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8日星期五

客家六虎牌例

The suffocated、王小發合著
(亦見英文版

前言
六虎牌是一種客家紙牌遊戲。它比麻雀更富明代馬弔的特色,也是現今依然流行的中國牌戲之中,唯一既保留馬弔四門,又承襲了明代牌戲「看虎」的特色者。然而六虎牌在某些方面又很有西方牌戲的感覺,例如有些牌面印有撲克牌的黑桃、紅心及方塊圖案,而牌例中更有一項令人聯想起「合約橋牌」(contract bridge) 的叫牌程序,為中國牌戲之中所僅見。

雖然十九世紀已有關於六虎牌的記載,但直至近代,它只有口耳相傳的規則。執筆時,詳細描述六虎牌玩法的文章,印刷媒體只有 Smith and Senst (1996),而網上就只有 Sung (1996) 及 McLeod (2000)。連麻雀這種有例書(史上首部麻雀譜乃於 1914 年發行)的遊戲也發展成現今近廿種地方玩法,沒有例書的六虎牌,分裂成多種俗例也不出奇。

本文第二作者曾研習客家六虎牌,其家族有幾名資深玩家,他們認識一些出入於(不合法)抽水牌局的街坊。文章的第一作者為業餘中國牌藝研究者,儘管他不鼓勵賭博(遑論不合法的),但認為賭坊所行牌例富代表性。本文是兩位作者記錄及整理這些賭坊牌例所得。它與上述三篇牌例均各有出入,有心者不妨自行比較。所謂各處鄉村各處例,儘管我們認為此處所載牌例有重大參考價值,卻無意以任何一方之例為尊。

六虎和打天九一樣,都是每局分多個回合,而每回合由各人輪流出牌或墊牌,基本流程不難掌握。各項規條,除非涉及一個十分關鍵,稱為「老歲牌」的概念,否則均屬常見類型。每局六虎牌可以有三或四名玩家,以下先說明四人局的規則,三人局的情形,將在文末補充。

牌式
一副六虎牌共三十八隻,見下圖。牌張承繼了明代馬弔的分類,分四門,每門九隻,數字從一到九,見圖中四橫行,惟「一拾」稱為「百子」,而「一綫」稱為「毛公」。綫字門實為「錢」字門之訛,但在六虎牌的流傳過程當中,這個錯誤變得普及起來。圖右的兩隻單牌,為「鹿花」與「雲綫」。鹿花於清末又稱為「梨花」,現今客家人不辨鹿花與雲綫的本字,多以為兩隻牌的第一個字都是「麗」字,或將兩隻牌唸成「喱花」與「喱綫」。

全副三十八隻客家六虎牌
打六虎牌不用「鹿花」,只用其餘三十七隻。根據 C.T. Dobree 所著的 Gambling Games in Malaya (1955),一副六虎牌可以用來玩多種遊戲,鹿花也許在這些遊戲中有用。

基本流程
每局六虎牌,可分四個階段:
  1. 派牌
  2. 叫牌
  3. 鬥牌
  4. 結算
六虎牌於兩種情形下會流局,第一是鬥牌後因無人得勝而和局,第二是於叫牌階段(詳見下文)因無人「做牌」而流局。每局各人以逆時針順序,一人當頭家、一人當二家、一人作「夢家」、一人當三家(見下圖,有些客家玩家稱作夢為「捉夢」,此「捉」字出自明代馬弔,來源甚古)。首局頭家由各人自行議定或隨機揀選。每局若由頭家「做牌」而和局或勝出,則頭家連任,其他情況(包括頭家做牌但敗陣、無人做牌,或由其他人做牌)一律由下家接任。

玩家座次,按逆時針方向為:頭、二、夢、三家

派牌
每局由頭家派牌,每次牌面向下,派一隻,分十二輪派發。派牌順序為:
(首輪)頭家 → 二家 → 夢 → 三家
(餘下各輪)頭家 → 二家 → 三家
完成後做夢者只得一隻,其他人各十二隻。做夢者於整個牌局中甚麼也不用做,可以如字面所言,真的做夢去,直至局終時視乎情況,收取分數。

六虎牌的雲綫加上四門中最小的牌(百子、一貫、一索、毛公),合稱「五虎下山」。派牌後,若有玩家擁有五虎下山,他有權立即宣告勝利。嚴格來說,要宣告自動勝出,必須搶在頭家叫牌之前,不過在街坊牌局之中,若頭家太快開始叫牌,就算想宣告勝利的玩家反應得較慢,一般人也會通融。

手持五虎下山的玩家不一定要立即宣告勝利。他也可以放棄權利,以求在鬥牌階段謀取更大利益,可是於鬥牌時,五虎下山並非合法牌組(但百子、一貫、一索及毛公四隻牌可以組成合法牌組「各一」,見下文),本身亦不構成自動勝出的條件。

五虎下山

叫牌
六虎牌例規定,每局都要有獨一玩家「做牌」。每局先由頭家以叫出「做」或者「唔做」來表示是否做牌(習慣上,若頭家做牌,他會直接出牌,毋須刻意叫「做」),若不做牌,則轉問二家,然後三家。如果有人願意做牌,就可以開始鬥牌,否則流局,並如前述,由下家接任頭家,重新派牌。

如果做牌者是二家或三家的話,以下會簡稱他為「特權玩家」。特權玩家有兩項權責。第一,他有權繞過牌例中有關先手者出牌的部份限制;第二,若他不能勝出該牌局,則必須包賠。頭家做牌並無額外權責,只是剝奪了下家做牌的權利,不算特權玩家。

六虎牌的夢家及叫牌制度,很容易令人聯想起西方的合約橋牌,然而夢家之設於清乾隆年間已有,應該並非舶來品。叫牌制度則來歷不明,類似制度亦不見於其他傳統中國牌戲。

鬥牌
六虎牌的鬥牌方式有如天九,首輪由頭家任先手(注意:並非做牌者任首輪先手),之後每輪由上一輪的勝者任先手。先手出牌以後,下家就按坐次,輪流擊出或墊足與上手同樣多隻牌張。擊牌必須用與上手同類但更高級的牌型,即香港俚語所謂「格食格」。墊牌必須牌面向下,毋須構成任何牌型。墊了或輸了的牌可隨意混放在檯中央,勝出所用的牌則須排列在自己面前。玩家可查看任何牌面向上(即無論勝負,只要並非墊出)的牌。

每回合先手可打出以下三種牌型:

1) 單牌:若先手要出單隻牌,會有特殊規限,這點以後才說明。凡上家出單隻牌,下家只能用同門而較大的牌打,所以「拾」不能打「索」,反之亦然。同門單牌則以數字比大小,亦即九為大、八次之,如此類推。一拾(百子)、一綫(毛公)與雲綫是例外,它們既不能打別的牌,亦不會被打敗,猶如打天九的「至尊」

2) :一副三隻或四隻同數字的牌,猶如香港人玩撲克牌的所謂「三條」或「四條」。例如
  • 三條九(九拾九貫九索 / 九拾九貫九綫 / 九拾九索九綫 / 九貫九索九綫)或
  • 四條九(九拾九貫九索九綫)
均通稱「各九」,其餘「各八」、「各七」以至「各一」亦如此類推。比較「各」的大小,不論門,只比數字大小,唯各一只可用各九打,但各一也不能打擊其他「各」牌。三條只可以用三條打,四條只可以用四條打。例如
  • 八貫八索八綫(各八) > 四拾四貫四索(各四);
  • 八拾八貫八索八綫(各八) 不能打 四拾四貫四索(各四),原因是牌張數目不同,不過此例中,玩家可以拆牌,用三條八來打各四。

3) :同門連牌,與撲克牌的同花順 (straight flush) 相若,但三至九隻均可。跟單隻牌的各門不相統轄不同,比較順子的大小,先算門,後算數字。門以拾 > 貫 > 索 > 綫的次序分高下,數字則照字面比大小。如前述,打擊順子時所出張數必須與先手相同。百子與毛公當單牌用時的特殊地位,此處不適用。例:
  • 九八七六貫 > 五四三二貫 > 八七六五綫 > 四三二一綫;
  • 七六五四三二一拾 > 九八七六五四三索;
  • 九八七拾 不能打 六五四三索,原因是牌張數目不同。
牌例規定,無論上家打出以上何種牌型,若下家手中有牌能勝過上家,不能保留實力,必須打擊或將可打的牌墊掉,令自己在墊牌後手上沒有能勝過上家的牌。六虎牌的先手玩家往往利用這條規例,出單隻牌逼下家拆牌。

舉例:頭家先手出二拾二貫二索,二家持六拾、五拾、四拾、四貫、四索、四綫、八綫、七綫、五綫;那問二家可否……
  • 墊四貫、四索、五綫。可以,墊掉兩隻四後手上再無能打各二的牌。
  • 墊四索、七綫、五綫。不可以,墊完牌後手上還有四拾四貫四綫,可打頭家的各二。

老歲牌
六虎牌的規則,會隨牌局變化而賦予某些牌張「老歲牌」(亦稱老人牌)的地位。開始時,九拾、九貫、九索、九綫、一拾、一綫及雲綫都是老歲牌。留意一副六虎牌中只有八隻帶有紅印,當中只有八拾不屬老歲牌。
八隻紅印牌;左邊七隻於開局時為老歲牌
開局後,任何「理論上無敵的單牌」亦成為老歲牌。例如我手持九綫、七綫,而其他人於上一輪已打了八綫。由於八綫已出,九綫又在我手中,故此再無其他人擁有能敵七綫的單牌。因此七綫也成為老歲牌。

要留意,一隻牌是否無敵,並非只從玩家手上的牌及已露面的牌來判斷。如果上例之中,八綫是墊出而非打出,但我從各人的出牌歷史,可以推理出它必然已給墊了,那我手上的七綫也算老歲牌。

先手出牌限制與特權玩家
先手打出的單隻牌,可分九個子類別,按先後順序為
  • 拾字門非老歲牌,
  • 拾字門老歲牌,
  • 貫字門非老歲牌,
  • 貫字門老歲牌,
  • 索字門非老歲牌,
  • 索字門老歲牌,
  • 綫字門非老歲牌,
  • 綫字門老歲牌,
  • 雲綫。
若先手要出單牌,那他未窮盡手中較先類別的牌之前,不得出任何較後類別的單牌(因此雲綫只可於最後一輪由先手打出)。例如有貫在手就不可以出單隻的索或綫,有綫字門的非老歲牌就不能出單隻的綫字門老歲牌。同一子類別內的牌倒無出擊次序限制,例如頭家手中拾字門只有一拾、四拾及五拾,那他首回合若要出單牌,可以出四拾或五拾。

打出各或順的時候,毋須理會牌組成員是否老歲牌。例如首回合頭家中有九、八、七、四貫,而別人手持五貫,所以九、八、七貫是老歲牌,而四貫不是。如果頭家要出單牌的話,他不能出單隻九貫、八貫或七貫,原因是四貫未出,然而他可以出九八七貫順。

下家擊牌或墊牌,毋須遵從上述限制。

特權玩家的特權,在於他擔任先手時,可以提早出任何單隻的老歲牌,從而繞過一部份的先手出牌限制。例如二家做牌,手持
九拾、七拾、四拾、一拾、八貫、四貫、八索、七索、六索、四索、三綫、一綫,
頭家先手,出五拾,二家出七拾,三家墊牌,二家勝。之後各回合,假設對手一直都愚蠢得只識墊牌,問二家可否按以下次序出牌 ──
  1. 九拾 → 四拾 → 一綫 → 一拾 → 八貫 ……。可以,因為特權玩家可以提早出九拾和一綫兩隻老歲牌。
  2. 四拾 → 八貫 → ……。不可以,因為九拾和一拾還未出,不可以出八貫。特權只讓他提早出九拾及一拾兩隻老歲牌,並沒容許它們押後至八貫之後才出。
  3. 八七六索順 → 四拾 → 一拾 → 九拾 ……。可以,這本來就無違反限制。

勝出條件
玩家以有 n 隻牌的牌型勝出一個回合,就稱為贏了 n 隻牌,或「n 糊」(「糊」字原應作「湖」,語出清代「十湖牌」,但本字基本上已失傳,在大陸及台灣多改作「胡」,在香港則改成「糊」),例如用四條各五勝出這回合,就是贏了四隻牌或四糊。六虎牌不像天九般將每回合各玩家所出的牌疊起來,所以糊數不稱為戙數。

香港的客家人宣告勝出六虎牌局,跟打麻雀一樣,都是說「食糊」。在每回合剛開始之時,玩家只要滿足兩項條件,就可宣佈食糊:
  1. 他任先手,而且
  2. 他已贏取的牌數與手上未打出的老歲牌數總和,共六隻或以上。
食糊時,每隻老歲牌亦稱一糊,而上述總和就是計算輸贏時所用糊數,所以「六虎牌」是食夠六糊即可勝出的「六糊牌」,不過究竟是「虎」取「糊」的變音,抑或倒過來,就不得而知了。

舉例:玩家甲早前已贏一糊,現手持二拾、 六貫、九綫、八綫及一副「三條」的「各七」,乙先手出各五,丙墊牌,甲可以出各七贏三糊,取得先手,用前後取得的四糊並手中的九綫、八綫兩隻老歲牌宣告食六糊。

任何玩家取得六糊,也可以暫不宣告勝利,繼續牌局,以求贏更多糊,但下次要宣告勝利之時,仍須取得先手,期間亦要冒着被別人食糊的風險。

若各玩家耗盡手上的牌,仍無人食糊,則算和局,互無輸贏。

結算
若玩家憑五虎下山自動勝出,算贏 8 糊,而輸家只須賠分數給贏家。然而,若贏家憑鬥牌勝出,而且他於各回合取勝所用的牌張(包括最後一回合手持的老歲牌)之中,有任何一隻的牌面數字(百子、毛公及雲綫均當作一)與做夢者的牌面數字相同,則各輸家亦須賠分數給夢家。夢家的糊數,以 5 糊為底,每隻與夢家底牌相同數字的食糊用牌,均額外加 1 糊。

糊數的作用類似打麻雀的翻數(「翻」今多誤寫為「番」)。若勝者食 n 糊,每位輸家須各賠 2n-6 分給贏家,即 6 糊 1 分,7 糊 2 分,8 糊 4 分,如此類推,但 12 糊再雙倍,即輸家各賠 2×212-6 = 128 分。也有地方以 5 糊起糊(即輸家各賠 2n-5 分)。

輸家賠給夢家的分數,亦以同樣方法計算,只是以夢家糊數代替贏家糊數。

若特權玩家輸了牌局,須包賠另一名輸家的分數給贏家及夢家。舉例:
二家做牌,做夢者持一索,三家於最後一回合以三條各八打掉二家的各七取得先手,再以手持的九綫、百子、雲綫食糊。
此例中,贏家食 6 糊,而做夢者有 5 糊做底,他的一索又跟贏家的百子、雲綫兩牌的牌面同數,因此另加 2 糊,共食 7 糊。本來兩輸家要各賠 1 分給贏家、賠 2 分給夢家,但二家做牌,所以包輸,故總計,頭家不用輸,二家(做牌者)輸 6 分,做夢者贏 4 分,三家(贏家)贏 2 分。

三人牌局
沒有夢家,去掉鹿花及雲綫,只用三十六隻牌,其餘與四人局相同。由於三人局不用雲綫,因此亦沒有憑「五虎下山」勝出的規則。

爭議
六虎牌例於執行上偶有爭議,常見的有兩方面。第一是「可以做而唔做」,亦即是玩家有實力做牌,叫牌時卻不做。客家牌玩家往往鄙視這種做法,有些牌例甚至會實行禁令。然而到底怎樣強的牌才算有實力,又沒有白紙黑字的標準。

舉例說,有些玩家認為,只要頭家開牌時手上不重疊的「各」、「順」及老歲牌張數目最少有六隻,就算他所持的只是像
百子、毛公、雲綫、五四三綫順
及一些零碎的細單牌,也算有實力做牌。若他不做而又贏了的話,包賠的特權玩家可能會拒絕賠償,而另一位輸家也會責難頭家。然而,若該頭家將五四三綫順拆掉,而又贏了牌局,有些玩家又會覺得無問題。究竟何謂「可以做而唔做」,並無嚴謹、清晰的標準。對二或三家「可以做而唔做」的判斷,更見寬鬆及模糊,但此處不贅。

另一項爭議,是何謂老歲牌。以本牌例來說,只要邏輯上可推理出某隻單牌為無敵,它已有資格成為老歲牌。然而推理過程有深有淺,如果推理太過複雜,其他玩家未必明白,因而質疑牌張的老歲牌資格。打牌本為樂趣,引至爭吵就不好,這也是玩家需要小心之處。

鳴謝
本文第一作者感謝 pagat.com 網主 Mr John McLeod 的協助,以及他與作者的魚雁往返。

參考
  1. Dylan W.H. Sung (1996), Hak Ga Luk Fu Pai, reocities.com.
  2. John McLeod (2000), Rules of Card Games: Luk Fu (六虎), pagat.com.
  3. Anthony Smith and Günther Senst (1996), Liuk Fu, Cháng Pái and Other East Asian Trick-Taking Games, The Playing-Card, XXIV/4, pp.111-119.
  4. C.T. Dobree (1955), Gambling Games of Malaya, Caxton Press, Kuala Lumpur.

相關網頁

18 則留言:

王小發 說...

上星期打了幾把六虎,觀察如下:

- 經常要洗牌。每把的時間很短,多是第二、三輸就有人食糊,而且有時沒人做牌流局,以致覺得洗牌多,打牌少。

- 二家或三家考慮做牌時如果打算憑各或順食糊,而這各或順當中有拾子的話,最好另有一中拾或大拾,因為頭家經常先出小拾逼對手拆牌。

- 算各或順的贏牌把握時,一定要考慮手上其他牌。如,四三二貫本來不算很大,有十個順子組合可以打它(七六五貫至九八七貫、三二一拾至九八七拾),但如果手中有七貫、四拾、八拾,那就只怕三二一拾和七六五拾兩個組合,把握大多了。

- 不必每把都求勝,拿到爛牌時守和或輸少點,省下來的就是贏了。
有一把牌二家做,我三家持八拾、四拾、四貫、七索、六索、五索、四索,此外沒老人牌沒大牌。恰巧第一輪打八拾上手了,我馬上出七六五四索順求和。
覆局時有人說我出七六五四索順沒可能贏,應該以七六五索順和各四求勝。
我反駁說七六五索順和各四都不大,有很多組合打得到。而且二家做牌牌力一定強,單拾不上手肯定是有大順或大各。但四隻長的順子把握大得多,這裡只怕兩個組合。我再贏這四隻牌最少可以確保不會輸多於七胡,甚至可以令二家留錯牌/拆牌成為和局。
辯論後多數老手同意我的做法。

Lingkun Cheng 說...

謝謝文章。
請問可以大概談談六虎玩家的戰術嗎?我的觀察如下:

- 六虎牌與橋牌的NoTrump相似,如果一方有很多隻某一門牌,而且又有權先出牌的話,是可以不斷出該門的單隻牌,使對手不斷的墊牌。此法亦可在天九遊戲中武牌較多的時候使用。

- 先手手上如有牌面不大的“各”(三條)或短“順”的話,出此類牌的風險很大。如能蒙混過關則屬僥幸。一旦被下家打了,就像送禮一樣,很快讓別人達到六胡。

- 牌面不大的“長順”(五隻或以上的順)或“各”(四條)被打的機會相對較小。先手可以一搏。

- 用一拾(百子)或一綫(毛公)來做小順並不明智,因爲此兩隻單牌均有至尊的作用。

問題:

- 一般先手第一輪會出什麽牌?既然老歲牌不能先於非老歲牌被打出,而小各和小順風險又大,先手是出單隻的小拾嗎?

王小發 說...

[quote]
- 六虎牌與橋牌的NoTrump相似,如果一方有很多隻某一門牌,而且又有權先出牌的話,是可以不斷出該門的單隻牌,使對手不斷的墊牌。此法亦可在天九遊戲中武牌較多的時候使用。
[end quote]

有點不同, 首先, 橋牌中如果有長門兼大牌, 可以從大出到小, 先把對手該門的牌用大牌吸掉, 然後小牌就沒人打了. 但六虎不同, 他不能打你可以墊別的牌嘛.
例如, 頭家長拾, 有九拾, 七拾, 六拾, 四拾, 三拾, 百子. 就算能先出九拾 (其實不可以), 對手也會留下八拾, 你的七拾也就不是無敵了.

另外, 出單支有門次先後限制, 如果長門是綫, 就必須把其他牌都出掉/墊掉而又獲得先手才行. (除非手上的綫子都是老歲牌而又有特權或者可以馬上食糊)

[quote]
- 先手手上如有牌面不大的“各”(三條)或短“順”的話,出此類牌的風險很大。如能蒙混過關則屬僥幸。一旦被下家打了,就像送禮一樣,很快讓別人達到六胡。

- 牌面不大的“長順”(五隻或以上的順)或“各”(四條)被打的機會相對較小。先手可以一搏。
[end quote]

首輪先手順和各被打的機率, 除了其大小外, 自己"攞斷"了多少上邊的牌也十分重要. 尤其是小順, 我上文提過不贅. 就算是各, 攞斷的影響也大. 例如我有三隻七, 如果另有一隻八、一隻九, 被打的機率就變成原本的25%; 如果另有兩隻九而無八, 則變成50%.

[quote]
- 用一拾(百子)或一綫(毛公)來做小順並不明智,因爲此兩隻單牌均有至尊的作用。
[end quote]

也不一定吧. 先說一拾, 一二三拾本來就挺容易大, 如果手上有六拾或七拾的話, 首輪出被打的機率大概是25%. 犧牲一隻老歲牌換來25%機會有三糊不錯吧.
一綫沒錯是老歲牌, 但因為門次限制, 只在食糊或有特權時才有用喔, 所以還得看情況.

[quote]
- 一般先手第一輪會出什麽牌?既然老歲牌不能先於非老歲牌被打出,而小各和小順風險又大,先手是出單隻的小拾嗎?
[end quote]

小拾好像挺多的, 主要是用來逼對手拆各. 但不怎麼大的短順也有, 中至大的各也有. 當然長順和四條多數是有機會就出
又, 你說的風險是甚麼呢? 風險是說有機會損失些東西才叫風險吧. 如果沒有別的牌好出(如先出小拾令對手拆各, 但如果沒有大單支, 對手就算拆了各先手權也拿不到呀), 那"冒險"出一副各冒的是甚麼險?先手權嗎?肯定贏不了的牌局中, 先手權沒啥用; 輪牌嗎?手上沒大牌輸牌是很自然的事喔.

不過, 我才剛學會, 只打了一個下午. 策略甚麼的都是從長輦口中聽來和憑一個下什的經驗歸納出來的.所以, 別盡信我喔.

Lingkun Cheng 說...

謝回覆。看來六虎牌一局最多可贏十二糊:如頭家一開牌已經全部12隻都是老歲牌的話可以即刻宣佈食糊。

王小發 說...

對呀, 12隻老牌, 或者一或兩副無敵的各或順再加其他都是老歲牌都可以.
12糊的情況不多, 但不時都會有頭家叫牌時說"哎, 夠牌喇, 唔使打, 6糊"然後開牌

山風 說...

Hi 大家好,

本人正在製作一個電腦版客家牌, 為免牌例出現什麼錯誤,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

在遊戲中,有一些本來並不屬於老歲牌的在計法上變成了老歲牌而不能以單牌出。那請問如果這時其中一位玩家勝出, 他手上的七拾理論上的老歲牌...在計分時這七拾會否當作老歲牌計算呢?

謝謝

山風 說...

還有, 在另一個網站看到說貫最大, 不知香港客家人玩客家紙牌時是多以拾為最大還是貫呢?

http://www.lowai.net/tour05.html

The suffocated 說...

山風君:

1) 既然你例中的七拾已被賦予老歲牌的地位,那計分時(與先前食糊時,if that matters)當然算老歲牌。然而,老歲牌並非如你所說的「不能以單牌出」,而是先手要打出單牌時,必須符合某些條件 ── 特權玩家可提早打出任何老歲牌,而非特權玩家要出單牌的話,必須從手上最高的子類別之中揀選,若該子類別碰巧是老歲牌類,玩家就可以打出該子類別的老歲牌。詳見文中「先手出牌限制與特權玩家」一節。

2) 本文與該篇刊於「情牽老圍」網站的文章都是歸納住在香港的客家人的玩法,不過「拾、貫、索、綫」這個順序應是一般慣例。本文引述的幾篇英文文獻,也一樣(是由華人或洋人作者)歸納客家人的牌例,而且遵循拾貫索綫這個順序。雖說各處鄉村各處例,牌例是約定俗成,本無誰對誰錯,但「情牽老圍」的文章作者確有可能搞錯了四門的順序。

山風 說...

謝謝你的清晰解答,當電腦版的客家牌完成後會再把 Link 放上來, 相信出了電子版後可讓這文化得到保存。一同為文化保育做點事 :)

介時希望各位幫忙玩一下看看有什麼地方牌例做錯了通知一下。

我想大約四月可以測試~

山風 說...

另外想問一下以下情況會否做成「詐糊」?

先手者剛以2,3,4,5,6綫贏了五糊。他手上有一張七拾,經他推測後應為老歲牌, 因此他宣佈勝利。

但當夢家打開手中的牌時郤發現是八拾。

那請問一下這情況應如何計算糊數?

The suffocated 說...

山風,王小發君有事在身,未暇回覆。我並非專家,因此沒有權威答案,儘管我有某個猜想,但還是留待王小發日後回答吧。

王小發 說...

詐糊:

我認識的做法是讓食詐糊者把牌拿回手上重新出牌繼續打.
似乎其他兩家不會有任何一家因為詐糊事件受害.
不過這種很少發生的情況, 各處鄉村有各處例也不足為奇.

至於山風提到的情況, 應該還是算先手者贏, 因為就算不是食糊他也可以出七拾, 沒人打他還是贏.

山風 說...

謝謝你們的耐心解答!遊戲已開始製作,預計四至五月可完成。

Lingkun Cheng 說...

拜讀閣下馬弔一文,我比較了六虎和馬弔的牌例,文中的“假達”(或“”假逵“),請問是否恰巧就是樓上所形容的詐糊?

Lingkun Cheng 說...

如果“假逵”是上文提及詐糊情況的馬弔版,那“假逵”一詞很有可能是代表“假李逵”了。

The suffocated 說...

不是。原則上,當有人錯誤地判斷某牌是老歲牌,其他玩家應該立刻提出異議,若起初無人發現,食糊時才發覺,那才無可奈何地變了詐糊,如何處理,可能每處不同,然而這是名副其實的詐糊,與馬弔的「假達/假逵」不同。

一般來說,馬弔玩家可用次賞牌代替正賞牌,但終局之後,要掀開餘下牌龍中第二隻牌,若此牌為正賞牌,就要懲罰玩家之前以次代正的「舢舨充炮艇」行為,然而該玩家的其他賞格仍有效,不算詐糊。事實上,馬弔是鬥牌法,並非如麻雀般的湊牌遊戲,因此並無「和/湖」(即後來的「糊/胡」)的概念。

關記 說...

感動, 我前幾年買了副, 對玩法偏尋不獲, 只找了個英文網頁, 現在我一目了然了, 感動感動, 你知我真的很喜歡學這些東西的玩法

abc 說...

小學雞時…每天都見我外婆玩這紙牌…很懷念婆婆……但我原全唔識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