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8日星期五

書釘偶拾:Donald Hill 的香港淪陷日記

1940 年,日本侵華如火如荼,香港亦岌岌可危。時任英國總參謀長的伊士美男爵,認為香港易攻難守,建議撤防。香港總督羅富國爵士認同伊士美的想法,於是去信國會,敦請英國完全棄守,以免將來戰事發生,牽連平民傷亡、城市損毀。

英國的政、軍各方對於應否棄守香港,想法分歧。有些人認為日本根本不會對英、美宣戰;有人認為香港可守;亦有人(例如邱吉爾首相)認為香港難守,但出於政治考慮,不可撤防。最後,如我們所知,英國決定增兵香港,而從加拿大調來的兩營官兵,抵港未夠一個月,就成為大英帝國可憐的棄卒。然而,當時防衛香港的主力,無可否認仍是帝國本土將兵,香港政府官僚亦克盡己任。輔政司詹遜,更是不幸地於戰前一日才來港履新。香港重光後,當受盡監獄折磨的他離港時,仍不忘於電台廣播表示香港應實行政治改革。

今日舊主去,新主來,行新式殖民統治。政府不再紀念香港重光日 (Liberation Day),大概是新的殖民統治者認為,他們才是「解放」香港吧。維基百科上比較中性的「香港主權移交」條目,也給改名成「香港回歸」了。有一個半世紀歷史的香港「回歸」到當時五十歲還未夠的「新中國」,真是奇聞。早幾天中共《國際先驅導報》甚至說「新中國重返聯合國40年」,大概在新的國家,人民也要說「新語」 (Newspeak) 吧。

回說第一次香港淪陷。這段歷史,今日書本紀錄甚詳,但多是參考或整理官方文獻而成,官兵的親身經歷,反而少有記載。戰時由駐港皇家空軍的七校尉之一的 Donald Hill 所寫的密碼日記,就彌足珍貴(喜歡密碼學或數學的讀者,更會喜歡英國 Surrey 大學數學系高級講師 P.J. Aston 所述,如何破解 Hill 密碼日記的故事)。這部日記用密碼紀錄了 Hill 從 1941 年 12 月 7 日到該月尾的經歷,九六年獲破解,重見天日時,本地報章亦有報道,現在重讀,仍覺得值得推薦,例如我們知道日軍來襲時,皇家空軍連一架飛機也起飛不了,但原來就算它們能起飛也沒大用途,原因是它們五架都是輕型轟炸機,沒有戰鬥機,而且它們還要是落後的雙翼機種!

破解後的日記全文,仍載於 Dr Aston 的網址,以下摘譯頭兩日所記。



7/12/41,星期日。人人都談論對日戰爭,但似乎無人認為會有事發生。我們在港的皇家空軍只是很小的一羣人,有七名軍官、六十位士官與五架飛機,包括兩架海象與三架角馬[1]。何利上校乘運兵船尤里西斯號往星加坡,留下蘇利雲中校做司令。我勉強有幸指揮我們唯一一個小隊,和獲得三名軍官加入:格雷中尉,暱稱多利,也是信號員;波格中尉,或稱溫比,是設備員;克羅斯利少尉,暱稱  Junior,紐西蘭人,剛從星加坡來,沒多少飛行經驗。我們的副官是「上校」湯臣中尉,他是義勇軍,六月才從星加坡來到啓德。最後還有軒尼詩中尉,澳洲人,剛從星加坡過來成立作戰指揮室。笑話是,為迎接新戰機,經已萬事俱備,但未來一個月也難望有新機的影子。就憑五架舊飛機與一個機場,前景並不似錦,看來,若戰爭殺到香港,我們最終會被編入陸軍。今天收到的消息愈來愈差,人人留守軍營,做足預防措施。我駕駛一架滿載炸彈的角馬做爬升測試,其間想像那裏才是最佳投彈地點,遇到敵方戰機又有甚麼法子。然而到處都那麼平靜,遠在下方的香港又這麼美麗。我們將海象泊在水上,又分散角馬,但你看,它們變成多麼吸引的目標。皇家蘇格蘭第二營與煞帝利旁遮普兩營已於新界就位,港島正由加拿大兩營新兵防守,而才不過剛剛抵達的中撒克斯營就防守海岸線。最後還有歐洲人、華人、葡人等等的義勇軍四千人。我們的海軍只有一艘驅逐艦,十艘魚雷艇和一些炮艇。兵力毫不強大,尤其是我們完全切斷了外間援助,彈藥只夠用一百日。可是每人看來依然心情開朗。我是值班人員,躊躇是否該睡一下。

8 日,星期一。我大清早就被人叫醒,原因是輔政司來電,說和日本的戰事一觸即發。該死,不能睡了,於是我叫醒其他軍官。吃早餐時,我們獲悉我方正和日本開戰。我們衝下樓到機隊處,剛好聽到不祥的飛機轟鳴,超過三十架戰機護送着九架轟炸機,正朝我們飛來。除了派人到防守崗位之外,已無暇做其他事情了。轟炸機從頭上經過,但戰鬥機就撲向我們,朝我們的飛機洒下濃密的彈幕。我們用盡我們微薄的力量來對付他們。有些印度兵發慌衝進掩體,由於太過亢奮,不停開機關槍。一陣瘋狂求生,神奇地無人中槍。廿分鐘戰機密集攻擊過後,已上彈那架角馬湧出黑煙,兩架海象亦浴火下沉。最後他們匆匆離去 ── 希望並非完璧吧 ── 而我們亦檢查損失。兩架海象都沒了,一架角馬在燃燒,另一架嚴重損壞,只剩一架無事。我們試着滅火,祈願炸彈不要爆炸。火勢太猛了,角馬燒乾燒淨,遺骸中只有兩顆燒得通紅的大炸彈。只餘一架飛機,但沒有人員傷亡。有八架民航機完全燒毀,包括美國的「快船」(Clipper)。到下午,轟炸機又回來轟炸船塢與九龍,有一根棒落在機場上。據報前線有激烈戰鬥,說日本仔用一個師攻擊,另一師作預留兵力。

譯註:
[1] 兩種都是雙翼輕型轟炸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