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6日星期三

From whom DAB can learn

After training an armed rebellion force to overthrow Aristide (Haiti's popularly elected president), this hypocrite now talks about "relief efforts" ...

2010年5月24日星期一

香港社會發展指數 2010

(可從社聯網頁下載

從《星島日報》看到相關報道(),我平素對《星》無甚好感,但今次它好像是唯一有報道社聯報告的報章,值得一讚。

社會研究報告之類的東西,一般都很悶,說的又儘是壞消息,而我等草民又無力回天,所以大概沒甚麼人有興趣閱讀,不過社聯的報告是有心人之作,就算速讀一遍,讓自己對社會整體狀況有多點瞭解也不錯。報告當中有些數據令人意外(例如公屋平均輪候時間),不看也不知自己的認知與現實原來差這麼遠。

社聯精心編制這份報告,自然值得嘉許,不過讀者閱讀時,不應先入為主,未經思考就全盤接收。報告有些內容相當奇怪,例如有一處說「政治參與分類指數亦倒退:最近一次區議會投票率大幅下跌12%」,另一處卻說「公民社會力量分類指數卻有明顯增長:參與職工會的人數不斷增加」。姑勿論參加工會的人數增加是否表示公民社會力量增長,政治參與減少,公民社會力量卻增加,實在有點弔詭。報告的同一頁又指「科技分類指數亦下跌:取得香港專利的數目減少」,這甚實可能只是香港市場太小,商家懶得申請而已,並不代表甚麼。總括而言,這份報告給我的印象,是資料搜集充足,但結論下得太快。


《星島日報》報道指「幼兒死亡率離奇增加」,但從圖中數據來看,從 2002 年起的上升,可能只是統計上的正常起伏,反而其他一些數字(例如虐兒個案數目)才真的 alarming。警惕是好,不過有時亦不必杞人憂天。要說離奇的話,儘管青少年問題一直惡化,但 0 至 15 歲兒童的被捕人數卻持續下降,也許是用來打壓示威者的警力愈調愈多,以至不夠人手處理青少年罪案?



同日新聞還有這個:佼佼執導作喝令女模舔男模腳趾
黃子佼 …… 保證不賣爛貨,所以今次亦絕不欺場。佼佼今次執導的新作名為《尷尬時刻》,然而卻並非電影或電視劇,而是一個香港腳藥膏廣告,廣告由概念到執導都由他一手包辦,為了帶出香港腳對男性帶來的困擾,佼佼特別從三級片《玉蒲團》中得出靈感,一於把廣告當成「小電影」拍攝。不過佼佼卻澄清「小電影」的意思是「小成本、小而美兼小可愛」,並非三級片。


劇中一幕性感女模舔半裸男模腳趾的場面,確是真戲真做,佼佼形容當時男模已把腳洗到幾乎甩皮,但要女模解除心理障礙終究不易,所以拍了又拍也拍不出效果,最後還是要擺出「導演款」,他一聲令下,揚言一小時內拍不了就換人,結果效果出奇地好。事後佼佼表示為了控制成本及效率,身為導演的就是不能心軟,否則甚麼也做不好。
我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感想啦,只不過腦海中浮現出坐在大後方指揮前線士兵送死的長官景象。「絕不欺場」?也許嘛,不過黃先生是不是搞錯了,絕不欺場的是該女模特兒,而非他自己。黃先生說得義正詞嚴,其實他是否應該身先士卒,親身示範舐男模腳趾?

城市的失憶

政改方案「信任讓夢想成真」那段宣傳片引喻失義,大遭網民諷刺,但我覺得「原地踏步點會有進步?」那條片,才真的教人不安。

1991 年,港府通過《人權法案條例》,正式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納入香港法律,並規定撤銷香港原有法例中任何與《人權法案條例》牴觸的部份。中共失去箝制公民自由的利器,當然唔老黎,於是當時的預委會藉詞「人權法不得凌駕基本法」,宣布九七後將六條因人權法撤銷或修改的法案還原,包括《電視條例》、《電訊條例》、《廣播事務委員會條例》、《緊急情況規例法例》下的附屬立法,以及惡名昭彰的《社團條例》與《公安條例》 。1993 年的電影《花田囍事》,就用了「還原基本法」這個橋段來諷刺中共的舉措。政府現在拿「還原基本步」來宣傳政改方案,很可能不是自嘲,也不是故意顛倒是非,而是某位年輕的 copywriter 唸書時看過《花田囍事》,覺得可以拿「還原基本步」一語做噱頭,而不知此語背後的歷史。

《花田囍事》嘲弄了中共一下,同樣有黃百鳴參與製作的《葉問2》,卻為求取悅大陸觀眾,奴顏逢迎。《葉問》系列歪曲歷史,說葉問為了逃避日本人(實情是逃避中共)而移居香港,這種市場計算,我還可以理解,可是《葉問2》炒作英國人貪污、屈機及藐視華人,就令我感到渾身不自在。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貪污盛行是事實,但只要問問長者就清楚,根本當時凡公務員,無論是本地人抑或外人,都有貪污陋習,連在醫院工作的阿姐都不例外。如果講貪污的嚴重程度,華人公務員才真的可怕。像葛柏這樣的英國大老虎,貪的才不過幾百萬,但四大探長之中,單是幾天前逝世的呂樂一個,就貪了五億。華人公務員其實才是貪污的主力,他們只要花錢買通上層,就可以肆無忌憚,向平民攫取更大的財富。香港之所以能夠成立廉政公署,港督麥理浩及杜葉錫恩女士等等英國人更是居功至偉。《精武門》拿日本人作電影中的公敵,還算有歷史原因,《葉問2》以英國人作貪污的標誌,就是完完全全的出賣香港了。

當然,比起顛倒是非黑白,電影人的本領再高也高不過政客。早前民建聯的黃定光表示香港六七暴動時,林彬是死於動亂而非被左派殺死,而陳鑑林又稱「六七暴動中死的不止林彬一人」,亦不應將整個六七暴動歸咎左派,此等邏輯,連公孫龍都自嘆不如。

即使不談林彬的死因,林彬當年批評的是甚麼?豈不是土共亂放炸彈,造成平民死傷?六七暴動中的炸彈乃土共(即一般所謂「左派」,其實應歸類為極右的法西斯主義者)所放,這是眾所週知的事實。《大公報》印行的《我們必勝 港英必敗》,還為此自豪(例如見圖片)。2005 年 7 月 7 日倫敦的連環爆炸案,犯人放置了七個炸彈,即被公認為恐怖份子。六七暴動呢?根據官方記錄,土共放置了 8074 個炸彈,其中 1167 個為真炸彈。九一一襲擊或倫敦爆炸案的犯人縱有合理的反抗理由,而攻擊的雖是平民,但攻擊者本身卻捨身就「義」,這樣尚且稱為恐怖份子。土共呢?他們襲擊的範圍較前者廣泛,端的又是無差別攻擊,他們究竟憑甚麼可以免於身為恐怖份子的罪責?

可惜,歷史是可以出賣的。只要賣得好價錢,就連恐怖份子,也可以受勳而成大貴族。「出賣」,就是眼下香港的核心價值了。

2010年5月21日星期五

Her Pilgrim Soul

WHEN you are old and gra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唸預科時的某天,溫習過後,煮了碗回窩肉米粉。當時電視上正重播《迷離境界》(The Twilight Zone)。我一向都很迷這套電視劇,不過今集看了十分鐘,仍覺得不外如是,只不過進食時總得找個節目輕鬆一下。就是這樣,邊看邊食,邊看邊食 …… 到節目完結,竟然不能自已。

過了這麼多年,劇情早已完全忘記,神經更不像年少時纖幼,但當時的感情,到現在仍記得。剛剛翻查維基百科,方知這是整個系列當中備受讚賞的一集,難怪。

劇中男主角用上了愛爾蘭詩人葉慈的詩作 When You Are Old,也就是文首所引的詩句。我等老粗與文學無緣,要不是上面這套電視劇,也不識諾貝爾桂冠詩人的大名,但一查葉慈的生平,覺得頗有八卦趣味,堪作男女關係個案研究。按維基百科所說,葉慈廿四歲時遇上比他小一年半的矛岡 (Maud Gonne) 小姐。這位小姐因為傾慕葉慈的作品,所以主動結識他。也許因為矛岡小姐的美貌和敢言吧,又或者是年輕女性投身民族獨立運動所散發的魅力,總知葉慈很快就為之傾倒,也為她寫下不少名作,上面的 When You Are Old 就是其中之一。可惜襄王有夢,神女無心。原來矛岡小姐的傾慕,只是粉絲的感情,但葉慈這邊卻會錯意。他於相識之後的五年內四度求婚,但均遭矛岡拒絕。儘管葉慈既英俊又是才子,但也許是愛爾蘭的政治人物特別有魅力吧,矛岡嫁了一名愛爾蘭民族運動家,令葉慈大受打擊。

儘管求愛不遂,但葉慈先生仍一直愛著矛岡小姐,而雙方也保持親密友誼,男方無死纏爛打,女方亦無為防後患而刻意變得決絕。如果就此打住,就是一個動人的愛情故事,不過現實比小說更離奇。原來矛岡小姐所嫁的是一個虐妻兼搞自己養女的丈夫,令這段婚姻很快完結。這樣,葉慈的機會又來了。1908 年,雙方相識九年之後,葉慈終於跟矛岡一嚐肉體歡愉。對於此事,葉慈的另一位愛人有非常啜核的評語:「多年忠心終於換得回報」。這究竟是出於感嘆抑或諷刺,就留待文學史家定奪了。

看到這裏,讀者大概以為是大團圓結局,但故事至此又有新曲折。根據維基百科敘述,矛岡並無讓二人的肉體關係持續多久。她給葉慈寫了一封信,內中表示:「我曾經努力祈求,除去我對你的屬世慾望,而親愛的,像我這樣愛你,我以前曾祈禱,現在也依然祈禱,希望你對我的肉體慾望一樣可以消除。」翌年,她甚至寫信給葉慈,宣傳藝術家禁慾的好處。矛岡的反應實在可圈可點。到底她是 (a) 對葉慈堅忍九年後的需索不勝其擾,(b) 自己也沉溺得要懸崖勒馬,(c) 當初只當葉慈是離婚後的救生圈,(d) 覺得還是做回朋友較好,抑或 (e) 她的 pilgrim soul 還是喜歡柏拉圖式戀愛?矛岡的分手信,又究竟是典範,抑或劣作?世間的紅男綠女,相信各有見解。

2010年5月16日星期日

キラー・ヴァージンロード



驟看起來頗為有趣,不過想到要跟其他人擠在同一天觀看,就提不起勁了。

キラー・ヴァージンロード(走佬花嫁殺人事件 / Killer Bride’s Perfect Crime / Killer Virgin Road )是香港日本電影節2010選映電影,嘉禾旺角電影城5月23日下午4時會於2,5,7院播放。

2010年5月15日星期六

我們都是弱者

不少人都講過,就算採用肥彭當年「新九組」的功能組別選舉形式,相信絕大部份港人仍會收貨。我們的樓市快要接近九七年的水平了,可是政制的開放程度卻未回復到當年的萬一。廢除當年較親民的安排,令香港返古到羅馬貴族共和時代的,正是現在合力宣傳他們的龜步政改方案如何「進步」的壟權者。可惜的是,不少人依然選擇做駝鳥,或者自欺欺人,甘心被耍。

不難想像,依循政府的「改革」藍圖,說不定日後選舉委員會的人數及立法會的議度數目會像單程證的名額一樣,每次選舉都增加一定數量。到 2047 年,行政長官大概會由佔了 60% 財富貢獻,具貴族代表性的某幾千人選出,而立法會中功能組別仍佔一半議席,但由於議席數目增加,因此每個界別的組成可能會更細緻,令選民基礎更廣泛。例如飲食界議席可由一個變兩個,新增的指定是「蛇宴界」議席之類。

投票其實是一件十分弔詭的事情。正常情況之下,除非是小圈子選舉,否則對一個有足夠多選民的議席,多一票抑或少一票,幾乎都可以肯定對整體局面無影響,因此一名選民躲懶覺不去投票,可說無關重要。然而要是人人都這樣想的話,情況又大不相同,因此往投票的人,不論立場如何,其實都是相信庶民的微弱力量可以凝聚起來。明天的變相公投,極可能以失敗告終,但我仍希望各位明天可以去投票,這不是因為我們看到長遠有成功的希望,而是若我們對微小的自己都感到不屑,那剩下來的,就只有被統治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