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0日星期二

大學奇譚之超級抄襲者

讀數、理或工科的研究生,可能聽過 SIAM (Society for Industrial and Applied Mathematics) 這個機構。SIAM 和 IEEE, ACM 一樣,它們旗下的期刊,都備受學界尊崇,就算不是頂級,質素亦必有相當水準。

上月 SIAM 刊登了一則罕見告示。事緣有人投訴,指一份期刊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tatistics and Systems 所刊登的一篇文章,乃抄自 SIAM Journal on Optimization 去年某篇文章的預印稿。學界有抄襲醜聞,見怪不怪,但今次事件最特別的,是 SIAM 認真調查之下,竟發現抄襲者原來前科屢屢,單是半字不改地抄,斷到正一正的文章,就有五篇;內容相似的,SIAM 的行政總裁 James Crowley 只說他「知道其他幾篇由涉嫌由該兩名作者署名的文章,也可能有抄襲」,而沒有提數目,這也許表現了 SIAM 對追求嚴謹的堅持吧。

我最初看到這則消息,不期然想,「咦,會不會是偉大同胞?」(內地學界良莠不齊,我有以上想法,希望內地朋友莫怪。)不過兩位嫌疑人原來來自毗鄰內地的另一個文明古國 —— 印度。兩人原來屬同一間大學,一位是教師,一位是 M.Sc. 學生。Crowley 去信要求二人解釋,學生表示無論抄襲抑或在文章作者加上老師的名字,都是自作主張,老師並不知情。老師亦如是說。然而 Crowley 發現從該老師所屬學系的網頁所列出的研究論文清單,可找到上述五篇及其他幾篇涉嫌抄襲的文章,要說該老師不知道文章的存在,說不過去。於是 Crowley 再要求該名老師解釋,而後者則改口,說他知道有這幾篇文章,但因為不勞而獲,所以只覺欣喜,並無深究。他更說全系的同事都可以做證,自己研究的是代數學,完全不懂二人署名的幾篇文章所用的運籌學,抄襲一事,他確不知情。

此老師的說詞,信不信由你,但他們二人從此身敗名裂,似乎無可避免。當然,改過另一個名,又可以是一條好漢。

近年政府當局強行將學者的研究表現量化,逼他們出 paper,令不少學者都從內地請大批平靚正的槍手代寫,加上自己的名字。從某些學者的網頁,你甚至可以看到有平均一個月出超過一篇 paper 的超高表現。我唯有奉勸一句,小心舔野。

Link: Report on investigation of a case of plagiarism; SIA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