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4日星期二

愕然、不解、憤怒

願康泰旅遊巴騎劫事件的遇害者得到安息。

直至現在,我仍感到相當愕然,不明白為何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根據《馬尼拉時報》及菲律賓《詢問報》報道,槍手 Rolando Del Rosario Mendoza 是犯罪學學士,服務了菲律賓警界廿九年,曾獲最少十四枚獎章。1986 年,他還當選菲律賓十大傑出警察。2008 年四月,他因涉嫌栽贓及勒索一名廚師而被停職調查。同年八月,馬尼拉檢察署第八分局由於該名廚師並無出席聆訊而撤消案件,到十月,警方內務課同樣因證人不肯出席 Mendoza 的革職聆訊而撤消調查。

然而,據菲律賓警方發言人 Agremiro Cruz 稱,Mendoza 還涉及其他包括人身傷害、威脅他人、搶劫及勒索等等的不當行為。由於當地的申訴專員公署於 2008 年裁定 Mendoza 犯了搶劫及勒索兩項過失,儘管 Mendoza 從未被起訴,今年一月,警方仍將他革職,並剝奪長俸,及永久禁止所有政府機構錄用。此事成為今次流血事件的起因。

以 Mendoza 這樣深的資歷,應該深深明白從他騎劫巴士的那一刻起,他已經淪為罪犯,根本無可能復職。而騎劫事件當中,直到昨日傍晚之前,Mendoza 仍是一副願意談判的姿態,不但為人質轉達空調和食物方面的要求,還釋放一部份人質,可見他當時並無失去冷靜。這樣的情況下,他仍要堅持申訴專員讓他復職,也許復職只是藉口,實際是希望申冤。

無論真相為何,他仍是殺害了多名無辜的香港人。事情為何會急轉直下,菲律賓方面好應該交代清楚。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的聲明,很難令人覺得不是遁詞。聲明認為 Mendoza 變得激動,乃由其弟弟在場,及媒體報道所致,但聲明又指,當警方將 Mendoza 的弟弟移離現場之後,Mendoza 才開槍示警,這豈不是自打嘴巴?究竟是不是因為警方強行拉走其弟, Mendoza 才因而變得激動?有些菲律賓的網上留言指在場談判員經驗不足,不能勝任,又是不是事實?

若談判員沒有過失,警方的指揮又如何?那個逃離旅遊巴司機說槍手在傷害人質,究竟他有沒有撒謊?甚至有報導指該名司機表示槍手已殺害所有人質,警方是否基於此項錯誤情報,決定進攻?決定進攻之後,又為何竟然拖拖拉拉幾十分鐘?其實他們有無真的顧及人質安全?或者簡單一點說:究竟是不是警方強攻,才導致人質死亡?事後警方不扣查該名涉嫌說謊的司機,反而逮捕 Mendoza 的弟弟(馬尼拉副市長 Isko Moreno 他與兄合謀騎劫巴士,並煽動槍擊),又是不是想找代罪羔羊?

菲律賓警方顢頇無能,連累人質喪命,政府高官的態度,亦令人齒冷。據 ABS-CBN 記者 Niña Corpuz 的 Twitter 所述,CNN 電話訪問馬尼拉副市長 Isko Moreno,問他向那些要再三考慮是否前往菲律賓的人,有何話說。他回答:「這些事情,全世界都可能發生。」("CNN asked VM Isko Moreno what will he tell those who r now having 2nd thots of visiting the Phils.? Ans: This can happen anywer in d world.") GMANews.TV 亦有類似報道。(Manila Vice Mayor Isko Moreno is being interviewed now live on CNN. Anchor asks what he has to say to foreign tourists about security in Manila. He says, "Generally speaking, I can honestly say, everyone is welcome in Manila, everyone is safe in Manila. This is an incident that could have happened anywhere in the world.")

至於事發時阿奎諾三世躲到那裏去,搞到連人質所居地的市長(曾蔭權)找他也找不着,就更令我覺得菲律賓政府輕視遊客性命。才不過十日之前,香港的女棒球員在委內瑞拉作賽,受流彈所傷。一向遭西方傳媒努力抹黑的總統查韋斯,卻致電給港隊教練這樣的小人物致歉,還表示政府會提交書面報告解釋事件起因,並確保事件不再發生。誰才有當總統的自覺,相信現在所有香港人都明白吧。

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數據の納悶

朋友A最近要評審一篇關於如何處理嫦娥一號月面數據的論文。我對月面探測毫無認識,但由於某些原因,他想我私下給一些意見,因此我可以一窺嫦娥一號的一小部份測量結果。

最終發現作者提交的並非原始數據,不過從他們的論文及程式源碼,覺得他們所用的原始數據,似乎包含某種 systematic error,而論文作者並無為此作出適當的前期處理 (preprocessing)。A 看過我的電郵意見後,笑說我一定偷看過他的眉批,因為他的想法跟我的幾乎一樣。

此處不便透露詳情,但一般來說,對於科學測量儀器,只要知道產生誤差的機制和有關參數,應該可以大大減輕許多有系統的誤差。打個比喻,如果用一個超廣角鏡頭到街上照相,照出來的大廈會彎彎曲曲,然而,只要知道鏡頭的光學參數(例如鏡頭曲率等等),就可以「攣都拗返直」,實際上坊間也有這樣的產品出售。

大陸官方對嫦娥一號的測量誤差當然了然於胸,寫作該論文的內地某名牌大學的研究隊伍,亦無理由不知誤差的存在。因此,為甚麼他們仍不作出適當的處理,就是整個故事最耐人尋味的地方。

無無聊聊,在車上想了幾個可能:
  1. 其實我誤解了該篇論文。這不出奇,因我是完全外行,然而A卻不是。
  2. 論文作者原來能力很弱,不明問題所在。這個機會很低。
  3. 作者就是懶,吹咩!這個可能也不高。該論文牽涉的數學處理不算太深,寫起程式來卻很繁瑣。相比之下,寫多幾行程式去排除數據誤差,增加的工作量實在微不足道。
  4. (開始陰謀論)該批研究員想處理數據誤差,但國家航天局懶得給他們有用的參數。
  5. (繼續陰謀論)該批研究員想處理數據誤差,但內地學界山頭林立,而該批研究員埋唔到堆,拿不到有用的參數。
儘管中共說過一大堆嫦娥探月工程是為了甚麼人類福祉之類的門面話,但是從官方網站,卻看不到他們為人類公開了一些甚麼測量數據(不過我也沒有很努力找就是了)。相比之下,十多年前由美國發射的金文泰 (Clementine) 衛星所獲數據,卻有許多可供公眾下載。探月工程與軍工企業相關,人所共知,但是月面數據本身(至少就現今科技水準所能獲得的數據來說)應沒有需要保密的理由,所以我覺得前述論文的作者,是因為人事關係或官僚主義的問題而拿不到資料居多。

不過我對內地科學界沒有認識,所以估錯都唔出奇。吹水而已,講過就算,如有誤會,有怪莫怪。

2010年8月18日星期三

歇後語

前文提起歇後語,想起有些人說「歇」應為「偈/謁」。上網一查,找不到有網頁說明那個才是本字,唯有自行研究。

一番搜索之後,找不到舊文獻記載「偈後語」或「謁後語」二詞,「歇後語」反而不難找。宋代洪邁《容齋四筆》第四卷謂:「杜、韓二公作詩,或用歇後語,如『淒其望呂葛』,『仙鳥仙花吾友于』,『友于皆挺拔』,『再接再礪乃』,『僮僕誠自鄶』,『為爾惜居諸』,『誰謂貽厥無基阯』之類是已。」從這段記述,可見以前所謂「歇後語」,應該只作隱語解。它不必像今日的歇後語般,須以前句作謎面、後句作謎底。例如韓愈「豈不念旦夕,為爾惜居諸」一句,前半就不是甚麼謎面。這裏所謂歇後語,乃指用「居諸」來隱藏「日月」的意思。《詩經‧柏舟》:「日居月諸,胡疊而微」。

清乾隆年間編成的《笑林廣記》,記載了下面一則頗重鹽花的故事。當中的歇後語,也不是採取「謎面 ── 謎底」的格式,而是用「縮腳韻」,也就是隱去一句的最後一字不讀:

(警告:兒童不宜)
歇後詩

一採桑婦,姿色美麗,遇一狂士調之,問:「娘子尊姓?」女曰:「姓徐。」士作詩一首戲之曰:「娘子尊姓徐,桑籃手內攜。一陣狂風起,吹見那張」,下韻「屄」,因字義村俗,故作歇後語也。女知被嘲,還問:「官人尊姓?」答曰:「小生姓陸。」女亦回嘲云:「官人本姓陸,詩書不肯讀。令正在家裡,好與別人」,下「篤」字,亦作縮腳韻。士聽之,乃大怒,交相訟之於官。值官升任,將要謝事,當堂作詩以絕之曰:「我今任已滿,閑事都不管。兩造俱趕出,不要咬我」,縮下「卵」字。
(屄,音 hai1,女陰也;令正,即髮妻。)

歇後語可能要到近代,才演變為「謎面 ── 謎底」的格式。徐珂的《清稗類鈔》(1917),就有這樣一則上海歇後語:屁股裏喫人參。意思是甚麼呢?讀者或許先想一想,才看答案吧:
屁股裏喫人參,受人恩惠,當時無可酬謝,以報恩之事,期諸異日,多以屁股喫人參一語代之,其歇後語為後補也。

2010年8月17日星期二

撐粵語,掉了媽

楊提督背着教官和風紀委員,常常看這類的書,還組織了一個「有害書籍愛好會」,像亞典波羅提督就對怎樣拿到書、怎樣隱藏、偷偷閱讀的方法以及更進一步要怎樣對抗風紀委員這類活動十分熱衷。

「但亞典波羅對組織化的活動太過於熱衷了,結果書好像沒看過幾本。」楊提督笑着這樣對我說。
今天從《東南西北》網誌看到一篇叫《粤语歇后语500多条》的文章,看着看着,竟然有點難過。

要堅持說母語的權利,我是支持的,但觀乎早前的「撐粵語」運動,我覺得,參加者對抗強權之餘,是否忘記了要保衛的東西?

就拿成為導火線的「袁崇煥掉哪媽銅牌事件」來說吧,姑勿論剷走銅牌的一方是為了打壓粵語文化抑或其他原因,亦姑勿論所謂袁崇煥大呼「掉哪媽」根本是金庸的杜撰,單是網民一呼百應,紛紛「掉哪媽」,就很有問題。

首先,將「屌」字寫成「掉」,根本就是承認以普通話為正統。「屌」粵音 diu2,陰上聲,民間為避不雅,只會改為陰平聲的「丟」或「刁」(diu1),從不會讀陽去聲的「掉」(diu6)。以「掉」代「丟」,其實是用普通話的音來讀粵語。其次,「哪」亦應該作「那」,除非你認為袁崇煥於戰場上大呼自己飲醉酒,連操了誰的老母都不知道,是一件能夠激勵士氣的事。

我不大贊成用髒話去保衛粵語,但若真的要用,請寫「丟那媽」 而非「掉哪媽」。

至於前述的《粤语歇后语500多条》,不但不少是所謂「順口溜」 而非歇後語,而且當中別字連篇(連「對唔住」的「唔」字,竟也作「吳」;「搞搞震,無幫襯」的「震」,亦誤寫成「振」)。本來粵語有不少本字都已失傳,所以寫錯也不為過,但是連一些常用字都搞錯,不禁令人懷疑作者撐粵語之餘,究竟瞭解粵語幾多。

網民想保育粵語,非自今始,中文維基百科的「粵語」條目,就有不少人編修。然而編者之中又有不少人,連道聽途說(例如「民國成立時粵語只差一票就成為國語」)也寫進條目之中。空有熱情而無冷靜的頭腦,結果以訛傳訛,令讀者更加混淆。

造成更大傷害的,是一些學者及作家對粵語所作的「求其」考證,其中又以彭志銘的幾本粵語正字書為甚。彭先生的書整理了不少粵語本字,貢獻很大,但同時也收入了許多「想當然」,如果書中明言純屬猜測還好,可惜實情卻非如此。

要考究粵語本字,一是倚賴前人考證,一是引經據典,絕對不能只見音義稍近,就實牙實齒說那個必是本字。以 「牙煙」為例,彭書說本作「崖广」。用崖上小屋來比喻 「牙煙」,是十分貼切沒錯,但彭氏舉不出舊文獻有此用法的例子。

「打邊爐」是另一例。彭氏以「打甂爐」作本字,之前電視節目《妙趣廣州話》的美女主持何杏楓博士亦如是說,但兩人均引不出旁證,因此一切只屬猜測。實情「打邊爐」一語,元人呂誠早有詩記載(見此)。至明代,胡侍《墅談》(1546 年) 謂「暖飲食之具,謂之僕憎,雜投食物於一小釜中,爐而烹之,亦名邊爐,亦名暖鍋。團坐共食,不復置几案,甚便於冬日小集,而甚不便於僕者之竊食,宜僕者之憎也。」 文中既寫「邊爐」,亦顯示如今北人所謂「火鍋」,可能古稱「暖鍋」。到了明末清初,屈大均《廣東新語》(1700 年)云「冬至圍爐而食,曰打邊爐。」清朝遺老徐珂《清稗類鈔‧飲食類》(1917 年)則謂「廣州冬日,酒樓有邊爐之設,以創自邊某,故曰邊爐。」詹憲慈先生所著《廣州語本字》(1924 年),則解釋「邊爐」這個稱呼,乃源於爐具本身是四邊形。儘管各人解釋不同,但寫的皆是「邊爐」而非子虛烏有的「甂爐」。

更加離譜的,是 "hea"。這明明是時下年輕人新造俚語,但彭志銘竟然從古籍中挖出一個「迆」字,然後硬說這就是 hea 的正字。有些俚語由於太過生僻,以致幾近失傳,到了因緣際會再流行起來,我們就以為是新造詞。例如「騎呢」,許多人都以為是由「快必」(譚得志)及「慢必」(陳志全)於亞視 1997 年的節目《一級奸爸爹》之中所創,但後來有人發現原來長輩在小時候前已有人用此語之後,就知道它是失了本字的粵語了(「騎呢」的本字可能是「痀僂」,而非何杏楓博士所說的「奇離」,這是另話)。然而,這是因為有長輩的證言作基礎,我們才相信「騎呢」並非新造詞,但 "hea" 的情況,卻完全不是這樣(最少彭沒有解釋過他認為 "hea" 並非新造字的原因)。

作家與學者的「想當然」,不幸地令不少讀者信以為真,並將猜想當成結論,寫進不少網頁(包括維基百科)之中。若此中大部份猜想最後均有證據支持,那大家還可鬆一口氣,否則,他們所造成的混亂,真不知如何收拾。

擺了撐粵語的姿態,卻丟掉了母語本身,只是徒然。


後記:蒙 Eric Spanner 君留言,現作補充。金庸所著「袁崇煥評傳」中,有兩處提及那句廣東三字經:
第四章

袁崇煥的父親早一年死了,…… 當時朝廷以軍事緊急,下旨不許他回家,命他在職守制,…… 為了慰撫他,升他為按察使。…… 雖然升官,也決不會開心。

可以想象得到,袁崇煥在這段時期中,「×他媽
的廣東三字經不知罵了幾千百句。他是進士,然而以他的性格而遇上這種事情,不罵三字經何以泄心中之憤?

第五章

山海關有他的上司遼東經略高第鎮守,袁崇煥的職權本來只能管到甯遠和前屯,山海關總兵楊麒他是管不著的。但這時還管他甚麼上司不上司,職權不職權,「×他媽,頂硬上,幾大就幾大!
(淞滬之戰時,十九路軍廣東兵守上海,抗禦日軍侵略,當時「×他媽,頂硬上」的廣東三字經,在江南一帶贏得了人民的熱烈崇敬。因為大家都說:廣東兵一罵「×他媽!」就挺槍沖鋒,向日軍殺去了。)
所以嚴格來說,金庸並無將該句三字經塞進袁崇煥的口,不過他的寫法(尤其在第五章)很容易令人誤會。

順帶一提,日本侵華期間,廣東兵喊三字經的故事,當時的報章確有報道,例如見 1932 年 3 月 30 日之《大漢公報》報道

2010年8月16日星期一

貨品含「笨」,顧客呻笨?

商台的反應倒快,即日已於其網站更正別字,比起自稱公信第一報隔了兩週才懂得更正自己的甩嘴快得多。下圖取自雅虎轉載新聞,立此存照。

2010年8月14日星期六

臨老入花叢

有些人嘲笑別人上了年紀還親近女色,會說人「臨老入花叢」。此成語暫時最早見於明代小說《二刻拍案驚奇》第三十五卷,而「花叢」一詞,本指煙花巷。古代文人雅士好往青樓杯酒言歡,所以成語本身不帶貶意。《紅樓夢》第一○八回,薛姨媽行酒令時,就唸了「臨老入花叢」,可見當時「入花叢」並非要避忌之事。

行酒令,用的是宣和牌譜。當中所謂「臨老入花叢」,是一副「五週圍」,由五個四點圍着一個六點。由於骰子或骨牌的四點是紅色,所以「臨老入花叢」,就是黑色的六點,置身滿園春色之中。

清初由「味道齋」印行的宣和譜,製譜者將「臨老入花叢」繪成長者及仕女欣賞園林景象,並配以四行詩句:
平生倚翠慣偎紅,
五十年來淂意濃,
一點芳心猶戀色,
何妨臨老入花叢。
以今日的語言來說,就是將該成語作風雅的二次創作了。

網摘

1) 民進黨的粵語宣傳片

相信本博的讀者已經從每日一膠東南西北看過這段宣傳片, 不過這裏不妨再貼一次:



順帶一提,YouTube 片段中說,「在香港掃街的,十個有八個是大學生」,而觀眾評語中有人概嘆「香港尚且未至於10個大學生8個掃街,但很快就會是事實」,這兩個命題其實是不同的。儘管留言者只是犯了簡單的邏輯錯誤,不過考慮到片段的 context,這兩個命題之間的對比倒是有點黑色幽默。

2) Can Intelligence Agencies Read Overwritten Data?
一般從電腦刪除檔案,只能刪去索引而非其內容,可說是常識,只是如何方可真正刪除電腦檔案?有一個流行的講法,說要將電腦檔案所在的磁區隨機覆寫七次才足夠,否則別人仍可用特別儀器找出磁區上原來資料的痕跡,回復舊檔案。有些商業軟件,也是以用覆寫 N 次來刪除檔案的方式作賣點。其實簡單地將每個磁區都覆寫為 0 或 1 一次,是否真的不足?隨機覆寫七次才足夠,是否都市傳說?

3) How to Read the Bible by James Kugel
聖經的內容或其詮釋,並非恆久不變。在《出埃及記》的最初版本之中,很可能並無摩西分開紅海的章節;今時今日的教會多將《雅歌》解釋為比喻上帝與教會之間的關係,但它當初不過是一篇常見的「鹹詩」。那麼猶太教徒及基督徒(與穆斯林)應該怎樣理解聖經的內容?平信徒應該相信諸如教宗或牧師之類的「代言人」的解釋,抑或尋求理解原著,盡量找出作者的本意?反思本地的情況,若一些有頭有面的教會人士手執「和諧本」聖經,宣揚「阿耶」之道,引聖經經文叫大家「順服當權者」,基督徒又應否跟從?

本書作者 James Kugel 是從哈佛大學退休的希伯來文學者,也是猶太教徒。我還未讀此書,所以沒有書評,然而亞馬遜網站的讀者似多認為此書難得一見,既大部頭又易讀,通俗與學術並重,且涵蓋不少敏感話題,所以我非常興奮地訂購了一本,正熱切期待中。

4) 蕭愷一先生回應本博《蕭愷一錯評高考卷》一文
見蕭先生留言。西諺說 put yourself into another's shoes,E.H. Gombrich 也說批評往往出於不瞭解對方的想法,所以能夠多些互相理解,總是好的。

5) 講旅遊,不必講名勝
完全同意鹿米館主的意見。



片中少女說 fish balls 不是 fish testicles,當然是拿英語中睪丸的俗稱 "balls" 來開玩笑,不過呢 …… 魚有睪丸的嗎?網上有些人說有,有些則說 fish testicles 只是俗稱,究竟誰才對呢?

6) 爬蟲謎題
有 N ≥ 3 隻蟲子在一塊無限平面上循直線爬行,它們的起點不盡相同,彼此的方向也絕不平行(即任何兩隻蟲子都不會往相同或相反方向爬行),不過速度均等。試證明,當它們出發後,總有一個時間,各蟲的位置會形成一個凸多邊形 (convex polygon)。

7) The Oppenheim's formula
This little-known cool trick can be attributed to a Prof. A. Oppenheim. Given the real part u(x,y) of an analytic function f(z) = u(x,y) + i v(x,y), it is a standard exercise in Complex Analysis to work out v(x,y) and f(z). The conventional solution is to apply the Cauchy-Riemann equations: since ux = vy and uy = -vx, we have
 ∫ ux dy = ∫ vy dy = v(x,y) + some function of x,
-∫ uy dx = ∫ vx dx = v(x,y) + some function of y.
Therefore, if we plug in the upper and lower limits of integration, we can determine v(x,y) up to an arbitrary constant.

In the above calculations, one needs to perform differentiation (on u) and integration (on the partial derivatives).  In the magical Oppenheim formula, however, you don't need to differentiate or integrate at all!  Here is the formula:
f(z) = 2 u( z/2, z/(2i) ) + c,
where c is a constant.

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港台顧問委員會成員名單

政府今日公佈行政長官委任的港台顧問委員會成員名單。人選是否恰當,請自行判斷。
  • (主席)黃嘉純先生 ,JP:執業律師,香港律師會前會長,現任青年協會會長。
  • 陳建強醫生:牙醫,中央政策組非全職顧問,香港專業人及資深行政人士協會副會長。曾撰文表示立法會功能組別「瑕不掩瑜」,「讓民意得到體現之餘,亦讓民粹不致成為經濟發展的絆腳石」。
  • 鄭嘉儀女士:Hindsight Investment Management (HK) Limited 投資組合經理、香港菁英會(即變相的中共國家行政學院香港同學會)金融研究會副主席、公共事務論壇成員。
  • 馮美基女士:有線電視前節目執行董事。
  • 林永君先生:武漢市政協委員、慧科訊業 (Wisers Information) 創辦人,互聯網專業協會創會會長,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譚偉豪參選時的競選辦媒體統籌。
  • 劉志權先生:浸會大學新聞系首席講師、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 李偉民先生,JP:律師,歷任中國香港特區人大選舉委員會委員、香港立法局選舉委員會(法律界)委員、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香港市區重建局董事局成員 、市建局非執行董事,並擔任多項與演藝界有關的組織的法律顧問,簡歷見此
  • 司徒偉先生 (Raj Sital), BBS, JP:香港印度商會前主席,Style Asia Ltd 公司董事,1991-98 年曾任政府的貿易諮詢委員會會員。
  • 王家慈女士:現任消費者委員會委員。
  • 姚嘉珊女士:香港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2009香港深圳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香港區總策展人。

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無聊 quiz の魷魚定墨魚

吓?乜魷魚唔係就等於墨魚咩?

……究竟烤的是 cuttlefish 抑或魷魚 ?

梗係唔係啦!雖然有D墨魚 (cuttlefish) 俗名都係叫做魷魚 (squid),但係佢地其實係兩類唔同嘅生物,不過我唔係生物學家,所以唔好問我點樣分。有興趣的,可讀以下網頁:
睇完有關解釋,你就會發覺,都唔係咁難分者。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 
墨魚 


魷魚墨魚

更正啟事:唉呀,搞錯了,原來左八、左十二跟右一都是既非魷魚,亦非墨魚的頭足綱生物,不過我也懶得修改了。

後話

我:「阿嫲,你知唔知點分魷魚同墨魚呀?」
嫲:「梗係知啦!」
我:「真係?快D埋來試下呢個!」

(過了一會)

嫲:「(左二)呢隻……好似係蟹嚟噃。」
我:「…… 唔係呀,剩係估魷魚抑或墨魚呀。」

(又過了一會)

嫲:「(右二)吓?呢條香腸咁嘅?!」
我:「(想哭狀)…… 唔係呀,都話咗係估魷魚抑或墨魚呀,我重以為煮熟咗你就認得出添。」

(又過了一會)

嫲:「(左十一)呢隻……」
我:(作奸笑狀)
嫲:「『白炸』嚟過喎。」
我:「(雙腳朝天)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