太好人亦太完美。溫瑞安小說《四大名捕.逆水寒》中,息大娘最後離開了大英雄戚少商,反而選擇了有點窩囊的赫連春水,這樣的結局我覺得比較有「人性」。

April 未被捲入這些拯救兩個世界的任務之前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若她在旅程結束後嫁個普通人、當個普通女子、把以前的歷險當作年輕時的回憶,這樣的故事才較有味道。日本作家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中,在菲列特利加想像中楊威利老去和過世的情景,我認為是最理想的。

eglaibls 說...

你好,我是台灣的玩家,原來香港也有人這麼喜歡冒險遊戲呀(台灣都稱冒險遊戲),台灣現在有代理冒險遊戲的公司可說是少之又少,更遑論Scratches或埃及I.II等比較新的典型冒險遊戲了。最近除了「Lost檔案」和「CSI」以外,我完全沒看到有其他的冒險遊戲,真要說好GAMES,也得追朔至2~3年前的「秘密檔案」以及「Indigo Prophecy」,很羨慕香港能有廠商代理國外的Adventure Games...(不知道香港除了奇摩拍賣,還有哪些地方可以網購遊戲嗎?)


另外對於您一篇有關遊戲譯名的文章,我有點小看法,早年絕大部分華語地區的冒險遊戲都是台灣代理的,當然,冒險購買量最大的地區也是台灣。

就拿Beneath a steal sky這款遊戲來講,若翻成《鋼穹之下》、《灰穹之下》,在台灣我想根本沒幾個人看得懂,灰色天空下可能還要好些:另外,Broken Sword: The Sleeping Dragon
若翻成《斷劍:睡龍》,這肯定會令玩家傻眼,因為太俗氣了!我想這算是地區語言習慣的問題,日本漫畫、好萊塢電影,港台的翻譯都不同,好比Slam Dunk,台灣翻「灌籃高手」,非常簡單明瞭,從5~80歲都看得懂,「男兒當入樽」聽起來非常熱血,只是接受度可能不是那麼廣(以台灣人的角度來看啦...)

我沒有批評的意思...還是總歸一句話:這是地區語言習慣的問題,因為當年的代理商都是台灣的公司,所以遊戲的譯名自然會這樣囉!



希望能多多交流啊...好久沒在網路上看到專業的冒險遊戲中文評論了

我這有一套Stupid Invaders(台譯:蠢蛋五賤客),是非常爆笑的冒險遊戲,有興趣歡迎交流!我的雅虎賣場
http://tw.f4.page.bid.yahoo.com/tw/auction/d35772309?r=1092909506

The suffocated 說...

eglaibls,

歡迎光臨!

由於軟件的零售點較多,我很少留意歷險遊戲在網上那處有售,所以恐怕幫不了你了,對不起。

台灣有歷險遊戲的中文版,不是表示台灣人多少也喜歡玩歷險遊戲嗎?希望這個遊戲類型不會在台消聲匿跡就好了。去年曾在某論壇(忘了來源)看到有人感嘆 Dreamfall 在台只售出 250 套,真的嚇了一大跳。我想寫那個消息的人可能搞錯了數字吧。若這是真的,歷險遊戲在台就真的前景堪憂了。

以你的描述,似乎香港玩家的選擇較多,不過這也只是相對而言吧,實際上在港有售的歷險遊戲都沒有在多倫多或倫敦的多,而且在香港也較難找回一些較舊(譬如多於兩年前)的遊戲。

遊戲譯名方面,不同地方自然有文化差異,希望這裏的討論不會得罪各方朋友吧。

Stupid Invaders 的大名我也聽過,不過在下近來手頭較緊,所以無法競投你的珍藏了,真是可惜。

eglaibls 說...

其實現在台灣的冒險遊戲也是非常衰竭的,問年輕人什麼是冒險遊戲大家根本就不知道,頂多只知道古墓奇兵、惡靈古堡等動作冒險,連猴島小英雄(Monkey Island)系列很多人都不知道,大部分的冒險遊戲玩家年齡都在25↑......



在台灣,中文版的Dreamfall不太可能只售出250套...但它確實因為銷路不好,價格降到只有250元台幣,Tungska跟Indigo Prophecy也是只賣250元




現在台灣比較著名的冒險遊戲介紹網站只剩

1.巴哈姆特的推理冒險板(雖然也沒什麼人在討論了)
http://www.bone.idv.tw/Non_Travel/MyGames/index.html

2.某個玩家的網站
http://www.bone.idv.tw/Non_Travel/MyGames/index.html

3.骨灰集散地
http://boneash.oldgame.tw/index.html

eglaibls 說...

抱歉,網址有點打錯

1.巴哈姆特的推理冒險板
http://webbbs.gamer.com.tw/board.php?brd=Adventure

The suffocated 說...

「其實現在台灣的冒險遊戲也是非常衰竭的,問年輕人什麼是冒險遊戲大家根本就不知道」。

喂,這樣算好了吧,你試試在香港問同樣的事?恐怕不只是年輕人不知道。

謝謝你那幾個超連結,讓我對台灣的歷險遊戲圈子有多點認識。

匿名 說...

今天才看到这片玩后感,很不错。不过,TLJ也有热心玩家进行汉化了。并不是没人关注冒险游戏的哦!
http://www.chinaavg.com.cn/read.php?tid=13668

The suffocated 說...

歡迎光臨。

先此聲明,我是不贊成玩盜版遊戲的,不過撇開這點不講,要把 TLJ 中文化恐怕比把 Dreamfall 中文化難上多倍。對白的數量是一個問題,而且 TLJ 有較多俚語和西方背景的對白,譯成中文恐怕會失卻原來的味道。

不過要挑戰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多對白的電腦遊戲,這點倒是令人佩服。

匿名 說...

是否是盗版先不说,不过正版的中文版是不可能有的了。所以,这大概是最后的选择吧——

匿名 說...

而且还不用提梦陨的繁体版汉化得有多差了。大量的英式中文,名词翻译也完全没有个性。

The suffocated 說...

聽到你說「正版的中文版是不可能有的了」,覺得有點奇怪。

台灣人口少,但也肯製作當時不知會否熱賣的 Dreamfall 中文版,為甚麼內地沒有人製作已知是受歡迎的 TLJ 正版中文版呢?

我不熟悉內地遊戲業的生態,還請你指教一下。

匿名 說...

内地游戏业已经完全网游化。更别提去代理一个十年前出的,在国外都没有很热卖的,属于目前已经趋于式微的冒险游戏的,老游戏了。这完全是赔钱的买卖,是不会有商人去做的。为什么单机游戏制作消亡,而网游兴盛,也是由于经济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