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

天九遊戲軟件

1) Palm 上的天九遊戲;作者:Alan Chan (2001)

Alan Chan 所寫的「天九遊戲規則」在 Google 的「天九」搜尋結果當中排第二(第一是維基百科網頁),相信不少對天九有興趣的朋友都看過。我沒有 Palm,也沒有在電腦中安裝 Palm 模擬器,因此未玩過他寫的這個遊戲。我弟弟以前倒玩過,他說這個遊戲寫得不錯。

Alan Chan 的「天九遊戲規則」列出了絕無僅有的天九簡介網頁中的好幾個作參考,沒耐性看我寫天九系列的朋友可以到那些參考網頁看看,不過讓我重申,網上的天九遊戲規則多有出入 ── 例如 Alan Chan 所寫的就與以下介紹的另一個網頁不同 ── 讀者要明白「各處鄉村各處例」的道理

2) Siu-ki Wong 的 Heaven Nine (1996; 32-bit Windows 版Java 網上版

這個天九遊戲的計分方法與 Alan Chan 的不同,即使是基本(不涉及奇牌的)玩法,它亦與一般網上流傳的玩法有分別。首先,在這個遊戲中武五比武六大,這與絕大多數人的玩法不同。其次,當玩家獲先手時,除了有天或者九的組合之外,其他組合都不可以分拆來出,例如有三文地八的話,不可以只出雙地,必須出盡三地八。這種「不可拆出,只能拆打」的限制有其道理,有機會再談。

圖一:第十局剛開始

這個遊戲軟件非常「輕身」,連說明檔案亦不過 216 KB ── 沒錯,是 kilobytes,不是 megabytes。它的介面有點瑕疵,但也算直觀易用。遊戲有一些小蟲,程式間中會當掉,不過不算頻繁。這個遊戲的人工智能算是不錯,初學者跟它對戰應該有所裨益,不過資深玩家相信很難被它擊敗。

圖一是我下載之後剛剛玩完九局的畫面,第一局開始時各有 200 分,九局之後我已贏多 81 分,要是和真人玩天九,除非運氣好,否則很難有如此佳績。

圖二:一百局後

可是之後就有點力不從心了,一百局後(圖二)才贏得 425 分。資深玩家和初學者對戰,常常會被殺個措手不及,原因是初學者沒有既定觀念,會採取一些我們平素不會用的章法。所謂「盲拳打死老師傅」就是這麼一回事。這個軟件的人工智能雖然不及人類,但是它打牌卻出乎意料地狠,動輒出大牌(如天、九)攻擊。如果只得一個玩家如此,它差不多等於放棄要「結」的希望,但是當三個電腦玩家都如此的時候,人類玩家便很難獲得先手,結果常常處於被動狀態,左支右絀。此戰我雖然一家贏三家,但感覺卻是苦戰。當然,資深不代表高明,讀者可以試試,看是否能獲得更佳成績。

2009年2月22日星期日

對「反對宗教右翼霸權」的一些淺見

上星期的「維護公民自由社會,反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從媒體及網上報道看來,算得上和平理性,在下謹此恭賀主辦者及各參加者。有些人不同意「宗教右翼」這種稱呼,為求簡便,以下我通稱這些宗教人士為「朋友」。

我沒有參加今次遊行。儘管朋友的言行造成很大影響,但我不認為他們有壓倒性的霸權力量。所謂宗教霸權,在現階段仍是意識形態多於實體。有傳媒將今次遊行說成「爭取修訂家暴條例」,令不少人不滿,但是有這種誤解可能更好。著名知識份子 Noam Chomsky 曾經批評現代美國人只懂得關心 values,不懂得談 issues。過份針對價值觀甚至意識形態,容易令人將批評的對像標籤化,甚至因人廢言。

伏爾泰精神
以這次遊行為例,我會擔心它令伏爾泰精神消弭殆盡,將從信仰出發的政見都打成宗教霸權主義,令反對霸權心態或霸權行為演變為反宗教價值,甚至反宗教。幸而今次遊行並不多見此等質變。

朋友反對同性婚姻,或主張加強管制色情,都值得尊重。就算他們動員選民,令立法會議員按他們的立場投票,亦無不可。這些人真正的問題,並不是他們的立場,而是他們遊說的手段。朋友刻意扭曲政治議題,錯誤引導或動員信眾,近日他們有意無意之間混淆「修訂家暴條例」與「承認同性婚姻」(甚至「支持同性戀運動」或「支持性解放」),就是最佳例子。

操弄身份
針對一個一般化的朋友的另一個毛病,是縱然朋友 A 犯了一些反對者所指摘的錯誤,沒有犯這個錯的朋友 B 也可代全體朋友開脫。例如香港性文化學會就今次遊行所發的聲明
「維護家庭價值的基督教團體,一再澄清並沒有反對保障同性戀同居人士,只是要求將包括他們在內的同居一室人士,也得到同等的法律保障 ……」
該會確實沒有反對保障同性同居者(雖然她堅持要納入其他同住人士,並更改條例名稱),但其他朋友卻未必如此想。就像蘇穎智,他反對家暴條例保障同性同居者,而不僅僅執着於條例名稱:
「明知某些東西是不值得鼓勵的,是不健康的。政府便不要給予優惠或特權,免得社會風氣越來越差。」
(補充:最初執筆時想不起蘇穎智其實有句名言更能說明他的立場,就是:「要立法令他們(同性戀者)不受傷害,無可能!」)

但是不知就裏的旁觀者讀了香港性文化學會的聲明,可能會覺得遊行人士錯誤指摘朋友對同性同居者見死不救,而不知實情是香港性文化學會以自己的相對清白化為所有「維護家庭價值的基督徒團體」的清白。這種操弄身份的技倆是朋友的特色,我在上篇書信中亦提過所謂教會聯署聲明,「教會」一詞的意思是如何曖昧。

「朋友」的朋友也有錯
不幸地,新教徒對這種技倆似乎沒有戒心。例如本週《時代論壇》的社評《當不滿聲音衝著教會而來》說:
「上星期發生衝著教會群體而來的示威行動不是偶發事件,可視為近年來主流教會在性道德議題所持守的立場和態度一次集體的反彈,從參與者身上可以觀察出幾種特殊的組合:一、同志組織;二、出走信徒;三、網絡新世代;四、擁抱自由主義的傳媒人。從其他地區的經驗,這都是燃點改革火焰的力量。」
這篇社評的作者明顯抱着壁壘分明的心態。他不明白這次遊行反對的是朋友以宗教或道德作幌子的行徑,而不是衝着教會而來(明光社跟香港性文化學會就不是教會),更加見不到原來遊行人士之中也有「沒出走」的信徒。這種誤導儘管有部份出於朋友本身(例如在淫審條例檢討中,與朋友唱反調的都是「泛性欲主義者」),但是信徒懶於思考,心存偏見,或怯於批評,亦難辭其咎。

朋友只要將自己包裝成基督教價值的捍衛者,不管實際的議題是否與此價值有關,新教徒都會覺得朋友同聲同氣,將批評朋友者視為敵人,「衝着教會而來」。相比之下,朋友與內地官方互通「和諧」款曲,創建「朋友樂園」,因為說是為了傳福音,所以可以容忍,批評亦顯得無力。結果信徒為了朋友,搞到精神分裂,一方面因信仰的緣故對同性戀窮追猛打,另一方面卻對和諧掉的信仰無動於衷。

只要信徒相信反對朋友就是反道德,朋友毋須製造道德恐慌,亦能令異議者處於劣勢,即使後者是教牧亦不例外。三年前黃國堯牧師因批評明光社而去職,就是一例。雖然朋友的力量未致於令信徒陷入麥卡錫主義的境地,在教會內部亦未致於神聖不可侵犯,但是前車可鑒,教會中人即使有與朋友公開唱反調的(例如部份投在《時代論壇》的稿件),也多避重就輕。諷刺地,明明是反對朋友可能要付出重大代價,但朋友卻反而指批評者肆意透過語言暴力,收寒蟬效應

朋友的數目不算多,但是與主動或被迫附和朋友的卻不在少數。如果我們覺得家庭教育而非淫審才是對付色情的王道,好好向信徒解釋朋友的謬誤,亦應該勝過針對朋友本身。

「朋友」又豈盡是宗教家?
其實真正有寒蟬效應的,可能不是宗教界,而是教育界。近日的淫審條例檢討。教會中人對朋友的公開批評,雖說溫吞水,但總不算是噤聲,然而教育界及宗教界的「朋友」合力將淫審條例檢討扭曲為條例存廢之戰,卻不見教師或校長在報上公開批評,不知是否一開聲便會被責為無道德,有丟飯碗的危險。

另外,一些沒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和另外一些教會學校近日都掛了以某教會名義發出的「要求收緊《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橫額,如果宗教界朋友值得我們提防的話,他們與教育界朋友的結合便更值得戒懼。



附錄:關於二月十五日「維護公民自由社會,反對宗教右翼霸權」遊行的聲明

香港性文化學會

播道會恩福堂(摘自《時代論壇》):
本堂絕對支持言論自由,因此我們十分尊重社會上有不同立場的人士表達不同的聲音;這種多元化的言論空間正是每一個追求民主的社會所珍惜的資產。

在此信念下,我們尊重社會任何人士的發言權利,包括與我們立場不同的意見,我們亦予以尊重。另一方面,本堂亦會繼續本著合乎聖經的原則,以及香港法律賦予所有公民的權利,參與公共事務的討論。

2009年2月20日星期五

戙、棟、幢

香港俚語有所謂「輸到一 dong 都無」,此俚語源自天九,所謂一 "dong",指四隻疊起的天九牌。香港人不知從何時起,多把前述俚語寫作「輸到一戙都無」,然而平日我們或會說「一棟房屋」或「一幢樓」,執筆時中文維基百科亦的天九條目將 dong 寫作「棟」。究竟「戙」、「棟」、「幢」三字那個才是天九的 "dong"?


古時戙字有兩個解釋,都與船具有關:
  • 《玉篇》:船板木也。
  • 撐船櫓的意思。宋 王周《志峽船具詩.戙》:「篙之小難制,戙之獨有力。」
上面第二個解釋引申解豎起、舉起或直立等,例如「戙高手」(舉起手),然而這只是動詞。「戙字」作名詞解,可見於孔仲南《廣東俗語考‧釋宮室》(1933):
  • 戙讀曰董。直柱曰企戙。如一條戙。椏叉戙之類『廣韵』音洞『玉篇』船板木也。繫船之柱亦曰戙。
這裏孔氏謂「戙讀曰董」,符合日常口語中「一戙戙」讀若「一董棟」這種變化。


棟字人人皆知與房屋有關,所謂棟樑也。不過「棟樑」其實是疊詞,棟是水平的樑而非垂直的柱。例如見《說文》:「棟,極也。從木,東聲。屋內至中至高之處亦曰阿,俗謂之正樑」。香港有古蹟「三棟屋」,意指該屋之三條主樑(前廳、中廳及祠堂各一)。以棟作柱狀的 dong,不妥當。


幢字古時指豎起的帳幕或旌旗,例如「幢幡」;亦解刻有佛經的石柱,如「經幢」或「石幢」。引申而言,幢用來形容柱狀物或用作柱狀物(例如樓宇)的量詞。以字義而論,「幢」解天九的 "dong" 最為適當。可惜,一般人將「幢」讀為 "dong" 只是有邊讀邊、無邊讀缺的謬誤,查「幢」的粵音為「唐」,也就是有時長輩說「呢『唐』樓」或「箇『唐』樓梯」中的那個「唐」。

總結
環顧音義兩者,我相信「戙」才是 "dong" 的本字,不過留意暫時只有《廣東俗語考》及天九術語才將「戙」字作柱解,在古書中,當它帶「直立」的意思時,它只是動詞。

後記(四月三日):我今天逛書店,發現彭志銘所著的《正字審查》(香港 次文化堂出版,2007 年)及《香港潮語話齋》(香港 次文化堂出版,2008 年)指「幢」才是 dong 的正寫。書中指有讀者去信說「幢」的讀音為「唐」,但彭反指讀者不知「幢」亦可發「洞」音。然而彭志銘並無引述此說出處;我查了多本辭書,亦未見「幢」音為「洞」的記載。我認為彭的說法不可信。

後記(四月十三日):再逛書店,發現吳昊所著的《港式廣府話研究》(香港 次文化堂出版,2006 年)當中有一篇《戙、橦、棟》,考慮多一個從木「橦」字。吳昊也認為 dong6 的正字為「幢」而非戙、橦、棟,但他和彭志銘一樣,講不出「幢」音為 dong6 的根據。以前的香港人多文盲,有南腔北調之弊,卻無有邊讀邊、無邊讀缺的毛病,若 dong6 的正字本為「幢」,除非「幢」本身俗讀為「洞」,否則我不相信以前的香港人會把辭書中「幢」的 tong4, tsong4, dzong6 音誤讀為 dong6。

同場加映:麻雀術語正字考
時人稱麻雀的三門為筒、索、萬,但麻雀的牌面受馬弔影響(玩法則大異,應為後人獨立發明),而明代馬弔中的四門牌為十字、萬字、索子及文錢,其中萬字蛻變為日後之萬子,索子(一索即一百文錢)為日後之索子,而文錢除「尊空沒文」及「半文錢」之外,其餘一至九錢應為日後之「筒子」,惟文錢何以改稱筒子?始終「一筒」是一文錢而不是一筒銅錢呀。清 徐珂 (1869-1928) 《清稗類鈔.叉麻雀》認為
筒,《正韻》「徒弄切,音洞,簫無底也,通則洞。」蓋筒即洞也,象其形也。
聽來有點道理,不過《清稗類鈔》未必可盡信,例如它指「馬弔始於明天啟時」就明顯是錯的,原因是是嘉靖、萬曆年間已有潘之恆《葉子譜》論馬弔。我懷疑「筒」只不過是「銅」(銅錢)的口誤。無論如何,既然古籍已記載當時人稱文錢花色為筒子,即使是源自口誤,我們亦不必更改。

另外,今人所謂「莊」,明顯是古時馬弔「」的近音,而「出沖」的「沖」應為馬弔的「」之誤。至於「」,清代馬弔的其中一種流行玩法「碰和牌」中已有此語,執筆時中文維基百科的麻將條目指「碰」即「彭」的槍聲,應不確。

2009年2月19日星期四

天九入門(六)

各位同學,今堂係 tutorial,請回答以下問題(答案以白色字體顯示,閱讀時請反白)。

1) 為甚麼有「入一」及「入二」,卻沒有「入三」?
答案:若敗者入三,他就有七戙,亦即是結者得一戙,違反了結者終局時最少有兩戙的規則

2) 麻雀和天九決定下一任莊家的方法有何不同?
答案:若無人連莊的話,麻雀莊家按座位位置輪任,而天九莊家則由每局的勝者擔任

3) 以下兩種情況,若你是莊家,是否必勝?

答案:
(a) 難言必勝。若果有人拿着三武天九、雜八、人及至尊的話,無論你怎樣出牌,對方都有一種出牌方式可令他結
(b) 必勝。只要不要拆開三武人七及至尊,兼把八留到最後,便萬無一失。天、九、三武人七及至尊的出擊次序並不重要

4) 莊家出三武天九,你是莊家的下家,並手握以下的牌,你是否必勝?

答案:
(a) 難言必勝。例如莊家之後出至尊,再而三鵝五,你能否結要視乎你有沒有留下與該三鵝五同一牌型的三地八或三人七
(b) 難言必勝。例如,若你留下三地八及孖人/人七/雜七,而莊家出四鵝五,莊家勝;若你留四地八及一隻人或七,而莊家留三武鵝五及天、七,莊家一樣勝。
(c) 必勝。留意其他三家不可能再有武對、三武牌、四文武或至尊。若你墊七、六、五,留下三文地八、天及人,若莊家出的不是八,你即時結牌;否則可以墊「人」,然後下一回合必結

5) 假設開局時 A 初做莊家,而局中沒有奇牌出現,以下每種情形,各人得失有多少?
(a) A 結,B 有一戙,C 有兩戙,D 有三戙。
(b) A 結,B 輸空戙,C 有一戙,D 有五戙。
(c) A 輸空戙,B 結,C 有一戙,D 有五戙。
(d) A 有六戙,B 結,C 輸空戙,D 輸空戙。

答案:
(a) +12, -6, -4, -2
(b) +14, -10, -6, +2
(c) -10, +12, -3, +1
(d) +2, +8, -5, -5

下一回我們會討論各方俗例最有分歧的部份:奇牌。(待續)

天九入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由本人製作,支援藍牙多人對戰的天九遊戲 T9 已經悄悄上架。若各位喜愛天九,請到 Google Play 支持本人繼續開發。儘管這是個收費軟件,但只要回本,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Get it on Google Play

2009年2月18日星期三

網上醫學百科全書 Medpedia

一個用類似維基百科形式運作的網上醫學百科全書 Medpedia 已經開放。Medpedia 由一批名校(例如哈佛大學及史丹福大學)醫學院及歐美多個政府機構支持。只有醫生或者生物醫學博士才可申請成為 Medpedia 的編輯,直接撰寫或修改文章。公眾亦可提出意見,但無編輯權。

雖然沒有醫學資格的人應該也沒有能力撰寫維基百科的醫學條目,但是 Medpedia 有醫學界正式支持,感覺始終權威一點。然而,霎眼比較維基百科Medpedia 的子宮頸癌條目,Medpedia 又不見得絕對優勝。若兩者內容都準確的話,雙方都各有擅長。例如 Medpedia 較有系統地說明每期癌症的治療方案,亦有解釋環繞由 GlaxoSmithKline 研發的疫苗 Cervarix 的爭議。維基百科解釋治療方案時沒那麼有系統,但卻有解釋採取某些方案的難處;此外,雖然它沒有解釋有關 Cervarix 的爭議,但卻指出 Cervarix 能防治大約七成的子宮頸癌類別以及九成的生殖器疣(椰菜花)類別。就此條目而言,感覺上維基百科較多從病人角度出發,而 Medpedia 則傾向從醫者的角度出發,不過兩者對一般人來說都算寫得淺白。

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

Subjective probability

今早電視及報章都有報道兩艘有攜帶核彈的潛艇 ── 英國的先鋒號 (HMS Vanguard) 跟法國的凱旋號 (Le Triomphant) ── 相撞的事故。例如據《明報》報道
【明報專訊】有英國海軍高層軍官透露,今次相撞事件發生的機會率,只有數百萬分之一。至於為何兩國旗艦級核潛艇同時未能偵測對方的存在,則是今次意外最大謎團。
(更離奇的是原來凱旋號一直不知道有碰撞發生!詳見《每日電訊報》報道。)

每次看到這類講甚麼「幾百萬分之一機會」的報道,我心裏就只有苦笑。當我們說某件事件發生的機會率為 p 的時候,這個 p 可能有兩種意思,一是 objective probability,意思就是這個 p 是經由某些實驗結果推算出來。例如有個錢幣,我們發現擲它們很多次之後,錢幣的頭像向上的比率愈來愈接近 0.6,於是我們說 p = 0.6。

另一種意思是所謂 subjective probability,也就是 p 反映了說話者對該事件會發生的相信程度。例如我亮出一枚硬幣,以 a 元作賭注和你打賭擲錢幣的結果,如果你願意押 b 元在頭像上,那麼你對擲出頭像的相信程度為 p = b/(a+b)。

Subjective probability 有其用處,但是混淆它與事件可能發生的比率卻是個錯誤。最大的問題是 subjective probability 只反映主觀意願,它跟事件的本質可以毫無關係。假設你我都只知道圓週率 π 大約是 3.14,如果我跟你賭 π 的小數點後第 999,999 個位(下稱 X)是多少,由於你看不出 0 到 9 之間那個答案較真實,你可能願意以一賠九買 X=7,也就是說你認為 X=7 的機會率為 0.1。然而 X 並不是一個隨機的數字,如果它是 7,那麼它永遠也是 7,因此 X=7 這個事件發生的比率為 1。相反,若 X 不等於 7,它永遠也不等於 7,因此 X=7 的發生比率為 0。換句話說,「X=7」這個事件發生的 objective probability 只可以是 0 或 1,不可能是 0.1。

兩艘潛艇相撞,大概沒有人重複做過有關實驗吧,即使做過,要達到 objective probability 為幾百萬分之一這個結論,實驗亦要做上最少幾百萬次才行,而這在現實中根本不可能。所謂「只有數百萬分之一」的機會率,若不是胡謅,就是表達說話者的主觀感想而已;若是後者,發言者直接說他相信這類事故很罕見便成,甚麼數百萬分之一,根本是廢話,只是個讓人覺得科學的包裝。

廿三年前,美國太空穿梭機挑戰者號升空時解體,機上七名乘員全部喪生。那次意外最恐怖的,是挑戰者號的機身解體之後,穿梭機的座艙還維持完整。由於穿梭機不像戰鬥機般有彈射系統,座艙中的機員只能在座艙墮海前的二十多秒從機身解體的恐怖中等待自己死亡。

事發之後,上世紀後半最耀目的物理學家 Richard Feynman 獲邀加入事故調查團。他發現,事前 NASA 內部對機員喪生的機會率估計大有分歧:工程師的估計較接近百分之一,而管理層的估計卻接近十萬分之一。以穿梭機的升空頻率計,後者等於說平均每三百年才有一次有機員喪生的意外。以往績計,類似穿梭機用的固體燃料火箭大約每廿五次便有一次意外,然而 NASA 的管理層認為這只是無人火箭的數據,鑒於 NASA 以往的其他載人任務非常成功,穿梭機的任務成功率亦「必然非常接近 1.0」……

有些場合我們必須從 objective probabilities 估計一些有用的 subjective probabilities,然而我們必須小心謹慎,清楚知道自己何時越過了科學與信心之間的界線。不幸地,我們並非時常清醒,而傳媒亦不巧對統計數字有種近乎盲目的信仰。

圖書館一句鐘

《經濟學人》(英國)
瑞典因經濟下滑及煤價高企,打算廢除三十年內不建新核電廠的政策。雖然我對經濟學家那種以為社會上任何事情都可用經濟學分析的態度很看不過眼,但不得不承認環境政策的確受制於經濟狀況。

《科學月刊》(台灣)
原來全球衛星定位系統 (GPS) 要靠四顆衛星才能替一點定位!為甚麼在三維空間中替二維球面上的一點定位,不是三顆衛星就夠?理由很有趣,也意想不到地很簡單。

《字花》(香港)
雖說年齡與見識未必成正比,但今期《字花》內一位十八歲少女對淫審的意見,仍令我驚嘆。大意:現存所謂資訊過濾,莫不以「服務」為名,換句話說,就是未成年者為受眾,而她們這群不中用的年輕主人,就要靠這群忠僕細心呵護,方可在這個資訊世界生存。真是用心良苦呀。

我十八歲的時候,大概還是呆瓜一個,絕對沒有那麼好觀察力。這次真的受教了。

我在雜誌架前看得入神,忽爾有位阿叔說:「唔該行過 D」。用字沒有問題,但語氣就像我殺了他全家。用不着這麼狂燥嘛。

離開圖書館,經過公園,有位工友在替 pansies 淋水。康文署的園藝品味一向都不是我那杯茶,但是他們種 pansy 卻很讓我高興。不過這位工友開大水喉照頭淋,怕不怕淹死這些可愛的花?

2009年2月16日星期一

程式數學題?

看《網絡暴民 Jacky's Blog》,有篇文章這樣說:
最近發現一個叫 Project Euler 的網站,是一個數學問題的網站,特點是這些問題通常都要用程式解決,例如:
  • Add all the natural numbers below one thousand that are multiples of 3 or 5.
  • Find the largest prime factor of a composite number.
  • Find the only pythagorean triplet, {a,b,c}, for which a + b + c = 1000
的而且確,大部份現實中的數學問題都要用電腦解決,但上述三個例子中剛好有兩個用簡單的筆算就搞得掂。

第一題其實是最基礎的集合論問題(下面 "|" 指 "divides",而 floor(x) 指最接近但不大於 x 的整數):

{3|n or 5|n} = ({3|n} ∪ {5|n}) \ {3|n and 5|n}
#{3|n} = floor(999/3) = 333,
#{5|n} = floor(999/5) = 199,
#{3|n and 5|n} = floor(999/15) = 66.

sum({3|n or 5|n})
= sum({3|n}) + sum({5|n}) - sum({3|n and 5|n})
= (3+6+...+999) + (5+10+...+995) - (15+30+...+990)
= (3+999)×333/2 + (5+995)×199/2 + (15+990)×66/2
= 1002×333/2 + 1000×199/2 - 1005×66/2
= 1000×(333+199+66)/2 + 2×333/2 - 5×66/2
= 1000×466/2 + 333 - 165
= 233000 + 168 = 233168.

第二題確是難題。即使是念電腦而不是念數學的也知道在密碼學 (Cryptography) 中,要省時地作因子分解需要一些特殊的算則(例如看這裏)。

第三題以一般情形來說當然困難,但現在這個特殊情形卻很容易解決。其實讀中學時稍稍對數學發燒的人都知道頭四個 a, b 互質的畢達哥拉斯數組為 (3, 4, 5), (5, 12, 13), (7, 24, 25) 及 (8, 15, 17),其中第四組數 (8, 15, 17) 的總和為 40,可以除盡 1000。把整個數組乘上 1000/40 = 25,得答案 (200, 375, 425)。

即使不知有 (8, 15, 17) 這個數組,問題也可以用些少數學解決。根據 Euclid's formula,所有 Pythagorean triple (a,b,c) 都可以用以下方式生成:

a=k(2mn), b=k(m2-n2), c=k(m2+n2),

其中 k,m,n 為正整數,m>n,而且 m 和 n 之中剛好有一個是單數。運用 Euclid's formula,我們有

a+b+c=1000,
2kmn+2km2=1000
km(m+n)=500.

很自然地,我們從 k=1 試起,得 m(m+n)=500。要 m>n,唯一的可能是 m=20, n=5,剛好一單一雙,於是答案為 a=2mn=200, b=m2-n2=375, c=m2+n2=425。

2009年2月15日星期日

For the Beauty of the Earth

仍難忘大學三年級第一次聽合唱團唱這首歌時的震撼。現在 YouTube 上的多個版本,仍沒有一個像當時聽到的令我感動。


其實不用那些硬照和視覺效果更好。相比其他合唱團,這個最令人感到喜悅呢。


雖然人少,但唱得很不錯喔。只不知他們是否澳洲人?"Praise" 讀成 "prise" 還是令我有點不習慣。


令我想起從前呢,不過我還是覺得這首歌由大學生唱效果最好。


原來事頭婆在香港都聽過呢隻歌。唔 …… 太拘緊了。

John Milford Rutter - For the Beauty of the Earth

天水圍前書

(本文對像為基督徒,非基督徒讀者請諒。)

跟從耶穌基督的在下,從天水圍寫公開信給香港各教會,願天父上帝的恩惠平安歸與你們。

我們的主,是信實的,我們既追隨祂,就應該以祂為榜樣,不說虛謊的話。近日有弟兄議論《家庭暴力條例》及《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指鹿為馬,歪論連篇,他們舌頭弄詭詐、眼中有樑木。主說:「絆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絆倒人的有禍了」。我在此勸誡這些弟兄姊妹,希望他們懊悔,不要自以為義。

耶穌治病,不止於義人
以《家庭暴力條例》的修訂為例,明光社、香港性文化學會、維護家庭聯盟及大約一百間教會發表《維護家庭宣言》,「要求政府及各立法會候選人明確支持維護家庭及一男一女婚姻的政策」。上帝定下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我們自當遵守,但這與修訂條例何干?他們
若果將同性同居者納入《家庭暴力條例》,只會令市民大眾誤以為特區政府已承認同性同居者猶如家庭關係,間接承認同性婚姻、公民伙伴關係或其他同性伴侶關係。
現行條例亦保護異性同居者,聯署的弟兄姊妹卻不擔心這會令政府間接承認異性同居等同婚姻關係。不少法律學者指出,條例中所謂「猶如婚姻」並非說某些親密關係等同婚姻,而是指保護牽涉親密關係者免受暴力對待時,形式與對付婚姻暴力一樣。條例一直涵蓋婚姻以外某些親密關係,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也不見得受影響,現在擴大保護範圍,為何忽然會影響婚姻制度的基礎?

弟兄姊妹呀,他們根本不關心婚姻的定義,也不關心同性同居者受暴力對待,他們不過針對同性戀而已。神憎惡逆性的情慾,教會反對有後天同性性傾向者作同性性行為,是不必迴避的立場,可是這與保護同性同居者免受暴力對待有甚麼關係呢。把修訂條例與承認同性婚姻混為一談,若不是無知或大意,就是刻意誤導其他弟兄姊妹。

昔日主的名聲傳遍整個敘利亞,那裏的人把害各樣病的都帶到加利利,而耶穌則一一治好他們。難道這些病人通通都是義人?主沒有拒絕醫治不義之徒,我們本是罪人,又憑甚麼對同性同居者見死不救?

即使修訂條例會引至法律上承認同性婚姻,那又如何?創造天地的耶和華說「除我以外,不可有別的神」,這條誡命是頒給以色列人,而不是頒給外邦人的。神沒有說「你們要迫令外邦人不可稱偶像為『神』」。重要的是神的選民不要拜偶像,而不是外邦人用甚麼術語來泛稱偶像。我們何必強求地上的法例依從我們對「婚姻」二字的解釋?

昔日魔鬼領耶穌上山,以天下萬國及一切的權柄榮華引誘祂,主耶穌卻不為所動,沒有在地上建立天國。各位弟兄姊妹,小心立法權柄的誘惑呀!

耶穌之道豈同世間之道?
你們不要糾纏於無謂的顧慮,反而忘了真正的威脅。主耶穌可以醫治罪人,但祂看見聖殿遭褻瀆,也會拿繩子作鞭,驅趕賣牛羊鴿子、兌換銀錢的商販。

本地最大的會所恩福堂的牧師蘇穎智弟兄和共產黨官員合作,於遼寧鐵嶺興建聖經主題公園。根據《國度復興報》報道
當鐵嶺市委書記問到聖經主題公園的構想時,蘇穎智牧師說他受聖靈感動,衝口而出就說:「因為整本聖經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主題是和諧,聖經主要講些甚麼?就是講到人與神的和諧的關係,人與自己,人與人,人與大自然,國與國,族與族的和諧關係.聖經的第一卷書創世記,主要是介紹和諧的宇宙與世界,和諧的婚姻與家庭,人如何失落這『和諧』,神應許人如何可以重拾這和諧等,聖經最後一卷書是和諧的最高境界──新天新地──,紀元前與紀元交接期間,則為和諧之君耶穌基督降臨人間,以捨己犧牲的一生,將和諧的秘訣及能力賜給人。」 書記一聽,不但贊成且大喜,「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和諧正是我們國家最需要的,行!」蘇牧師引述書記的說話指出。 「有趣的是,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07年6至7月期間,也在多個場合說出和諧為整個國家的指導方向,」蘇牧師說,他實在感到非常訝異,這種巧合,實在只有神可以做到,他引述聖經所說:「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像瀧溝的水,隨意流轉。」
大衛王曾說,「我要謹慎我的言行,免得我舌頭犯罪」。弟兄「衝口而出」,逞口舌之快,吐出來的是毒氣,而不是蒙神喜悅的說話。內地所謂「和諧」是怎麼一回事,大家心裏有數。內地人甚至已將這個詞語當動詞用,例如把某些異見或對政府的批評「和諧」掉。蘇弟兄身為教會牧師,竟然將神與人之間的關係簡化為「和諧」,忘掉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恩典,以及主再來時絕不和諧的審判。他把神之道與共產黨的「和諧」之道混為一談,討人的歡喜。如此褻瀆主基督,弟兄姊妹可有勸誡他?

你們不斷植堂,興建 mega church,還有聖經主題公園,以為這樣就蒙神喜悅。主基督說,「無論在那裏,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裏就有我在他們中間」。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真正的教會是無形的,它並不是宏偉的建築或昂貴的地產項目,而是主耶穌基督與信徒的契合。無知的人哪,甚麼是大的,是人所興建的地上樂園,權貴所賜的和諧,還是神之道?你們對受暴力對待的人見死不救,卻默許弟兄褻瀆我們的主,還要跟他合作,勾引人入教,叫他們也無視被暴力所害者,使他們作地獄之子,你們這瞎眼領路的有禍了。

不要信靠你的弟兄
弟兄姊妹呀,你們宣講神的道理,要堂堂正正,切不可擾亂曲直,不擇手段。蘇弟兄說若同性同居者若受保護,長遠會令愛滋病蔓延,這是歪理。前述大約一百間教會聯署發表《維護家庭宣言》,是壟斷民意。基督眼中的教會是祂與信徒的契合,而世人眼中的教會是向香港政府註冊的宗教機構或慈善團體。當百多間「教會」聯署宣言的時候,是奉着基督的教會的名義呢,還是以世人眼中的教會聯署?若是前者,負責的牧師可有問過其他肢體是否同意?若是後者,各牧師又會不會令人誤會「教會」的立場就是所有會友的立場?

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如果只是教牧自身的立場,就應該以教牧的名義聯署,扯出有雙重解釋的「教會」作擋箭牌,就令人混淆了。

一眾打着基督教旗號的團體於本年一月廿一日所舉行的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聲稱反對廢除《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當中有六位屬「香港性文化學會」或「新造的人協會」。他們分別以個人及屬會名義發表意見,製造聲勢浩大的假像,被人譏為「無性繁殖」。「國度事奉中心」不知是否與他們結盟,它向各學校免費大量派發 Crossmen Magazine,一樣以漫畫訴說廢除條例的禍害。可是由始至終,廢除淫審條例都只是零星意見。這些人迷惑各弟兄姊妹,令他們以為檢討淫審條例等於廢除條例,容許色情泛濫,藉此誘使他們盲目支持自己。

還有一個「各界聯盟關注淫審條例」組織,他們指摘「泛性欲主義者為了推廣其放縱情欲、將性商業化的意識形態,全面發動反《淫褻條例》的運動,與自稱民主派的議員們裡應外合,製造民意,以迫香港政府取消《淫褻條例》」。弟兄姊妹呀,在立法會上無性繁殖、製造民意的是誰呢,不就是「香港性文化學會」那夥人嗎?向家長發出只可同意其立場的回條,製造民意的又是誰呢,不就是要求收緊淫審條例的教會學校嗎?利用不夠科學兼帶誤導性的問卷調查製造民意的又是誰呢,不就是明光社嗎?然而所謂的「泛性欲主義者」和「自稱民主派的議員們」是誰呢?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各界聯盟關注淫審條例」組織為何要單單打打、含沙射影,而不是光明磊落地指名道姓,跟他們公開討論?

弟兄姊妹呀,上述這些人行為鬼祟,道理歪曲,他們有些以部份自稱代表全體,有些以分身術增大自己的體積,有些強迫多數服從少數,有些誤導弟兄令他們盲目支持。創造天地的耶和華說,「他們彎起舌頭,像弓一樣,為要說謊話。他們在國中,增長勢力,不是為行誠實,乃是惡上加惡,並不認識我」,又說「你們各人當謹防鄰舍,不可信靠弟兄,因為弟兄盡行欺騙,鄰舍都往來讒謗人」。弟兄姊妹呀,願你們也勸誡他們,免得他們走入歧途,遠離主的道路。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你們心裏,阿們。

2009年2月14日星期六

嚇死我,重以為係血祭

今日接近零時時候的 Google icon:
重以為邊度發生了大屠殺。

今早(接近八點半)再上 Google 網站,已換上了下列畫頭:

大概 Google 的職員都覺得之前的版本太恐怖。

話時話,點解第二個 icon 有 TM (trademark) 標誌,但是第一個無?

2009年2月13日星期五

天九入門(五)

打天九的流程
每局天九的流程如下:
  1. 洗牌
  2. 疊牌
  3. 派牌
  4. 打牌及計分
天九有三十二隻牌,四個玩家。雖然洗牌、疊牌及派牌有其規矩,但大多與打牌的規則無關。我日後才解釋這三部份的規矩,大致上,只要開局時每人隨機取得八隻牌就可以。

天九每局終局時會計分,但牌局中途若有人打出奇牌(日後才解釋其意思),也會即時額外計分,這是上述流程中沒有分開列出「打牌」及「計分」兩項的原因。

打牌的規則有些受制於計分方法,有些獨立於計分方法之外。前者往往牽涉奇牌,玩法和計分方法都有不同地方俗例,本篇主要解釋後者,也就是沒有奇牌時的基本規則。

基本打牌規則
每局天九有多個回合,首回合由莊家先出牌(首局莊家由擲骰子決定)。每回合的先手視乎手上的牌,可打出上一篇解釋過的九種牌型之一。餘下玩家則按照座位位置逆時針輪流攻擊或墊牌。如前篇解釋,攻擊必須「格食格」,用同類但更高級的牌型來打擊。玩家可攻擊整個牌型或墊足同等數目的牌,但不能攻擊一部份而墊另一部份。例如上家出雙地,下家只可用雙天打,或墊足兩隻牌,不能用單天打其中一隻地,再墊另一隻牌。

玩家攻擊時,他出的牌要疊在別人所出的牌戙上面;墊牌的話,必須牌面向下,並壓在牌戙底下。贏了有 n 隻牌牌型的回合,就是拿了 n 戙。玩家必須待上家出牌後方可墊牌,以免令上家得到額外情報,造成不公平情況。記性不好的玩家可以查看本回合或之前幾個回合已疊好的牌。當然,他只可翻看打出(牌面向上)的牌,不得翻轉墊出(牌面向下)的牌。

每個回合的勝者就是下回合的先手。由於初時每個玩家有八隻牌,理論上每局最多有八個回合,不過由於玩家可以出多於一隻牌的牌型,實際上八個回合的情形極為罕見。勝出每局最後一個回合稱為「結」,結牌者成為下一局的莊家

結牌有一個重要條件:結牌者終局時必須取得最少兩戙。若牌局已打了七隻牌而玩家一戙都無,那不論他最後一隻牌如何大,也必須墊牌,無權爭勝。然而,若最後一個回合打出兩隻牌或以上的牌型,即使玩家無戙在手,仍有權爭勝,原因是他有機會取得兩戙。舉例說,如果在最後一個回合:
  1. 玩家已拿了一戙,手上只剩一隻「地」,上家出「人」,玩家可以打(能不能結就要視乎下家有沒有「天」)。
  2. 玩家無戙,手上只剩一隻「地」,上家出「人」,玩家無資格打,必須墊牌。
  3. 玩家無戙,手上只剩「地八」,上家出「人七」,玩家可以打(能不能結就視乎下家有沒有「天九」)。
基本計分規則
打天九,「敗」和「輸」是兩回事。即使敗了牌局不能結牌,也未必輸。每局終結時,每位敗者只跟結牌者有數目往來。如果沒有出現奇牌,結算方法如下:

敗者最終分數 = 除淨後戙數 × 莊家倍數

除淨後戙數指敗者所得戙數與四戙之間的差額。敗者以四戙打和,取得四戙稱「歸本」,無輸贏;取得五戙就是淨贏一戙,叫「入一」;取得六戙就是淨贏兩戙,叫「入二」;取得三戙則等於淨輸一戙,如此類推。唯一例外是得零戙(術語叫「輸空戙,即俗語所謂「輸到一戙都無」)當輸五戙


敗者所得戙數 0 1 2 3 4 5 6
除淨後戙數 -5 -3 -2 -1 0 1 2


若莊家為結者,敗者無論輸贏,都要加倍。如果莊家在終局前已經連續做了 n 次莊(終局時所贏得的下一任不算),莊家倍數是 n+1。所以初任就乘二,兩任就乘三,如此類推。

若莊家是敗者,他輸的時候亦要以上述倍數賠償;然而,天九並不獎賞莊家光榮撤退,若原莊家敗了牌局,卻入一或入二,其所贏戙數不得加倍(即莊家倍數為一)。執筆時,中文維基百科的天九條目遺漏了這點。

若結者跟敗者都不是莊家,莊家倍數為一。

範例
  1. A 結,B 輸空戙,兩人均非該局莊家,B 輸 5 分(輸空戙計五戙);
  2. A 結,B 有 6 戙,兩人均非該局莊家,B 贏 2 分(入二);
  3. A 結,B 有 6 戙兼做了 2 次莊,B 贏 2 分(入二,莊家 B 光榮撤退,不用加倍獎賞);
  4. A 結,B 有 4 戙,無輸贏(歸本);
  5. A 結,B 得 1 戙兼做了 1 次莊,B 輸 3×2 = 6 分;
  6. A 結,B 輸空戙兼做了 1 次莊,B 輸 5×2 = 10 分 (輸空戙計五戙);
  7. A 結,B 輸空戙兼做了 2 次莊,B 輸 5×3 = 15 分 (輸空戙計五戙);
  8. A 結兼做了 1 次莊,B 輸空戙,B 輸 5×2 = 10 分 (輸空戙計五戙);
  9. A 結兼做了 2 次莊,B 輸空戙,B 輸 5×3 = 15 分 (輸空戙計五戙);
  10. A 結兼做了 3 次莊,B 得 3 戙,B 輸 1×4 = 4 分;
  11. A 結兼做了 1 次莊,B 得 5 戙,B 贏 1×2 = 2 分(「入一入出二」)。
上面最後一個例子中,B 本來入一,但結牌者 A 是該局莊家,所以雙計,此謂「入一入出二」(意即本是入一,卻入出一個「二」來)。(待續)

天九入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由本人製作,支援藍牙多人對戰的天九遊戲 T9 已經悄悄上架。若各位喜愛天九,請到 Google Play 支持本人繼續開發。儘管這是個收費軟件,但只要回本,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Get it on Google Play

2009年2月12日星期四

假陽具是淫審條例下的「物品」嗎?


當我看到以下這單新聞時,着實吃了一驚。
展示不雅物品 性商店及模型店罰款
【明報專訊】旺角信和中心商場內一間成人用品性商店及手辦公仔模型店,去年被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在放蛇行動中揭發於店舖展示多項不雅物品,當中包括外形為陽具的性玩具、上半身裸露的模型公仔等。兩名店東昨承認控罪,被判罰款 5000 元。
(初犯罰五千元算相當重,報道亦指被告有三十九件貨品被充公,損失二萬元。)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 》第 1 條解釋了甚麼是條例管制下的「物品」:
"article" (物品) means any thing consisting of or containing material to be read or looked at or both read and looked at, any sound recording, and any film, video-tape, disc or other record of a picture or pictures;

“物品”(article) 指內容屬於或含有供閱讀、觀看或供閱讀兼觀看的資料的任何物
件,亦指任何錄音,以及錄有一幅或多幅圖像的任何影片、錄影帶、紀錄碟或其他紀錄;
十三年前的「新人」銅像案中,高等法院法官 J.K. Findlay 在判詞內清楚指出銅像不算是淫審條例下的「物品」,假陽具一樣不算。很難想像一條假陽具如何含有可供閱讀或觀看的資料
... it is difficult for me to accept that a sex stimulator, for example, is a ". . . thing consisting of or containing matter to be read or looked at or both . . .". I would have thought that this object was to be used for other purposes.
假陽具是用來插的,不是用來閱讀的。

當然,法官的見解未盡相同。Findlay 法官也提到在另一宗案件中,O'Conner 法官認為假陽具是《不良刊物條例》(Objectionable Publications Ordinance,淫審條例的前身)意義下的「物品」。雖然兩條法例對「物品」的定義一樣,但 Findlay 法官認為兩條條例始終不同,他亦無意改變自己的看法:
O'Connor J. was dealing with a different Ordinance with different provisions setting up a different legislative scheme. Nothing in that judgment causes me to alter what I have written earlier.
無論如何,文首所述案件的被告已經認罪。我不知他是自己心虛、他太窮請不起律師還是他的律師告訴他此案敗訴居多,我只是覺得如果他肯打這場官司的話,應有可觀的勝訴機會。本案中最令我不安的是影視處的態度:
  1. 如果影視處的執法人員無讀過舊案例的話,他們豈不是會繼續亂執法?
  2. 如果影視處的執法人員有讀過舊案例的話,他們今次到底有甚麼動機?難道他們想借此案澄清性玩具是否條例下的「物件」?可惜今次被告認罪呀。
  3. 據報載,性商店負責人吳炬昭對被票控摸不着頭腦,他原以為沒有公開地將性玩具陳列在櫥窗便沒有問題,想不到在店內陳列也屬違法。條例第 10 條的「審裁處指引」訂明審裁員須考慮涉案物品「正在或將會在何處公開展示,以及相當可能觀看該事物的是那些人,或是那一類別或年齡組別的人」。我很想問,既然被告沒有公開展示性玩具,影視處檢控之前究竟有無想清楚是次檢控是否合理?
  4. 更重要的是,既然被告沒有公開展示性玩具,他的生意傷害得了誰?設立不雅物品這個類別,目的是為了保護未成年者。影視處諸君是不是想說,我們要防範青少年走入性商店瀏覽商品,免得他們受色情資訊毒害?有幾多青少年會靠瀏覽性玩具來滿足性慾?
  5. 其實我也想問,影視處的職員是否同交通警察一樣,有檢控的 quota?香港出現性商店已久,於櫥窗陳列性玩具的店家也多的是,為何偏偏揀中他?
看完這單新聞,我的感想是:黐線。

可能影視處諸君很厭惡性玩具,但是一位做社工的朋友曾告訴我,性玩具對一些房事有問題的夫婦很有用。無論如何,性玩具是一些貼身的玩意。實務上,性玩具根本是不能包黑膠袋的貨品。若不知曉實物的大小、顏色或質感,顧客很難決定買不買某件性玩具。不管是放在架上還是按顧客要求打開包裝,在顧客選購的過程當中,店主難以避免要展示貨品。被告沒有把貨品陳列在櫥窗上,已是顧及社會責任的最佳妥協。影視處這次檢控,欺人太甚,有害無益。

2009年2月11日星期三

小心窗戶

小測試:以下各項有甚麼共通點?
A) 美國巡洋艦 USS Yorktown
B) 英國皇家海軍
C) 法國海軍

(吓?你唔係答「都係同軍事有關」咁廢呀嗎?)

無錯!它們都用 Windows 作業系統,也因此「中招」。
French fighter planes grounded by computer virus; 英國《每日電訊報》,2009 年 2 月 7 日
據報道,法國海軍的電腦數據庫曾遭一種名為 Conflicker(又稱 Downadup)的病毒入侵,令所有「疾風」式 (Rafale) 戰鬥機於上月 15 及 16 日都不能從電腦下載飛行計劃,必須停飛。這些戰機最後要從「另一個系統」啟動。據法國《解放報》報道,當時海軍參謀部及國防部都不清楚有多少軍事信息系統可能受感染。

雖然微軟早於去年十月已通告這種病毒的危險,但海軍方面並無在意,亦無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McAfee? F-Secure? Symantec? 抑或在下使用的自由軟件 ClamWin?)海軍懷疑這次是有人使用了帶毒的 USB 手指,而不是駭客入侵。發言人 Jérome Erulin 表示,今次事件只影響通訊,並無資料流失。他聲稱海軍已截斷該病毒的傳播途徑,現時「有 99% 的網絡是安全的」云云,但海軍方面亦承認之前消除病毒時,其通訊要回復到傳統的電話、傳真及郵遞方式。

海軍方面稱,傳輸最機密文件的 Sicmar 網絡未受影響。受襲擊的是海軍內部非安全網絡Intramar,而病毒直至上月 21 日才被發現。由於整個網絡都受感染,軍方人員被勒令不得開啟電腦。兩日後,軍方決定將 Intramar 網絡與軍方其他電腦隔離,但是 Villacoublay 空軍基地及第八通訊團的一些電腦已經受感染。

總之,一句講晒,好大鑊。

HMS Ark Royal

英國軍方最近亦受到電腦病毒困擾。英國皇家海軍軍艦的管理系統叫 NavyStar (N*),它管制電郵、互聯網、後勤、醫療以及人事等多項功能。系統硬件由 Fujitsu 提供,基本上都是標準的個人電腦配件,但安裝上有特別設計,令電腦可抵受 70G 的加速度,以及令電腦輻射不會影響其他系統運作。系統軟件則由 BAE Systems 提供,根據 Fujitsu 的資料(第十頁插圖底部),N* 採用的是 Windows XP 作業系統。

自上月 6 日起,英國的軍事網絡遭一種混合病毒感染,根據《星期日泰晤士報》報道,病毒令最少廿四個空軍基地及七成半的海軍艦隻的電郵系統癱瘓。由於艦隻使用 N*,可想而知空軍受感染的也是 Windows 作業系統。報道指病毒曾把皇家空軍的一些電郵傳到俄羅斯,不過據科技網站 The Register 引述,英國國防部發言人表示雖然該病毒確曾「嘗試致電回家」,但他堅持國防部「既有的安全措施」已制止此事發生,因而「沒有任何機密或個人資料流失」云云。(咁即係有其他資料流失?)The Register 的編輯相信該病毒可能和 Conficker 有關。

這宗事故拖了個多星期仍未解決。據 BBC 及《每日電訊報》及 The Register 報道,該病毒影響電郵及互聯網,而從樸次茅斯港前往利物浦的皇家方舟號 (HMS Ark Royal) 航空母艦,相關的通訊系統仍未恢復,但國防部發言人表示該病毒對各艦的武器及導航系統以至日常運作都沒有影響,官兵如要致電回家,可使用艦上的「福利電話系統」或私人手機云云。不過此病毒的確影響軍方運作。據 itv.com 報道,皇家空軍的飛機須倚靠後備通訊設施來取得飛行計劃。

如果你覺得這樣的情況算嚇人的話,最好再想一想。根據 The Register 的三篇報道(這裏這裏這裏)以及 Defense Industry Daily 的消息,皇家海軍計劃逐步將舊艦與新艦的指揮系統安裝在 Windows 2000 或 Windows XP 上。指揮系統的唯一供應商 BAE Systems 更決定在只用 Windows XP 來安裝「新一代潛艇指揮系統」(Submarine Command System Next Generation),而微軟則戲稱這套系統為 Windows for Submarines。此系統已安裝在配備三叉戟 (Trident) 核彈的潛艇戒備號 (HMS Vigilant) 上,並會安裝在其他先鋒 (Vanguard) 級潛艇上。如果有日有操作員誤以為核彈發射掣是 Windows activation 的話,呵呵 ……


以前那些所謂 mission-critical systems,多用 Unix 作業系統。近年可能為了減省成本,不少都轉用 Windows。只是 Windows 早有前科。1997 年 9 月 21 日,當時仍未退役,並具備神盾戰鬥系統(Aegis combat system,或譯宙斯盾戰鬥系統)的美國巡洋艦 USS Yorktown,就因為 Windows NT 故障以致推進系統失靈,在海上動彈不得達兩小時四十五分 (Wired, Government Computer News)。事緣操作員輸入某個分母時,錯誤地輸入零,造成 division-by-zero error。這本應是應用程式的錯,頂多令程式本身當掉,但根據海軍的備忘錄顯示,這項錯誤後來卻 "crash all LAN consoles and miniature remote terminal units"。

照常理說,如果電腦符合 IEEE 754 標準的話,把數字除以零應該得出有正負號的 Inf (infinity),即使是 C/C++ 程式,多數編譯器也會給出 Inf 或者 NaN (not a number) ,而不是超出浮點數字長度的輸出,因此不會造成眾多程式錯誤中最常見也令作業系統垮掉的 buffer overflow。究竟這宗事故是應用程式的錯還是 Windows NT 的錯,並不清楚。當然,歸根究底也是操作員的錯,因此事後軍方訓練各操作員,遇上問題的話,可嘗試更改資料項的數值。(只是 …… 都當了機,如何更改?)

一名有廿六年經驗的美國海軍控制系統承造商 Anthony DiGiorgio 認為這是 Windows 的問題。他說,「把已知有某些錯誤模式的 Windows NT 用在艇艦上,有如希望幸運在我們這邊。」

在美國的 IT-21 計劃及 Smart Ship Project 下,艦隻的指揮及控制系統開始由 Unix 改為 Windows。神盾艦隊組隊科的署理技術總監 Ron Redman 認為,「控制儀器和機器的話,Unix 是較佳的系統;傳輸資訊的話,NT 較佳。NT 還未盡善盡美,我們有幾次試過因 NT 的問題導至系統失靈」。他表示 Yorktown 曾經多次因 Windows NT 的問題而要拖回港口。「由於政治關係,我們被迫做一些無政治壓力之下我們不會做的事,例如用 Windows NT。如果由我決定的話,我也許不會把 Windows 作這應用(註:控制推進系統)。」

2009年2月10日星期二

新聞兩則

《明報》:登女星被虐裸照 《3週刊》前總編認罪
本博讀者都知道在下不滿意現行淫審條例太過含糊,容易「砌生豬肉」或令人誤墮法網,但這並不表示我認為凡被定罪者都無辜。《3 週刊》的字母女星被虐案,週刊的總編輯明知刊登相關照片等於在性暴力受害人的傷口上撒鹽,仍一意孤行刊登案發時的照片,他之前不認罪,現在知道無法抗辯,真係抵死有餘。希望法官明白案情嚴重,能夠重判。

《明報》:從自虐到同性戀
…… 近年主流社會似乎開始包容同性戀,因此出現如張國榮的《左右手》、何韻詩的《再見露絲瑪莉》等歌曲。」
嗱,係時候等我呢個老餅同各位上一節本土歷史課啦!香港有關同性戀的歌曲並非近年才有,第一首應該係《壞了的指南針》,徐日勤作曲,向雪懷填詞,收錄在 1984 阿 B 鍾鎮濤的大碟《我行我素》之中。這首歌除了認為同性戀始終「是錯誤傾向」之外,大致上十分正面,沒有詆譭同性戀者,可算相當包容。

之後本地有甚麼歌曲與同性戀有關,我這個直佬無多大留意,不過當年同性性行為仍是刑事罪行(直至 91 年才非刑事化),大多數巿民即使不仇視同性戀者,也多有誤解。這些也反映在歌曲之中,譬如曇花一現,毫不忌諱地談「性」的皇妃樂隊 (Lady Diana) 1985 年的作品《同性戀 ── GAY》,歌詞說「GAY GAY GAY 生仔屙篤屁,GAY GAY GAY 最好匿埋喺屋企,自己食自己」,簡直可用「仇同」(而不是「恐同」)來形容;1987 年阿 Sam 許冠傑作曲填詞兼主唱的《封佢做偶像》,表面上站在同志一方,但實際上卻持貶意,並將同性戀者視為「乸型」的 narcissist(例如「佢搽到滿身香,啲指甲又吋半長,動作扭擰,態度似個姑娘,喜歡對鏡猛自我欣賞」)。

從 1999 年 Leslie 張國榮的《左右手》仍帶點自憐味道看來,同性戀直到千禧年前後仍未為香港社會完全接納。現在描寫同性戀的歌曲想來應該沒有再仇同或恐同,但它們到底仍在自憐自艾,還是變成普通同性之間的情歌,我就不清楚了。

《壞了的指南針》

怎去瞭解 相信極度複雜
它的底蘊因由是何樣
為甚兩極磁場 異性互相抗拒
這是個怪現像 同磁場吸引上

感到費解 只覺現實生活
多少心理失常現像
為甚背道而馳 是錯誤傾向
看未慣這樣作狀才多感想

偷偷的過活 可真的充滿意思
偷偷的過活 還受到白眼中傷
有天身心終會失平衡
永遠都不可自拔
人性本生豈會求異向
試試拋開了心中創傷

休再幻想 終會落入失望
怎可假設陰陽是同樣
但願有日明瞭 是錯誤傾向
要面對現實 重新再去覓方向
後記/不開心的小發現:死火!似成咁,都唔知會唔會畀人以為我抄襲 ── 《基佬歌贈慶 - 國際不再恐同日》, i am chi blog

同場加映:《香港電台 油盡燈枯 命懸一線

2009年2月9日星期一

天九入門(四)

本篇解釋天九牌的組合。

天九每一回合,獲先手者視乎手上的牌,可以擺出含一至四隻牌的牌型。其他玩家則順序打擊或墊牌。出牌的牌型共有九類,只有同類牌型才可以比較大小,打擊同類牌型。墊牌則沒有任何限制,牌型中有多少隻牌,墊夠同樣數目便行。

單牌
每回合獲先手者可以打出手上任何一隻牌。他/她出文子的話,其他人只能用更高級的文子打,武子亦如此類推。牌的大小如本系列第一篇所說,文子是天 > 地 > 人 > 鵝 > 梅 > 長衫 > 版櫈 > 斧頭 > 紅頭十 > 高腳七 > 伶冧六,武子則是九 > 八 > 七 > 大雞六 > 五 > 山雞。點數相同但外觀不同的武子功能一樣,譬如上家出七的話,用任何一隻八或九來打都可以,不必拘泥是紅九還是黑九,平頭八還是尖頭八。如果上家出九的話,那管是紅九或是黑九,都只有投降墊牌。

(a) 單文 (b) 單武

雙牌牌型
兩隻牌的牌型有四類。第一類是一對相同的文子,即一對天、一對地等等,見下圖 (a)。與單隻文子的情況類同,一對天 > 一對地 > 一對人 > ... > 一對伶冧六。唯一例外是當玩家採用「文至尊」的特別規則時,一對伶冧六(文至尊)可能會特別處理,這點日後再談。

玩家多數稱一對天及一對地為「雙天」及「雙地」,不過成對的人、鵝、梅則多稱為「孖人」、「孖鵝」、「孖梅」,其他一對對的文子則沒有特別稱呼。這些稱謂只是方便溝通,讀者不必緊跟,稱「雙天」為「孖天」亦無不可。

第二類雙牌牌型是成對的武子,見下圖 (b)。由於兩隻武子外觀不同,玩家多稱一對九為「雜九」,如此類推。武子中的六和三只得單隻,因此成對的武子只有雜九、雜八、雜七及雜五四種。

(a) 文對 (b) 武對 (c) 文武對 (d) 至尊

第三類牌型由一文一武混合,只得四種組合,按階級由高至低分別為天九 > 地八 > 人七 > 鵝五,見上圖 (c)。留意鵝牌配搭的是五,不是大雞六。如前述,一個牌型只能以同類牌型打擊。如果上手出地八的話,玩家只能以天九來打,而不能用雙天或雜九來攻擊;類似地,雜八只能用雜九而不是天九或雙天來打。袁建滔於網誌中用香港俚語「格食格」來形容「一個牌型只能打擊同類牌型」這條守則,十分傳神。

點數相同的武子功能相等,例如上圖 (c) 中任何一對天九也可以用來打任何一對地八。這點以後不贅。

最後一種兩隻牌的牌型只有唯一組合,就是所謂「至尊」,由一隻大雞六與一隻山雞組成,見上圖 (d)。雖然「至尊」這個名字聽起來至高無上,但它實際上「無牌可打」 ── 由於同牌型並無其他組合,因此既沒有牌可以擊倒至尊,至尊亦不能用來打擊任何牌。只有由先手者打出(而其他人被迫墊牌),至尊才有用。

至尊又稱「武至尊」或簡稱「武尊」,以便和「文至尊/文尊」(一對伶冧六)區別,然而武尊為常例所有,文尊只是特殊玩法。

三牌牌型
(a) 三文牌 (b) 三武牌

牌型中的組合與天九、地八、人七及鵝五類似,只是多了一隻相同的文子或武子,因此有「兩文一武」及「兩武一文」兩類。前者包括「三文天九」、「三文地八」、「三文人七」及「三文鵝五」四種組合,見上圖 (a);後者包括「三武天九」、「三武地八」、「三武人七」及「三武鵝五」四種組合,見上圖 (b)。所謂「三文」牌,指的是牌組共有三隻牌,並以文子佔多,而不是說三隻牌都是文子。「三武」牌的稱謂也是基於類似理由。

留意三文牌與三武牌為不同牌型,舉例說,即使地八比鵝五大,「三文地八」亦不能打「三武鵝五」。

四牌牌型
四文武

這個牌型包括四種組合,按位階由高至低為四天九 > 四地八 > 四人七 > 四鵝五。

本篇小結
一幅圖勝過千言萬語,如果我們回看全副天九三十二隻牌的總覽圖(下圖),那些是天九的合法牌型,一目瞭然。簡單來說,除了圖中單仃的大雞六和山雞可以組成至尊之外,其餘牌型必須由下圖中同一直行內選取一至四隻牌構成。(待續)



後記:原文稱「牌型」為「陣式」,從來為了一沾古風,取明代天九的稱謂而改稱牌型為「隊形」。然而,明代天九之隊形,意義與晚清或現代天九之牌型不同,故最後還是改回使用最簡單明瞭的稱呼。

天九入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九)



由本人製作,支援藍牙多人對戰的天九遊戲 T9 已經悄悄上架。若各位喜愛天九,請到 Google Play 支持本人繼續開發。儘管這是個收費軟件,但只要回本,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Get it on Google Play

2009年2月7日星期六

正讀無間

比起明光社、蘇穎智那夥人,何文匯更懂得保持低調,悄悄地滲透民間和教育界。
香港政府新聞公告】語常會辦小學生日營推廣粵語正音

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今日(二月七日)起舉辦十六場別開生面的粵語正音日營,以輕鬆的練習及比賽,培養學生對粵語正音的興趣,避免說話時帶有懶音。
……
有關日營由粵語正音推廣協會籌辦,於二月至四月期間舉行,為語常會2008/09學年粵語正音推廣計劃的重點項目,共有來自六十三所小學的近一千九百名學生參加。
一邊主張「普教中」(用普通話教中文課),一邊要消滅現代粵語,語常會跟何文匯各取所需,不謀而合。君子須防人不肖,眼前鬼卒皆為妖,又一例也。

伸延閱讀:
麥池昌:「粵語正音運動」的謬誤
正讀™?點讀! blog

2009年2月6日星期五

天九入門(三)

各位同學,今堂係 tutorial,如果各位能夠順利完成以下練習,就表示你已認得全副天九三十二隻牌,我們亦可以開始解釋天九的遊戲規則。

以下各題目的答案會用白色字體標示。請用滑鼠 highlight 答案部份令字體反白。如果各位是由某些閱讀器網站(如 Google Reader)遙距上課的話,其設定可能淩駕本網誌的設定。若是如此,請改由本網誌直接閱讀。

a) 請由高至低說出每隻文子的名稱。
答案:天、地、人、鵝、梅、長衫、版櫈、斧頭、紅頭十、高腳七、伶冧六

b) 請由高至低說出每隻武子的名稱。
答案:九、八、七、大雞六、五、山雞

c) 請說出以下每隻牌的名稱。



答案:(1) 版櫈 (2) 五 (3) 鵝 (4) 八 (5) 長衫 (6) 伶冧六 (7) 九
(8) 大雞六 (9) 地 (10) 天 (11) 山雞 (12) 梅 (13) 紅頭十 (14) 七
(15) 斧頭 (16) 九 (17) 人 (18) 七 (19) 八 (20) 高腳七 (21) 五


d) 請說出以下每隻牌的名稱。



答案:(1)斧頭 (2) 高腳七 (3) 梅 (4) 七 (5) 山雞 (6) 九 (7) 大雞六
(8) 人 (9) 版櫈 (10) 五 (11) 五 (12) 紅頭十 (13) 八 (14) 七
(15) 天 (16) 伶冧六 (17) 地 (18) 長衫 (19) 鵝 (20) 八 (21) 九


e) 天九推理題:



答案:歌仔都有得唱啦,「伶冧六,長衫六,高腳七,重有一隻大頭六!」答案係大雞六/大頭六

天九入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由本人製作,支援藍牙多人對戰的天九遊戲 T9 已經悄悄上架。若各位喜愛天九,請到 Google Play 支持本人繼續開發。儘管這是個收費軟件,但只要回本,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Get it on Google Play

2009年2月5日星期四

天九入門(二)


解釋天九玩法有兩難。第一是遊戲規則根本沒有標準。天九歷史悠久,不同時代甚至不同地方都有不同玩法。第二是缺乏參考史料。如果靠現代在網上流傳的規則的話,各網頁所載的又有出入。近年懂得玩天九的人越來越少,有些網上規則可能是由初學者所寫,以訛傳訛。執筆時,中文維基百科的天九條目就不知是受地方規則變化影響,還是由不熟天九的初學者所寫,內容有點問題。

由於上述兩個難處,讀者不應將本系列解釋的規則視作權威,不過我從小學六年級開始玩天九,「九齡」絕不算短, 希望我的理解能給讀者一點幫助。

天九的起源並不清楚。執筆時,維基百科說「天九是從宋徽宗宣和年間產生的骨牌『宣和牌』演化而成」,它還說天、地、人、和四種牌面的設計分別對應二十四節氣、東南西北四方、十六種禮教觀念及八個傳統節日。文章並無引述這種說法的出處,大概條目作者也只是從網上道聽途說而來。此說其實源自晚明謝肇淛 (1567-1624) 的《五雜俎》,經明末清初張自烈 (1597-1673) 所撰辭書《正字通》發揚光大,後人加鹽加醋,以至一發不可收拾。這傳說原來的細節疑點甚多,依我個人看法,它差不多肯定是為求加添傳奇色彩的穿鑿附會。留意天、地、人的牌面都採取對稱的設計,但鵝牌卻不是。除非設計者認為八個節日中,鵝牌所代表的兩個較為特別,否則鵝牌應採用板櫈的設計。


今日天九牌多用黑色塑膠製造,上塗紅點或白點,以前卻是以紙張、骨頭或象牙造(我們現在仍稱 Dominoe 為骨牌),以白色牌身配上紅點或黑點,如上圖。圖右下方亦展示「長衫」的新舊兩款設計。等號左邊為舊款,右邊為新款。屋邨阿伯玩的「十五湖」紙牌,仍保留白底加黑/紅點以及舊款長衫牌設計。

由於舊日用紅點及黑點,因此武子的兩隻九、七和五分別稱為紅九、黑九、紅七、黑七、紅五及黑五,即使新款牌中黑點變成白點仍如是。兩隻武八同色,不能這樣分,有些玩家稱兩點加六點那隻為「平頭八」,三點加五點那隻為「尖頭八」,不過這只是地方叫法,未必普遍。幸好相同點數的武子功能完全一樣,不區分它們亦無問題。

昔日長衫牌面為兩列斜排的三點,因此「長衫」實為「長三」。「鵝」、「斧頭」及「山雞」亦本為「和」、「虎頭」及「三雞」,而「伶冧六」舊稱「紅椎六」(此處「椎」字的粵音跟意義都與「槌」及「錘」同),這些在民俗學家 Stewart Culin (1858-1929) 所寫的 Chinese Games with Dice (1889, in section CHÁK T’IN KAU 拆天九) 及 Chinese Games with Dice and Dominoes (1893, in section TÁ T'ÍN KAU 打天九) 中都有圖為證。人類學家 Sir William Henry Wilkinson (1858-1930) 於其著作 Chinese Origin Of Playing Cards (1895) 提及天九 (T'ien-kiu) 時,亦有附圖顯示與虎頭牌有關的老虎插畫。他亦提及前述所謂天九源自宋徽宗及牌面設計源自二十四節氣等等的傳說,但他認為此等傳說沒有說服力,只是以訛傳訛,天九牌很久之前已出現,宋徽宗在 1120 年時,只是決定那個樣式的天九牌和那種規則才算正統。我就認為,根本由宋徽宗去揀正統設計也屬難以置信,不過我們日後有機會再詳談。

Culin 文章所考察的,是美國華工玩的遊戲。由於他用的明顯是粵音的英語拼音,我們相信至少個多世紀之前,粵、港一帶也是如此稱呼各天九牌。今人所用稱呼,是舊稱的諧音。執筆時,維基百科指「伶冧六」又稱「銅錘六」,這應該也是「紅椎六」的諧音之故。《阿媽的天九牌》一文的作者指出《鹿鼎記》中好賭的韋小寶便把兩個兒子名為韋虎頭及韋銅錘,由此可見查良鏞那一輩的浙江人,舊時可能用「銅錘六」來稱呼「伶冧六」。不過 Culin 的文章面世時查良鏞還未出世,究竟「紅椎六」和「銅錘六」兩種稱呼那個較古老,它們是否另一個稱呼的諧音,還有這些名稱變化是誤傳的結果,抑或戲稱變正稱,均需進一步考證。無論如何,我們知道舊稱為何已經足夠。既然新名字沿用已久,我們不必勉強復古。不過「紅椎六」何以變成「伶冧六」,倒是耐人尋味。鄭君綿歌中「伶冧」二字的正字為何,意指甚麼,也是個有趣的問題。以我個人猜測,既然梅牌以兩朵梅花比喻牌面上的一對五點,「伶冧」也許是牌面只有一個花冧(花蕾)的意思。「花冧」的「冧」為香港人的新造字,彭志銘於《正字審查》中考證其正字為《說文解字》中提及的某字;此字音義皆與「冧」完全吻合,故這個考證結果應該可信,不過 Unicode 的中文字符表內並似乎無「冧」的正字,所以我仍會使用「冧」字。

武子的「三」與「六」都得單隻,既然前者稱「山雞」,後者稱為「大雞」就容易理解。近人有稱「山雞」為「么雞」,這是大雞反過來令山雞變細雞了。「大雞六」又叫「大頭六」,一般解釋是牌面的四個紅點為頭,兩個白點為腳,由於頭重腳輕,故此得名。我不同意這種說法,即使慣常地以兩點為頭,四點為腳,武六的頭仍比文六(伶冧六)的要大,因此叫前者做「大頭六」,相當合適。(待續)

天九入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由本人製作,支援藍牙多人對戰的天九遊戲 T9 已經悄悄上架。若各位喜愛天九,請到 Google Play 支持本人繼續開發。儘管這是個收費軟件,但只要回本,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Get it on Google Play

2009年2月4日星期三

天九入門(一)

全副天九的三十二隻牌,括弧內為百多年前的舊稱(按圖放大)

伶冧呀六,長衫六,高腳七,重有一隻大頭六 ~~

天九和麻雀一樣,都是中國國粹,但前者在中原幾近失傳,即使在香港,懂得玩天九的亦越來越少(其實以天九牌為基礎的遊戲,包括牌九十五湖接龍(斜釘)與釣魚亦面臨同樣危機)。

學天九的第一步是認牌。一副天九共有三十二隻,分「文」、「武」兩種。你可以把它們想像成文官及武官。每種文官各有兩個,其位階由上至下為:
天 > 地 > 人 > 鵝(和) > 梅 > 長衫(長三) > 版櫈 > 斧頭(虎頭) > 紅頭十 > 高腳七 > 伶冧六(紅椎六)。
武官的位階從高至低則為:
九 > 八 > 七 > 六(大雞六或大頭六) > 五 > 三(山雞或三雞)。
除了大雞六及山雞各得一隻之外,其他武子亦各有兩隻。武子的階級和大小完全對應牌面的點數,非常易認。雖然同階級的武子(例如上圖左下方兩隻九點的牌)式樣不同,但它們功能上毫無分別。你可以當最初的設計者「玩嘢」,刻意製作一些難認的牌。

文子的點數或牌面設計與階級無關,純粹是種美術設計。初學者最困難的是要認得各文子。

從本篇起,在下會把天九玩法仔細道來,中間還會加插範例與練習。本系列預算有十篇左右,最後的兩三篇文章會總結天九的基本知識,以及它分別在十九與二十世紀的牌例。無意細水長流的讀者可等待這幾篇總結文章。(待續)

Technical note: 上圖用自由軟件 Inkscape 製作。

天九入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鄭君綿 ── 賭仔自嘆 (1969)

伶冧六,長衫六,高腳七,重有一隻大頭六,
二三更,瓜老襯,輸到我木。

日夜賭場來侍候,生意唔撈我兩頭遊。
我嘅錢輸晒,真係無修,
食更青,頂肚癮,搵菜頭。

畫 cheque 又怕彈返轉頭,問人地借,佢又擰下擰下頭。
籌碼部,佢又詐嬲,拈出碼頭把本收,
爛手錶,都當晒,冚辦爛無謀。

祖先不開眼,令我好擔憂,
我從前知道係咁醜,我都唔使踎街頭。


由本人製作,支援藍牙多人對戰的天九遊戲 T9 已經悄悄上架。若各位喜愛天九,請到 Google Play 支持本人繼續開發。儘管這是個收費軟件,但只要回本,我就已經很高興了。

Get it on Google Play

2009年2月1日星期日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意見書

我實在太懶惰了,拖了多日(這幾天沉迷於閱讀森岡浩之的「星界」系列科幻/虛構歷史小說),於諮詢期完結前個多小時才急就章打了一份很無力的意見書,發電郵時已是二月一日的零時三分,真的沒用。

短短個多小時,連 proofreading 也來不及做,只能草草表達我最不滿的地方:第一輪諮詢根本不合格,原因是公眾對淫審制度整體情況毫無掌握,他們只能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從自己對淫審制度的扭曲、偏頗印象出發來提出見解。

順帶一提,留言者 jo 告訴我有個「反查禁行動 | 一人一信大行動」網頁。當中的公開信有選項功能,參加者可按自己心意選擇合意的主張,這種做法比一式一樣的樣板信有彈性,值得一讚,也很值得其他人仿傚。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意見書

蘇錦樑副局長: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下稱「條例」)檢討的第一輪諮詢,很遺憾地,完全無效。條例的精粹在於令審裁員可用一般合理的社會人士的道德禮教標準判斷物品是否淫褻或不雅,所謂「一般」、「合理」,就是中庸之道。無論是檢討現行條例抑或讓審裁員思考裁決,參與者均須瞭解社會各方的看法。然而觀乎第一輪諮詢,我們發現巿民對是次檢討的目的甚至條例本身均有嚴重誤解。

無效的諮詢
以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於本年一月廿一日所舉行的特別會議為例,席間多個團體及多名人士(如關啟文博士、廖文廣先生、康貴華醫生、關注青年兒童發展小組、香港扶青協會、中產新希望論壇、伉儷同行協進會、UFIRE、基層婦女互助協會、「陳太」等等)均表示反對廢除整條條例。蘇副局長近日收到許多意見書,應該很清楚主張廢除條例者,連「顯著的少數」亦談不上,只能算是零星意見。可是,除了上述特別會議中的言論,近日部份宗教或教育界人士,如基督教播道會恩福會的蘇穎智牧師、立法會梁美芬議員、新界校長會聯合資助小學校長會及教育評議會等,都高調反對廢除條例。

為甚麼此等高學歷人士竟會把討論的精力耗在一個完全缺乏社會支持的建議(即廢除條例)上,十分耐人尋味。無論如何,社會各方意見對這次檢討都非常重要,如果連部份教育和宗教領袖都誤置了檢討焦點,不能提供與條例真正有關的意見,副局長不應期望一般巿民瞭解條例或是次檢討的目的。由於近日環繞本條例及《家庭暴力條例》的討論已令社會有所分化,甚至令部份社會人士壁壘分明,互相攻訐,假若政府於第二輪諮詢中急就章地把條例徹底改頭換面,不止激化社會矛盾,甚至可能令批評的矛頭指向政府。

因此,本人懇請政府從第二輪諮詢起,大幅收窄討論範圍,只檢討法例定義及審裁機制。諮詢文件中有關評級制度(譬如把物品分為兩類、三類還是四類)、罰則、新媒體及教育等等議題,大可日後再議。現時不是更改整條條例的時機,政府宜放棄大刀闊斧的改變,只就條例作漸進式的改革。

以管窺豹的檢討
即使只檢討法例定義及審裁機制,巿民亦應互相瞭解,尋求妥協,而不是把一己的主張推廣為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否則談不上中庸之道。可惜,政府對現行審裁活動的背景資料付之厥如,令巿民不能評估現行審裁機制的成效及對各方的影響,並可能因一些貽笑大方的案例(如大衛像、新人銅像及中大學生報事件)而對審裁處有偏頗印象。

例如澳洲的 Classification Board 在 06-07 年度一共檢查了 6223 件物品,紐西蘭的 Office of Film & Literature Classification 在 07-08 年度則檢查了2821 件物品,英國的 British Board of Film Classification 於 07 年則一共檢查了 15252 件物品,然而根據諮詢文件第二章的 2.4 部份所述,審裁處現時每年要處理七萬宗個案!我參加了條例檢討的第二次公開論壇,席間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處長鄭美施女士表示每年七萬多宗個案,只有約三百多宗是法庭轉介案件,其餘都是物主或其他人要求檢查所致。為甚麼有這麼多物件要送檢,送檢的物品是甚麼,這些資料都有助公眾瞭解現行審裁制度的運作情況。這些資料只有政府才能提供,可惜政府在第一輪諮詢中對這些資料一字不提,以致公眾只能以管窺豹,甚至空有熱情但討論得不着邊際。這也是第一輪諮詢無效的原因。

不管第二輪諮詢的範圍有多大,本人要求局方在第二輪諮詢中公開下列資料:
  • 近年審裁處的檢查數字分類統計,例如送檢物品中有多少是新聞報刊內容、多少是「娛樂」雜誌、多少是非雜誌書籍、多少是非商業出版物、純文字和文字加圖片的內容比例等等;
  • 第 II 類和第 III 類物品的分類原因(可簡單地分為與性描寫、暴力或其他原因)統計;
  • 法庭轉介個案中,各種出版物的數量和比例為何;
  • 因觸犯條例而判罰的個案中,案件種類、犯案次數跟刑罰的統計;
  • 近年各類暴力與風化案的統計數字,包括成年人及未成年者獲檢控數字、控罪嚴重性的統計、定罪率以及刑罰的統計等等。
行政評級與司法評級
鑒於現時局方未能令公眾在有充份背景資料下提出意見,我認為現時回應諮詢文件的內容仍言之尚早。然而,由於司法機構近日提出把行政評級與司法評級分家的建議,本人想指出一點,就是即使把行政評級與司法評級分家,讓陪審員擔任審裁員,甚至增加每次聆訊的審裁員人數,這些都不能令審裁處的裁決結果變得更一致。審裁處評級混亂的癥結,在於條例中不雅及淫褻的定義不清晰,若不解決這點,即使制度上審裁員不為任何利益團體把持亦無補於事。

[姓名及身份證號碼]
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